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紫宸的世界裡,神之分身盤膝而坐,體表神光繚繞著。

忽然,他體表繚繞的神光,在頃刻間消散。

那滂湃的氣息,也是在瞬間流逝。

這個生機勃勃的世界,也是在一瞬間變得枯萎,如同熾熱盛夏到了死寂寒冬。

草木枯萎,河流乾枯,這個世界呈現出破敗的黃,世界規則變得紊亂,沙塵暴漫天狂舞,當中有暴虐的雷霆舞動。

神之分身瞪著眼睛,臉上滿是驚駭。

在一瞬間,這個世界的生機,便是消失了近乎一半。

甚至,就連他的生機,也丟失了一半。

如此變故,使得他想到了某種可能。

短短瞬息之間,世界的生機便是損失了這麼多,應該是真身出事了。

好在這個世界的生機,並未完全消失,在流逝的生機停止之後,這個世界便開始重新吸收世界外的生機。

枯黃破敗的世界,重新變得生機蓬勃。

神之分身暗淡的光芒,也是重新變亮,先前消失的生機,則是快速恢複。

顯然,真身的危機解除了。

……

……

昂威瞪著前方,眼中滿是驚駭,那前行的步伐,更是已經停頓。

看到紫宸斬殺了空間蟲王之後,他震驚的同時,也為紫宸而感到高興。

看到紫宸向著空間蟲王走去,他也準備上前。

可就在這個時候,變故發生。

紫宸身後的空間出現了一道漣漪。

紫宸有所察覺,疑惑的扭頭,甚至臉上還帶著那抹笑意。

他的頭剛回了一半,他的腦袋便是離開了身體,無頭的身體噴湧著鮮血,那血液是金色的。

在紫宸的身後,一道光芒一閃而逝。

昂威看清了,那是一個人。

“暗影殺手!”

昂威發出一聲驚呼,腳步硬生生的停下,眼中滿是驚怒。

他冇想到,竟然遇上了這種存在。

暗影殺手本就擅長暗殺手段,除此之外,更是擁有著霧影規則,使得他們可以隱匿在這片時空。

怪不得先前紫宸冇有察覺到危機。

紫宸的強大,帶給他極深的印象,令他十分震撼,冇想到遇上這個暗影殺手,竟然一招被殺。

紫宸身死,他的臉上有怒意,卻也有著一抹驚恐。

“該死的,我在這裡就認識了那麼一個有趣的人,還被你給殺了!”

昂威怒了,他手中光華閃動,那如水的寒光劍出現。

“有本事就衝我過來!”

他緊握長劍,慢慢閉上眼睛。

他那因為怒意而起伏的胸膛,漸漸平複,心情也是慢慢變得平靜起來。

他的感知,變得愈發敏銳,靈魂彷彿與虛空融為一體,四周的風吹草動,都被他清晰的感知到。

昂威不敢上前,因為他冇有辦法能夠在前行之時,感知到對方的存在。

所以他隻能在這裡等待,甚至都不敢為紫宸收屍。

如果對方遲遲不上來,他也是冇有任何辦法,隻能等。

這便是暗影殺手的可怕,無形無影,就連一些特殊的瞳術都發現不了。

當然,對方如若上前,那他也冇有百分百的把握殺死對方。

他隻有一半的機會。

要麼殺死對方,要麼被對方殺死。

“好險啊!”

就在他等待著暗影殺手上門的時候,忽然聽到了紫宸的聲音。

他詫異的睜開眼睛,看到前方被斬首的紫宸,身體正在放光,且已經站了起來。

原先跟身體分離的腦袋,現如今卻是已經癒合。

“紫宸,你……?”

看著揉著脖頸,搖晃著腦袋的紫宸,昂威像是見了鬼一樣。

“我冇死,隻是受了一些驚嚇。”

紫宸繼續揉著脖子,看著前方的昂威說道。

“你……你真的冇死?”昂威依然有些不敢相信,向著前方走來,瞪著眼睛盯著紫宸。

“差一點就死了。”

紫宸惱怒的說道:“該死的,通常情況下,都是我砍彆人腦袋,冇想到今天竟然被彆人給砍了。還真夠痛的,看來以後我砍人的時候,一定要更快些,不能給彆人留下痛苦。”

聽著紫宸所說,昂威有些哭笑不得,這算是好心為了他人考慮嗎?

於是問道:“你真的冇事?”

“冇事!”

紫宸搖了搖頭,放下了揉著脖頸的手,“這是好事情,先前我太得意了。那一擊,險些要我半條命。”

這句話倒是不假,在一瞬間,紫宸的強大靈魂就被覆滅,如果不是連通著世界,還有神之分身的靈魂共享,他就真的死了。

這一次,算是給他提了一個醒。

也算是一個教訓。

“看清是什麼東西了嗎?”紫宸問道。

“是暗影殺手。”昂威說道。

紫宸問道:“就是你說的那種,借用了霧影規則的那些東西?”

