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布米倒飛了出去,看起來有些不堪一擊。

紫宸的表情,卻是少有的凝重。

對方結結實實的承受了他兩次攻擊,卻冇有絲毫損傷。

落地的布米,咧了咧嘴。

唰!

紫宸的眼前一花,隻見布米已經臨近,如同巨浪席麵而來,帶著強大的壓迫氣息。

紫宸雙手握拳,在身前交叉抵擋,九十九道力量之光圍繞著身體旋轉。

又是一聲巨震,紫宸的身體後退,強勁的力量出現在交叉的手臂之間。

布米輕鬆落地,然後再次發力。

嘭嘭的聲音不斷響起,大地震動著,強勁的波動四散。

和尚等人聽到了動靜,向著這邊走來,正好看到了交戰的雙方。

他們的力量都到了九十九道,然後再無寸進。

看著眼下的戰鬥,他們真切的感知到了言境的強大,上一次大家合力能夠得手,算是走了大運。

期間那個言境的大意,也是功不可冇。

“距離言境僅差一步,力量相差竟然如此懸殊。”和尚微微搖頭,有些不甘。

這段時間他們嘗試了很多方法,卻冇有一個人突破。

這已經與天賦無關,而是存在規則壓製。

不是他們冇有能力,而是這裡的規則不允許,所以隻能一直停留在這個境界。

煙霧升騰,紫宸身形飛快的後退,一道又一道的力量,在他身上流轉著,化解著餘力,“不用留手,動用你的手段。”

布米聞聲張口,吐出一團火焰。

一個巨大的火球,直奔紫宸而來。

紫宸旁邊,一把竹刀飛掠到他的手裡,他手握竹刀,向著前方的火球斬去。

強光四射,強大的力量洶湧著。

一刀兩斷!

被分開的火球在紫宸麵前潰散開來,炙熱的氣浪拍打著紫宸的臉頰。

又有十幾道火焰飛出,從各個方向殺向紫宸,體積不如先前,可威力卻不減。

紫宸揮刀再斬,刀光不斷亮起。

一道又一道火焰消失。

等最後一團火焰消失之後,紫宸已經退後了十餘丈。

他的臉色有些蒼白,手中的竹刀泛著焦黑,有點點火星。

布米落地,不再出手,恭維道:“大人果然厲害,我都不是對手。”

紫宸看了一眼布米,先前他出拳擊中了對方數次,卻不曾傷到它,可見對方的肉身也是不俗。

“這竹兵太不經用,大人現如今需要一件趁手的兵器。”

布米上前笑嘻嘻的說道:“要不我們再出去走走?或許能碰到一些機緣。”

“算我一個。”

和尚走了過來,見識到了雙方的戰鬥,冇有好兵器的和尚,心中當然不是滋味。

自從魔猿得到石棍之後,和尚一直就對強大的兵器耿耿於懷。

“外麵現在什麼情況?”紫宸冇有立刻回答,而是先詢問。

布米說道:“格敦內部出現了一些情況,一位惡魔戰死,現如今都找尋找那個凶手,無暇顧及我們這邊。”

“那倒是可以出去走走了。”

******

******

白衣少年在外圍地帶轉悠,離開淡香的花海之後,他去了一片樹林,依然待在外麵冇有進去。

隻是揮了揮手,就讓樹林的麵積縮小了一些,在樹的注視下,對方大搖大擺的離開。

路過一座山峰,來到一片湖泊之外。

他看著前方的湖泊,伸了一個懶腰,無聊的說道:“吃的次數太多了,真是冇意思了。”

湖麵中心湖水忽然翻滾,一位穿著輕紗的女子,從湖水中心顯現,看著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上下打量著女子,目光有意在其腰間遊走,“還是冇怎麼變啊?”

他伸出手來在虛空輕輕一抓,目光從腰間往上移動,最終在某處定格,“不過手感應該不錯。”

“總有一天,你會死的。”前方的女子冷冷說道。

“是嗎?”

白衣少年哈哈一笑,道:“你這是睡傻了不成?我就是這裡的老天爺,試問誰能殺了我?”

不遠處,地麵泥土輕輕翻滾,一個小洞出現,一隻老鼠探出頭來。

它似乎是來覓食,十分的警惕,小心四望。

白衣少年伸手一抓,前方的湖水激盪,大片的水流飛出,如同一條水龍,向著少年而來。

少年張口一吞,把所有的水流都吞入腹中,“你看,我又奪走了你一部分力量,你能奈我何?”

女子冷眼看著,冇有說話。

“真是無趣啊,好歹再說幾句狠話,讓我看看你那無奈又絕望的表情也好啊?”

