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座由汣家掌握的城市,繁華程度一點不弱於房林城,雖然城市當中房產的價格比不上房林城,但來往的商隊極多,所以更顯熱鬨。

這裡跟以前一樣,冇有任何變化,玖兒自從入城之後,就變得十分活躍。

“姐姐,等我見了爺爺之後,就帶你們去城裡好好逛一逛。”

來到這裡,就是回到了家,玖兒自然要好好的表現一番,拿出一副主人的做派。

“那我們呢?”

老唐不合時宜的問道,紫宸看了他一眼,嚴重懷疑這老頭是故意的。

果然,玖兒一聽此話,臉色立刻變了,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萬和,“你們隨意,我纔不會招待你們。”

想了想似乎又覺得這樣不夠待客之道,又道:“你們所有的開銷,都算我的。但彆想著趁機報複,告訴你,這座城市都是我們家的,小心讓你們出不了城。”

刻意被針對的萬和,隻是笑了笑,自然不會跟這個小丫頭一般見識。

話說小丫頭一路流淚,卻依然堅持的場景,還是讓他很刮目相看的,畢竟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大家小姐,能有這份毅力已經很不錯了。

一行人乘坐馬車,去往汣家,這是一個巨大的府邸,底蘊深厚,幾乎占據著這座城市的三分之一。

馬車在府邸之前停下,玖兒立刻跳下馬車,示意藍孤夢與山埡快些出來。

紫宸幾人坐在後麵那輛馬車上,給了車錢之後,兩輛馬車先後使離。

“見過小姐!”

門口的守衛看到玖兒之後,立刻行禮。

“不用客氣,我們進去吧。”玖兒笑著說道。

就在這時,一位老人從宅門之中走了出來,有些激動的喊道:“原來是玖兒,你終於回來了。”

“二爺爺。”

玖兒看到老人,十分的高興,她介紹道:“二爺爺,他們是我的朋友,專門送我們回來的。”

老人看著紫宸一行人,微笑道:“多謝,多謝。這一路上,真是麻煩大家了。”

“老人家客氣了。”紫宸也是客氣說道。

“既然玖兒已經平安回來,那就恕不遠送了。”老人繼續說道,笑容依舊。

玖兒臉上的笑意凝固,“二爺爺,你這是什麼意思?他們可是我的朋友,我已經邀請了他們,要去家族做客。”

老人摸了摸玖兒的腦袋說道:“玖兒,外麵的世界太亂了,指不定就有什麼彆有用心的人會故意靠近你。畢竟,你可是汣家的千金,未來我們汣家的繼承人,可不能認識那些不三不四的人。”

藍孤夢與山埡的表情,發生了變化。

紫宸的神情依然淡然,老唐與萬和則像是冇有聽到對方的話一樣,正在打量著四周。

“二爺爺,你這是什麼意思?他們都是我的朋友,爺爺也知道的,他就是紫宸,當初救過我的命。”

玖兒焦急的說道:“二爺爺你怎麼能這麼說他們?”

“紫宸?”

老人的目光微微一閃,顯然是知道紫宸這個人的。

紫宸微微點頭。

老人說道:“原來是紫宸,最近你的名氣,可是如雷貫耳。你可彆見怪,老頭我冇有彆的意思,隻是擔心玖兒有危險。這樣好了,你們可以暫時住在不醉樓,所有的開銷都算我們汣家的,等過些時日,玖兒再去找你們。”

“二爺爺,他們可是我請來的客人。”玖兒很是不滿。

“這樣也好。玖兒,你先回家族,你的家人肯定都想你了,我們先去不醉樓,在那裡等你。”紫宸笑著說道。

“那好吧。”

玖兒低下了腦袋,顯得十分的慚愧。

來到了家門口,竟然不能讓朋友們進去。

山埡向前走去,輕輕抱了玖兒一下,“冇事,回去吧,我們在不醉樓等你,有空就去找我們。”

紫宸跟老人告辭,一行人又向著遠處走去,期間老人很善意的提醒了紫宸不醉樓所在的方位。

直至看不到紫宸他們的身影,老人才拍了拍玖兒的腦袋說道:“好了孩子,出門在外,防人之心不可無。”

說完,二人便是向著家族走去。

事已至此,也隻能如此。

“二爺爺,我爺爺呢?”

進入族中,玖兒便是問道。

“現在就帶你去找大哥。”

房家很大,這一走就是大半個時辰,看著與往常明顯不同的路,玖兒疑惑的問道:“二爺爺,這是去哪裡?”

老人笑道:“去密室,大哥最近正在研究新的釀酒方法,他覺得不醉仙需要改良。”

“不醉仙需要改良?”

玖兒歪著腦袋,看著自家的二爺爺,“我記得爺爺曾經說過,不醉仙屬於仙釀,並非是這個世界的酒方,怎麼還能改良?”

老人笑道:“你這傻孩子,如果屬於仙釀那我們怎麼可能做出來?自然是經過改良的。這一次也是因為到了關鍵時刻,以免節外生枝,故而不讓你那些朋友進來,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也不可無,更何況不醉仙是我們汣家的根本,一旦酒方泄露,那我們立足的根本就會被撼動。”

聽到二爺爺的解釋,玖兒先前心中的傷心,則是少了一些,雖然她不相信紫宸是這樣的人,但二爺爺有顧慮也是應該的。

一直以來,不醉仙的釀造方法,都是家族最為核心的秘密,在這些年裡,不知道有多少勢力暗裡或者是明裡來打不醉仙的主意,但冇有一個人成功。

汣家的不醉仙就像是房家的竹海世界,一旦出現問題,那麼家族的根本就會被動搖。

跟著二爺爺來到了密室,玖兒並未聞到不醉仙獨有的香味,倒是聞到了濃濃的血腥氣。

她十分不解,扭頭看向二爺爺。

她發現二爺爺的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難道裡麵出了什麼事?

玖兒加快了步伐。

隻是等進入密室之中後,玖兒便是傻眼了,隻見爺爺被綁在一個十字架上,手臂雙腳都被鐵鏈貫穿,披頭散髮,似乎受儘了折磨,十分的虛弱。

“爺爺!”

玖兒喊了一聲,眼淚立刻下來了,向著爺爺衝去。

一股力量從身後出現,隻見老人一手捏住了玖兒的脖頸,說道:“彆著急過去。”

隻見前方的老人,悠悠醒來,在看到玖兒之後,他的眼睛立刻瞪圓了。

“大哥,又是一道選擇題,看看這一次你是選擇要自家孫女的命,還是要你那酒方。”

老人一掃先前的慈祥,冷然說道:“當年為了酒方,你不惜自己的兒子與兒媳親眼死在你的眼前,現在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還要讓曆史重演。”

12看書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12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