-

佘山兄弟一直在尋找著紫宸,可是上麵根本就冇有給絲毫的畫麵,畢竟此次參加考覈的足有一萬多人,大部分的專人畫麵,則是都給了那些奪冠的熱門。

或許,眼下的紫宸,已經跟隨著大部隊登階了。

就在這時,佘山弟弟忽然驚呼起來,因為他終於看到了紫宸,但卻是在聖倫的畫麵之中。

同樣看到這一幕的哥哥,表情不禁一變,顯得十分的緊張與擔心,畢竟聖倫可是號稱能夠得到第一的存在,如果他現在對紫宸出手,那麼紫宸豈不是連三十都進不了了?

甚至,還會失去資格。

四周其他人,也是認出了紫宸,於是一個個都是嘲笑了起來。

“這不是當初那個買自己進入前三十的傢夥嗎?據說是賭坊裡麵的托來著,眼下他遇到聖倫大人,相信應該會被淘汰了吧。”

“可憐的傢夥,被聖倫大人抓了一個現形,現在肯定會被大人直接淘汰。”

“這不叫可憐,這叫自作孽不可活。”

嘲笑的聲音,不絕於耳。

兄弟二人聽得心中冒火,但是眼下卻也顧不上理會他們,當務之急是看看紫宸如何躲過此次一劫。

聖天鏡之中,看著皺眉的紫宸,以及緊張的其他人,聖倫淡淡一笑,道:“是被嚇住了嗎?放心,我暫時還不會對你們這些垃圾動手。”

說完,他便是得意一笑,轉身離開。

那些跟著聖倫的存在,一個個在從紫宸身旁走過的時候,也都是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你找死!”

龐倡的眼中,寒芒一閃。

紫宸擺手說道:“不用理會這些傢夥。”

先前在那一刻,那種敵對的感覺,再一次浮現而出,這讓紫宸對於聖倫的身份,更加的好奇。

隻是很可惜,作為奪冠的熱門人物,上次購買的資料裡,對聖倫的介紹並不多。

但是有一點是值得肯定的,對方早就通過了聖山的考覈,就算這一次不來湊聖天鏡的這個熱鬨,依然可以加入聖山。

其他人也是陸續都走了,大家全都相隔了一段距離,在前行的時候也在互相的戒備。

“我們也走吧。”

紫宸向著前方的台階走去,此刻走得快的,已經踏上了近兩百個台階,算是領先的人群。

第一步踏在石階之上,紫宸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力量從腳下傳來,就像是某種力量探查一樣,很快便是消失。

接著,再無異常情況。

一步又一步,紫宸與其他人一樣,走在石階之上。

這一走就是數百個石階,走得十分的輕鬆,但在抬頭之後,紫宸依然冇有發現石階的儘頭。

那些最先登階的存在,此刻已經到了千級的位置,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聲的驚呼忽然響了起來,卻是不少人在踏上千級石階之後,身體忽然變得無法控製,直接倒飛而出。

在倒飛之時,他們的身形憑空消失。

顯然是被淘汰了。

轉眼間,數百人便是失去了資格。

藍睿等人心頭立刻一緊,紫宸說道:“大家都小心一些。”

在淘汰了一批人之後,大多數的人則是順利的走過了千級石階。

就在紫宸一步踏上之時,便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傳了過來,想要震開他的身體。

不過並未成功。

這股力量在可控的範圍之內。

其他人也冇有受到什麼影響,繼續向著上方走去。

******

******

“走了多少階了?”

紫宸看了一眼旁邊的山埡,她一直都在默默的記著數字。

山埡想都冇想,直接說道:“馬上就八千了。”

馬上就要到達八千個石階,依然看不到終點。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之前那道聲音的意思,隻要能夠堅持下去,就算達不到終點也無所謂。

眼下,許多人的心中生出了猜疑,認為根本就冇有終點。

人數已經減去了大半,而且隨著前進,能夠感受到壓力的眾人,也是看到一個又一個存在堅持不下去,失去了資格。

在這裡麵,有一些魂實境,也有一些人魂境。

至於紫宸隊伍裡的藍睿、諾亞還有藍紅依三人,依然還在堅持著,並冇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問心路,問的是什麼?

眼下的紫宸,還不曾真正的看到。

在走過了八千級石階之後,人數又少了一大片。

期間紫宸一直在戒備著四周,他當然不會忘記,當初吳有德所說的道具一事,隻是眼下還不曾有人動用過。

緊接著是九千級石階,又損失了一大批人。

到達萬級石階的時候,剩下的人數已經不足三千人。

走過萬級石階,紫宸抬頭望著上方,原先遙不可及彷彿冇有終點的石階,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他又是一步踏出,一道漣漪從腳下顯現。

他的身前出現了一個通道,不知通往何處。

他的心中生出了幾分疑惑,向著通道當中走去,而在通道的儘頭,是一個世界。

一個繚繞著雷霆的世界。

在看到那個世界的瞬間,紫宸便是感知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那是屬於他的世界,裡麵居住著他的朋友。

看到那個世界,紫宸的臉上並冇有太多的表情變化,冇有興奮冇有激動,更冇有惆悵與感慨,他抬頭看著高空,這裡像極了聖雷族的那片雷海區域,但眼下十分清醒的紫宸,也是非常的清楚,自己身在何處何地。

“這就是問心路?隻是幻陣嗎?”

他揮了揮手,道:“散了吧,對我冇什麼用。”

彷彿言出法隨,前方的幻象消失不見,紫宸重新站在石階之上。

隻是此刻,他愕然的發現,原先跨過萬級石階的人,竟然在一個個的消失著。

消失便意味著淘汰。

“難道是冇能走過問心路,冇有發現那是幻覺?”紫宸的心中,有了這樣的疑惑。

就在這時,他看到有人動了,顯然跟他一樣,脫離了幻境,可以說走過了問心路。

隻是他剛剛一動,隻見他的身上,便是出現了一道光芒,緊接著他的身體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陌生人,站在他所立的方向。

是道具!

紫宸驚呼起來,一直冇有動用道具的那些人,此刻顯然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