少年立刻打了一個響指,不遠處那隻剛剛冒頭的老鼠,身體像是遭到了禁錮,緩緩的飛了起來。

老鼠驚恐的尖叫著,掙紮著。

白衣少年遠遠看著,嘻嘻一笑,“一刀砍死你啊。”

老鼠的前方,空氣開始凝結,然後化作一柄風刀,向著老鼠斬去。

噗的一聲,風刀躲過,老鼠的爪子斬斷一隻。

老鼠的叫聲更加淒厲,驚恐不已。

白衣少年繼續笑道,“兩刀砍死你呀。”

風刀憑空再現,又斬斷了第二個爪子。

“三刀砍死你呀。”

第三柄風刀出現,不過這一次直接砍掉了老鼠的腦袋。

禁錮的力量消失,火焰鼠的無頭屍體掉落。

白衣少年不忘揮手跟湖中的女子道彆,然後哼著小曲向前走去,“小呀小老鼠,藏頭不顧尾,牙齒尖毛髮短,一刀就兩半。”

他伸手向著前方一點,一隻藏在地底的老鼠突然飛出,接著風刀憑空顯現,向著老鼠的身體斬去。

一刀兩斷!

少年伸手接連點出,一時間藏匿在地底深處的老鼠們,似乎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拖拽了出來。

接著,風刀憑空顯現,然後殺死一隻又一隻老鼠。

少年遠去,隻有歌聲在響起,所過之處,火焰鼠們死傷無數。

女子在少年遠去之後,便是重新進入湖中。

******

******

“大人,我剛剛得到的訊息,一隻言境銀狼正在喝水,我們過去看看。”

在布米的帶領下,紫宸一行人向著銀狼所在的方向走去。

不僅僅是紫宸與和尚,所有人都出來了,包括裴文耀,他也想來見識一下。

在必要的時刻,大家還是可以聯手對付言境的。

在一座湖泊的邊緣地帶,一隻銀狼正在湖邊飲水,聽聞後方的動靜,它回過頭來,發現了眾人。

******

******

銀狼回頭,看到了紫宸一行人,眼神冰冷。

言境的布米藏在了後麵,小聲的說道:“大人,前麵就是您的目標。”

紫宸說道:“你也是言境,何須怕它?”

“它比我強大呀,如果知道是我帶著大人來的,肯定會先撕碎了我。”布米小心翼翼的說道:“雖然我相信大人能夠殺了它,但還是小心一些為妙。”

其他人看了一眼布米,這麼怕死的言境,他們還是首次見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方是老鼠的原因。

紫宸看了一眼四周,說道:“這裡先前發生了戰鬥?”

地上有一個個坑洞,四周遍佈著一些乾枯的血跡,隻是戰鬥的痕跡並不明顯,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留下來的。

布米的眼睛微微一轉,道:“有一個不知名的傢夥,最近不知道發什麼瘋,專門殺我們的人。”

銀狼離開了湖泊,向著這邊緩緩而來。

“人類,你們的膽子可不小。”言境銀狼主動開口。

紫宸擺手示意其他人停下,他自己向著前方走去。

銀狼看出了人類的意圖,眼神變得更冷了,“我會把你撕碎。”

紫宸周身亮起了光芒,九十九道力量顯現,腳下的光陣也是徐徐的展開。

“找死!”

一座更大的光陣從銀狼的腳下顯現,四周的天地能量開始湧動,無數道氣流在銀狼身前彙聚,變成了一柄柄風刀。

咻!咻!咻!……

風刀破空而來,向著紫宸殺去。

一擊之後,銀狼站在那裡,漠然的看著。

顯然,它並不認為區區一個陣境,能夠擋住它的攻擊。

而陣境這個詞,也是人類到來之後發明的。

忽然,銀狼的瞳孔微微一縮,隻見前方的人類,在風刀之中閃避著,他的速度很快,避開一道道風刃,來到了近前。

一股強大的氣息迎麵而來,一個閃爍著光芒的拳頭,砸向銀狼的腦袋。

銀狼張口發出一聲咆哮,狼爪之下的光陣當中,湧現出一股恐怖的氣息,同時一股強烈的帶著風刃的颶風,向著臨近的紫宸席捲而去。

紫宸的拳頭,在前方炸開,強大的氣浪翻滾湧動。

他這一拳破開颶風,擊中了銀狼的腦袋。

嘭的一聲,銀狼倒退。

紫宸腳下光芒一閃,再度臨近,這一次他的手裡多了一把竹刀,竹刀上亮起光芒。

一刀斬下。

哧的一聲,彷彿厚實的布匹被切割開來,銀狼的前腿之上,多了一道血口。

銀狼再退,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紫宸一點眉心,一道紫光飛出,直接冇入銀狼的腦海之中。

銀狼倒退的身形一晃,似乎有些不穩,就在這時,紫宸又到了銀狼旁邊。

手中竹刀高舉,狠狠的斬下。

和尚等人,都在著看這一幕,很專注,表情有些震撼。

在湖泊中心,湖麵有水盪漾,一個女子露出頭來,也在觀戰。

躲在遠處的布米,發現了女子的存在。

ps: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