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紫宸冇有聽信和尚的遊說,從他那裡得到坊市的準確位置後,便向著坊市進發。

這是一條極為漫長的道路,如果順利的話,幾個月之後,紫宸能夠到達坊市。

但和尚明確表示過,這一路上,強盜的數量有很多。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勢力,丹元老怪都未必暢通。所以紫宸這一路,註定了不會順利。

事實證明的確如此。

在第二ri的時候,紫宸就遇上了一幫強盜。

在混亂之地,能夠稱為強盜的,都是禦空。這個隻有六人的強盜團夥,顯然如此,有一位禦空後期,三位中期,三位前期。

六人包圍紫宸,周身殺意湧動,手中靈兵寒光閃動。

並冇有多言,激戰便是發生。這就是混亂之地,一切以搶奪為主。

激烈的戰鬥來的快結束的也快,六名禦空成為了冰冷的屍體,身上的靈戒被收走。紫宸完好無損的離去。

一連三ri,紫宸都碰上了強盜,一番激戰,強盜全部被斬,冇有留下一個活口。除此之外,紫宸也有了小小的收穫。

他的消耗很驚人,極致能量就像是無底洞,縱然是有數萬中品元石,紫宸也維持不了多久。

在這三ri當中,碰到不少禦空強盜,這讓紫宸心中萌生了一個想法。

之後,他變換容貌,化成了大德散人的樣子。帶著魔猿,夜晚修煉,白天趕路,大搖大擺,冇有隱匿行蹤的意思。

在這期間,發現強盜的蹤跡之後,他也是刻意逗留一段時間,直到強盜現身。

“哈哈,區區禦空前期就敢獨自出來,簡直是找死。”

“上,殺了他!”

同樣的話語,同樣的獰笑聲,完全相同的一幕幾乎每天都在上演。

看到強盜,紫宸彷彿化為了惡魔,跑到世間收割一條條生命,所有強盜,全部被斬,一個不留。

這是混亂之地的規矩,強者生弱者死。而紫宸也展現出足夠狠辣果斷的一麵。

紫宸在殺戮當中前行。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紫宸碰上了數十波勢力,各個都是禦空。斬殺的禦空生命,更是不計其數。

這一個月中,紫宸夜晚修煉,白天殺戮。境界穩步提升之時,對於戰技的領悟也更深。

特彆是極yin跟極陽,有了很大的進步。這是雷電少年都無法演化的戰技,當時得到傳承時,紫宸分明看到這兩道戰技一出,天崩地裂的場景。

除此之外,紫宸終於領悟了霸道拳第一式的真意jing髓,能夠打出真正的霸道一拳,威力強猛。

一個月的戰鬥,讓紫宸徹底厭煩了殺戮。

於是,在第二個月中,除了一些強盜頭領,或者極為窮凶惡極之徒外,紫宸很少再殺戮。雖然放過不少人,但靈戒必須得要,這是紫宸出手的根原因。

而大德散人這個名字,也是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在外圍地帶流傳開來。

區區禦空前期,卻有堪比禦空巔峰的戰力,而且擁有一種極速,即便是人數再多,也無法圍住對方。

大德散人的各種事蹟,在外圍地帶傳開,以至於訊息像長了翅膀一樣,向著深處地域傳去。

一時間導致眾多強盜勢力,談散人sè變。

一夜的修煉,又一ri清晨,紫宸睜開眼睛,眼中jing光閃爍。該上路了,兩個月來,他就這麼走走停停。

“吱吱!”旁邊,看到紫宸起身,魔猿直接跳起,然後鑽進了紫宸的懷裡,繼續休息。

“這一次不知道,會碰上哪些勢力?”紫宸心中充滿了期待。如此一路前行,也是一種曆練。

並冇有飛行多久,紫宸就看到地上有一具具屍體,都是禦空,傷口上還有鮮血流出,顯然剛死去不久,靈戒早已被搶走。

“應該是兩方勢力相遇了。”死屍身上,有很多傷口,顯得雜亂無章,而且並不是同一件wu

qi留下的。檢視完屍體之後,紫宸繼續前進。

不久之後,他聽到遠處傳來一聲聲能量炸響聲。隨著目光所望,遠處一道道人影像是小黑點一般。

等到紫宸接近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這是兩方勢力在交戰,此刻一方勢力已經全部戰死。

而另外一方,還有十幾位禦空,渾身浴血,周身湧動殺意。

“嗯?”領頭的是一位黑袍男子,目光冷厲,周身散發強大氣息。看到紫宸之後,他眉頭微微一皺。

“還有一個漏網之魚,我去解決他。”一位禦空前期的青年,持著靈兵向著紫宸殺去。

他並不是普通的禦空前期,之前最少斬了三位同等級的存在,戰力很強,可以越級迎敵。

此刻戰鬥結束,還有最後一位禦空前期,對方也有意炫耀自己的戰力,持著靈兵就斬向了紫宸。

“蓬!”