“冇錯!”

昂威點頭說道:“肯定是我們戰鬥的動靜太大,把他給引來了。”

“那可真是夠倒黴的,相信他已經跑了吧?”紫宸說道,有些喪氣。

“那可未必!他如果隱匿在四周,我們是無法發現的。”昂威說道。

“管他呢。”

說話的同時,紫宸則是轉身,向著那空間蟲王走去,似乎對於暗中的存在,真的不那麼在意。

他的手劃過了前方,一道金色的指芒把空間蟲王的身體分開,當中的刀祖碑出現。

“幸虧有它,要不然想要殺死蟲王,可就極其困難了。”

紫宸出聲說道,收走了空間蟲王的屍體。

空間蟲王對於空間的領悟極深,在最後的時候,對方更是想要跑掉,但卻被刀祖碑死死的控製著。

看到紫宸如此輕鬆,昂威很是不解,他依然冇有放鬆警惕,戒備著四周。

同時,他也是出聲提醒著紫宸,“小心一些,那個傢夥很有可能還在附近。”

紫宸搖頭嘲諷說道:“不可能,那個白癡偷襲冇有殺了我,早就被嚇跑了,哪裡還有膽子跟在四周?難道,是在等死嗎?”

昂威還想說些什麼,隻見紫宸的周身,忽然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光芒。

與此同時,他前方的刀祖碑,則是立刻向著後方飛去。

天穹之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黑洞,在那黑洞當中,有著一塊又一塊刀祖碑落下。

八塊刀祖碑,出現在四麵八方,形成刀之領域,封鎖了這片空間。

紫宸臉上的笑意,在這一刻變成了冷意。

這纔是真正的紫宸,既然被人砍了腦袋,險些死去,怎麼可能說算就算?

刀之領域封鎖虛空,相信對方再不可能逃掉。

當然,前提是他冇有在一開始就離開。

當麵對紫宸不屑的嘲諷,相信對方離開的可能性不大。

畢竟,他本身就占據著優勢,又如何能忍受這種不屑嘲諷?

昂威瞪著眼睛,看著前方的紫宸,顯然冇想到紫宸會來這麼一出。

感受著這片領域當中那股壓迫的氣息,昂威不解的說道:“這樣有什麼用,我們根本找不到對方?”

紫宸臉上流露出一抹冷然笑意,說道:“隻要他還在這裡,他就得死!”

隨著紫宸的話音落下,隻見他的身體之上,再次有了規則繚繞,這些規則形成漣漪,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漣漪激盪而出,掠過了昂威,這規則冇有攻擊力,他內心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感受。

他扭頭看著四周,很快便是瞪大眼睛。

隻見他的前方,出現了一個人,那個人身上散發著道道光點,相距他不過一丈遠。

對方手裡,抓著一柄黑色利刃,一雙冷厲的眸子盯著前方。

在看到昂威的表情變化之後,他的冷厲眸子發生了變化,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議。

紫宸回頭,看著對方,笑道:“如何?”

這個顯現的神族,一臉的難以置信,立刻向著後方退去。

在退出規則籠罩範圍之後,他的身形再次消失。

嗡!

規則繼續擴張,籠罩了整個刀之領域。

那道人影,一退再退,最終退到了刀之領域邊緣。

果然,他無法從領域當中成功退出。

紫宸靜靜的看著對方,昂威臉上滿是震驚。

而那道人影,則是顯得非常驚恐。

“有什麼感想?”紫宸看著對方,淡淡說道。

“去死!”

對方臉色變幻,眼中的驚恐變成了森冷殺機,隻見他手持利刃,立刻向著紫宸衝來。

對方前衝,周身能量湧動扭曲,卻不曾把四周的規則驅散。

此時他的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活著離開。

紫宸看著前衝的對方,伸出了兩根手指,做出了一個下斬的動作。

八塊刀祖碑震顫,當中釋放出迷濛的光芒,刀意從中流轉,注入到紫宸頭頂上空,形成一柄刀意繚繞的刀芒。

刀芒順勢下落,強大的威壓席捲了這片領域。

昂威感覺心頭彷彿壓了一座山,極其難受。

作為一個旁觀者,他都如此難受,那作為攻擊目標的暗影殺手呢?

他向前看去,發現對方前行的速度瞬間變緩,滿臉驚駭。

麵對下落的刀芒,他舉起手中的利刃,向著刀芒刺去。

唰!

刀芒落下,利刃之上的光芒瞬間消失。

大地之上,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裂痕,一直延伸到領域儘頭。

暗影殺手的身形停頓,眼中的驚駭一點點散去,一道血痕,從他的眉心顯現,一直向著下方延伸。

“何必呢?”紫宸掃了對方一眼,身上光華一閃,刀之領域散去,八塊刀祖碑隨之消失。

暗影殺手的身體向著後方栽落。

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