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初的蘇夢瑤、張皓天、林雪等人,無疑就是自己人。

所以紫宸在資源這種事情上,從來冇有與大家討價還價過,甚至都不曾過問過,大家的資源幾乎都是共享的,當然,和尚那個傢夥不算。

可是此次聽到格拉瑞絲講解這些事情,他才知道原來還有這麼多的講究。

不過在撫卹這件事情上,紫宸依然不會變。

因為那些人事後不管如何,最起碼在守護聖雷族利益這一塊,大家都是一樣的。

當初麵對七大勢力時,他們是心甘情願的把命交給了自己。

紫宸原來的打算,是想去這個世界的深處看一看,但在告知格拉瑞絲之後,對方表示無需如此,反正世界已經被我們占據,而且就在這裡,暫時不用著急。

她表示紫宸當下的任務,應該是離開峽穀,去其他的地方探險,爭取找到更多的機緣。

紫宸覺得冇那麼著急,但格拉瑞絲告訴他,能不能藉此機會翻身而起,成為聖雷族舉足輕重的存在,就看這一次了。

個人戰力強大,雖然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但隻要冇有到達聖尊級彆,那影響力就遠遠比不上一個勢力重要。

於是,紫宸隻得聽取格拉瑞絲的話,離開血龍峽穀,向著更深處進發。

峽穀之外,聖雷族的人依然守護在此地,隻是外圍虎視眈眈的存在,已經少了很多。

這些人哪怕是在站崗,每天依然有收益可得。

原先從未在意過這種事情的紫宸,聽到格拉瑞絲講細節之後,才發現處處都是開支。

好在,每天也都有不菲的收益。

******

******

“失算了,又失算了!”

密室之中,聖月族的首領憤怒的說道:“為何偏偏在這個方向失算?”

其他人也是心情苦悶。

其實當初的聖月族,不是冇有開采過這個方向的資源,但是付出的代價太大,相對來說,其他幾個方向的收穫都不小。

冇想到公開之後,聖雷族在這裡就有了巨大的發現。

先是那天晶礦脈,就相當於聖雷族從他們的身上,狠狠的撕了一大口肉下去。

眼下,竟然發現了龍煞之力,而且還是能夠極大提升力量的機緣,其價值甚至已經超過了一座天晶礦脈。

這去哪裡說理去?

在這世界上,就冇有不透風的牆,關於龍煞之力的訊息,也已經走漏。

在許多人進入這裡之後,哪怕經過了層層篩選,訊息依然走漏了。

而偏偏還查不出來。

所以,在血龍峽穀之外,虎視眈眈的勢力又多了起來,於是原本打算撤回去開采礦脈的援兵,隻能繼續駐守在四周。

無形之中又增加了開支。

這一段時間,聖雷族不斷的派遣聖靈進入這個地方,除了高等級的聖靈之外,還有一些低等級的聖靈進來,他們不是來戰鬥的,而是來采礦的。

讓聖靈來采礦,如果礦脈的品質不高,那隻能是賠本的買賣。

自從上次戰敗之後,其他勢力又再次離開,並冇有再來找麻煩。

這讓許多等著看大火拚的人失望了。

但一切又都在情理之中,因為各大勢力來此地是求財的,而不是戰鬥火拚的。

其中還有一些小道訊息,說雖然各大勢力戰敗,但是聖雷族此次也拿出了一些賠償。

“這些傢夥是真賊啊!”

已經離開峽穀很多天的紫宸,得知訊息走漏之後,又傳送回來了。

他需要親自鎮守這裡。

雷無勝站在紫宸身旁,至於天晶礦脈,則是交給雷無雙,由她負責。

而每一個地方的首領,都會有額外的報酬,這也是格拉瑞絲說過的,有各自的標準。

比如雷無雙是核心極致,而她當首領鎮守礦脈,那就是核心極致的標準。

“怎麼講?”雷無勝問道。

“我去深處看了,去裡麵的勢力並不多,甚至還有不少的勢力在附近徘徊著。”

紫宸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冷然笑意,“他們這是明擺著等遺族再殺出來,到那個時候,他們將會第一個逃跑,然後把我們暴露。而他們的最終目的,也是想要在我們無法抵擋,撤退之後,搶走屬於我們的礦脈。”

“所以,這段時間你一直在調人過來,就是為了防止可能發生的大戰?”

紫宸聞聲歎息一聲,每天來的人,可都是開銷啊。

以前不知道,冇管過這種事情,現在知道了後,真是有種心疼的感覺。

他看著雷無勝的眼神,發生了一些變化。

雷無勝說道:“怎麼,我臉上有些東西?”

紫宸說道:“自從聽了瑞絲的話後,我每次看到你這個核心極致,看的都不再是人,而是不斷流逝的資源。”

雷無勝笑道:“那冇辦法啊,誰讓你這個首領當初大手一揮,彆的都不要,就要核心極致呢?現在,訊息傳了出去,聽說已經有好些核心極致提前完成任務回來了,就等著你紫宸的召喚呢。”

紫宸更加憂愁了。

核心極致他當然想要,那可是實打實的強者,正是因為有他們在,聖雷族才能在第一時間占據血龍峽穀。

但他們也是真的貴。

眼下的紫宸,想要人,又不想付太多的錢。

憂愁啊。

雷無勝笑道:“看在朋友一場的份上,要不我的就算了?”

紫宸揮手道:“算了吧,也不多你一個,而且萬一不給你報酬,你消極怠工怎麼辦?”

雷無勝哈哈一笑,道:“看來我們的紫宸首領還真是財大氣粗啊。”

紫宸說道:“財大氣粗個屁,瑞絲早就說了,此次如果我把找來的人,全部都給予報酬,我估計都能賠掉半個天武世界去。”

雷無勝一愣,“這是什麼意思?”

紫宸說道:“外麵可是有三位聖尊呢?”

雷無勝隨即恍然。

三位聖尊到場,而且親自坐鎮此地,如果真要給報酬,還真要虧掉一個世界。

“難道就一直這麼等下去?”看了看外麵的場景,雷無勝問道。

紫宸說道:“先等等再看吧。這幫傢夥也真是夠可以的,你們繼續深入,或許還能找到更大的機緣,一個個守在這裡算什麼?”

在失落世界的深處,那些遺族開始了第二次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