但下一刻,紫宸出拳,金光閃動。靈兵蓬的一聲炸開,青年倒飛,眼中帶著駭然,生機逐漸消散,靈戒已經被收走。

秒殺!

“什麼?”其他人sè變,眼中滿是驚異。一擊就讓靈兵碎裂,斬殺一位非同一般的同等級,這份戰力,讓人心驚。

紫宸淩空而立,周身道袍閃動,表情冰冷,道:“交出靈戒,饒你們不死。”

“臭道士,你倒是自信,區區禦空前期,就敢大言不慚,你以為你是誰?”一位禦空後期大喝,眼中寒光閃閃,他手中持著一柄長刀,周身血跡斑斑,顯然殺了不少人。

對方一擊能秒殺禦空前期,自然不必禦空中期弱,此刻除了禦空後期,其他人都不敢開口。

紫宸眉頭一皺,眼中寒光閃動。

“臭道士,去死!”

一語落下,殺機湧動,禦空後期向著紫宸殺去。

匹練般的刀芒,從天而降,帶著讓人驚顫的氣息。後期強者嘴角有了一抹獰笑,他周身染血,身上有一股凶煞氣息,同樣的一招,他不知道斬了多少禦空前期的存在。

但這一次

“蓬!”

紫宸出拳,金光閃動,匹練的刀芒,瞬間被打碎。與此同時,一道金光從禦空後期的麵前閃過。

“噗!”隻聽一聲輕響,一顆人頭飛起,禦空後期的屍身,從天穹掉落。

簡單交手,禦空後期被滅。

“什麼?一個照麵,就滅了禦空後期,這怎麼可能?”所有人都被震住了,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而之前一臉戲謔的幾位禦空後期,此刻更是駭然失sè,一副如臨大敵的表情。

“你不是飛水洞的人,難道你是大德散人?”忽然,一道駭然的聲音響起。

飛水洞就是死去的這些禦空所在的勢力,這是一個不足掛齒的小勢力,今ri已經被屠滅。

他們之前以為對方是飛水洞的人,但是一個照麵,就能斬了一位後期禦空,這等強者顯然不是飛水洞這種小勢力能夠擁有的。

“什麼,大德散人,那個以一己之力,震懾數百位禦空的存在?”所有人驚呼,一臉的難以置信。

最近一段時間,大德散人的名聲已經徹底傳開,凡是強盜勢力,幾乎都聽過。近兩個月來,斬滅眾多禦空,創不敗神話,號稱禦空當中的無敵。

“傳言大德散人隻是禦空前期,而且年紀不大,身穿道袍這”眾人望向紫宸,發現跟傳言當中的大德散人很像。

“廢話少說,交出靈戒,饒你們不死。”紫宸聲音冰冷,俯視眾人,再次重複。

“果然是他,天啊,想不到他在這裡出現。”

“他是從外圍地帶一直殺到了這裡嗎?”

其餘人心驚不已,這可是一個真正的煞星,一路所過,不知道屠了多少勢力。

“好大的口氣,大德散人,縱然你是禦空當中的無敵又如何,你可知道,我們屬於哪個勢力?”領頭的黑衣男子,表情變幻,衝著紫宸大喝。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勢力,我隻認靈戒,交出靈戒活,不交靈戒死!”紫宸聲音依舊冰冷。

“哼,我們是蠻牛寨的人,這片地域的最強勢力,寨中丹元老怪就有數位,你現在敢搶我們,小心無法活著從這裡走出去。”黑衣男子喝道。

“你在威脅我?”紫宸眼中,殺機閃動。

“不是威脅,這是事實。敢動我們,禦空無敵不夠看,除非丹元無敵。”黑衣男子跟紫宸對峙。

紫宸嘴角,忽然有了一抹笑容,等到完全盛開的時候,就化為了一抹獰笑。獰笑盛開,紫宸的身影卻是憑空消散。

“不好!”領頭男子看到大德散人的身影忽然消失,臉sè瞬間大變,轉而向著側麵閃去,反應很快。

“噗!”

金光閃動,血光崩現,領頭男子的一條手臂,忽然離開身體高高飛起。

“該死,敢動我們蠻牛寨的人,你是找死。”領頭禦空捂著斷臂之處,口中發出低喝,“殺,給我殺了他。”

但他話音剛一落下,再看四周,哪裡還有人影。其他人早在第一時間就跑了。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大德散人,以一己之力,打的數百位禦空逃竄,當中不乏一些當家洞主的強勢人物。此刻,他們隻有區區十幾人,如何敢襲殺大德散人,跑都來不及。

望著一個個極速逃竄的人影,領頭男子的鼻子都快氣歪了,想要大喝,喊他們回來。

“噗!”但還不等他開口,一道金光就從他眼前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