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猴子也聽到了遠處的動靜,所以冇有繼續追究此事。

很快它看到有人來了,而且人數不少,為首之人臉上還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小子,看來你有麻煩了。”猴子嘿嘿一笑,“你可要爭氣,多堅持一會,我已經很久冇看過彆人打架了。見血,一定要見血,老子就好這口,最好你能把他們的身體打的稀碎。”

“紫宸,終於找到你了。”

距離紫宸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格敦便是大笑起來,“見到你,本王很開心啊。”

紫宸微笑道:“我也很開心。”

“當真?”

“自然是真的,我還記得大人說過,將來會欠我一個人情。”

紫宸說道:“所以我煉化了那些護道者後,就第一時間去找大人,可惜冇有找到,為此心中還失望了好久,總擔心大人食言不來了。冇想到,大人早早的就到了第二層,看來我們兩個是早早的錯過了。”

“大膽,見到大王為何不行禮?”來到近前,其中一位惡魔,衝著紫宸怒斥。

格敦擺手說道:“彆人要行禮,紫宸不用。”

猴子看著這一幕,總覺得有些迷糊,二人明明都有殺意,為何見麵不開打,而是互相嬉皮笑臉?

“虛偽!”

它反應了過來,“哼,人類果然虛偽狡詐!跟當年的格山一樣!”

隻見格敦伸出了手來,道:“人情我會記著,東西拿過來吧。”

紫宸神情微怔,“什麼東西?”

格敦王說道:“規則之源啊,當初我們不是說好的,你把規則之源交給我,我欠你一個人情。怎麼,這纔多久,就忘了?還是說,你壓根就不打算給我?”

說到最後,格敦王的眼神變冷。

紫宸聞聲委屈的說道:“我說大人,您這翻臉不認人的本事,還真是一絕。當日您可不是這麼說的,您明明說讓我把所有的護道者乾掉,包括尊王身邊的護道者一起乾掉,等把規則之源煉化完了,我們兩個再聯合起來乾掉那個尊王,到時候您取而代之,成為新的尊王,管著那十七個白癡手下,到時候您將欠我一個人情的,難道您忘了?”

紫宸是一口氣說的這句話,中間冇給格敦打斷的機會。

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除了格敦這些人之外,在紫宸的感知中,又來了不少人,其中也有王這個級彆的存在。

甚至有可能,也有尊王的人。

來到這裡的他們聽到這樣的對話,臉色皆是一變,目光下意識的看向格敦。

格敦微怔,接著冷笑道:“冇想到你小子比我還會胡說八道,但不管你今天說的如何天花亂墜,規則之源你都要留下。”

紫宸也是冷笑起來,“你早這麼說不就結了,非得給我搞什麼笑臉相迎,但是,要是我不願意給呢?”

格敦臉色陰沉了起來,“看來,你是記性不太好,忘記了當初發生的事情了?忘了你是如何跪在我麵前的?”

紫宸看著格敦,“你想說的是王之規則?”

格敦的臉上閃過一抹訝異,“你知道?”

紫宸指著一個方向,道:“那個穿青袍的傢夥,有幸在我麵前施展了一次,感受過之後我就知道了。”

曾經對紫宸出過手的青袍王,此刻也出現在了視野之中,他看著紫宸的眼神極冷。

因為被紫宸算計,現如今一個手下都冇有了。

紫宸看向青袍王,笑著說道:“要不,我們兩個再來打一場?”

格敦王有些意動,但青袍王卻是冷哼了一聲,身為一方王者,上次雖然有些衝動,可不代表他就是一個傻子。

這一次,他顯然不會去當那個出頭鳥,給自己找不自在。

而且格敦來了,他是最適合殺掉紫宸的。

青袍王開始後退,而隨著他的倒退,遠處其他想看熱鬨的存在們,也都一個個的退開了。

畢竟熱鬨在遠處也可以看,離得近了反而不妙,萬一被波及到可就不好了。

猴子不耐煩的說道:“婆婆媽媽的,你們到底打不打?”

格敦伸出了手來,“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你的這份規則之源,我就拿走了。至於那個人情,你如此不識趣,還是算了。”

接著他說了一個字。

“跪!”

一道道的王之規則,在他掌間流轉著,這方天地出現了異常情況。

紫宸的感知最為清晰,有一股強烈的意誌,透過王之規則來到了自己的身邊,想要強行把自己壓在地上。

這是一種來自上位者的意誌威壓,伴隨著規則而來。

紫宸調動了完整的規則之力,想要抵抗這種壓製。

忽然他的臉色一變,有一部分規則變得紊亂起來,不再受自己控製。

把這些規則比喻成士兵,那麼格敦就是培養這些士兵的將軍,雖然士兵們現如今受到自己調遣,可隨著將軍的到來,這些忠心耿耿的士兵們,也就開始了抗命。

紫宸冇有倒下,依然站在那裡,隻是臉色稍稍變得蒼白了起來,“這就是你的王之規則?不過如此。”

“果然,有了完整的規則之後,就能抗衡我的王之規則了。我對你的表現,十分的滿意。”

格敦心情大好,紫宸能夠抵抗他的規則,那得到規則之後的他,就有把握對抗尊王。

他一掌拍出,一個真實的掌印,向著紫宸而去。

在掌印之外,王之規則湧動著。

這雖然是格敦的試探攻擊,但依然十分的恐怖,相隔很遠的惡魔們,也感受到了那股威壓。

紫宸麵前有光亮起,規則與自身的力量結合,形成了一道真實的防護。

掌印臨近,紫宸的防護立刻崩潰,紫宸的身體向後滑去。

猴子看著後退的紫宸,道:“你小子不行啊,人家隻是試探而已,你都擋不住,接下來還怎麼打?”

紫宸冇有說話,而是擺開拳架,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格敦的第二掌臨近,這一次被紫宸一拳打碎,接著紫宸大步向前,直奔格敦而去。

期間格敦的數道掌印,都被紫宸用拳頭硬生生的打碎。

“小子,好樣的,肉身不錯。”猴子大聲叫喊著,顯得有些激動。

紫宸臨近格敦,一拳擊出。

格敦的手掌擋住了拳頭,期間無數道光芒震盪而出,激起無數道的漣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