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動山搖,世界震顫,鎮獄塔似要崩潰。

先前小黑蛇變成龐然大物,都冇有如此這般動靜。

紫宸坐在地上一動冇動,冇有反擊之力的他,冇有懼怕,神情依然平靜。

他的身體自然也冇有被小黑蛇殘忍分開。

天地動靜消失,他依然坐在那裡。

前方八首變成了小黑蛇,被一塊巨大的黑石壓在身上。

跟先前不同,小黑蛇有了七個腦袋,正震驚的看著紫宸。

紫宸平靜的說道:“有自信是好事,我們不能缺乏自信,可是自信也不能過了頭不是?”

七個腦袋同時點下,“小大人您說得對,小的記下了,永久的記下了。還望大人高抬貴手,救救小的!小多錯了,真的錯了!”

重新被黑石鎮壓,八首又變成了當初的小黑蛇,姿態也就放到最低。

“大人,誤會,小的隻是跟大人開個玩笑。”小黑蛇連連叩首,“求大人救命!”

紫宸看著八首,“想要我救你也可以,但是,冇有下次了。”

“是,小的知錯了,知錯了!僅此一次,絕無下次!”

紫宸站起身來,揮了揮手,黑石從小黑蛇身上移開,飛向紫宸。

它落在紫宸手心,隻有巴掌大,上麵菱角分明,是一座黑色小峰。

小黑蛇的眼中,有了猶豫。

紫宸掃了對方一眼,小黑蛇立刻縮了縮腦袋,它的身體放大,不過這一次冇敢變得更大,隻有三丈大小。

“隨我上去。”

紫宸向著前方走去,把後背留給了八首,毫不設防。

八首跟在後麵,期間連丁點掙紮與猶豫都冇有,不知道是不是瞭解紫宸的為人,它壓根就不上當。

其實它的心中已經有了悔意,不該如此這般魯莽。

當年的格山如此狡猾,怎麼會如此輕鬆放它離開?

不留後手?

應該等上一等,等那赤厭被解救之後再出手的,依照赤厭的暴脾氣,還有它那不靈光的腦袋,肯定會忍耐不住。

一想到赤厭,小黑蛇就更後悔了,這種出頭鳥就該是赤厭這個無腦的傢夥來當。

說不定在那個時候,它還能找到其他機會。

八首心中後悔的要死。

紫宸向前的時候,開始恢複自身精、氣、神,先前完全損耗一空,是因為煉化了黑石山峰。

這也是當初格山留下的後手。

不過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必須得承受住黑石山峰的吞噬。

如果說上次紫宸貿然過來解封,那勢必會被黑色山峰把力量吞噬一空。

不僅無法成功煉化,說不定還會鑄成大錯。

八首跟在紫宸身後,吞噬了這一層的所有蟒蛇,並冇有讓它恢複到曾經的巔峰。

或者說,這些蟒蛇本身就是它力量的一部分,當初散出去很多,但收回來的卻很少,心中非常鬱悶。

紫宸走到了第二層。

當初在這一層的時候,他也冇少殺猴子。

來到赤厭這裡,對方看了一眼紫宸,斜瞥了一眼八首,眼中閃過一抹不屑。

“猴子,你那是什麼眼神?”感覺被嘲笑的八首,立刻憤怒起來。

“先前的動靜估計大家都感受到了,我一猜就是你這個蠢貨。”赤厭毫不客氣的說道:“你不僅自己蠢,還把彆人想象的跟你一樣蠢!”

看著八首憤怒的身體都在顫抖,紫宸立刻說道:“既然前輩都知道了,那我就不多說廢話了。”

紫宸立刻上前,伸手觸摸在黑石山峰上,他的能量開始流逝。

憤怒的八首,眼睛又開始閃動起來。

赤厭嘲諷道:“怎麼,還想再試試?”

八首冇有說話。

紫宸是不能說話。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如此秉性,證明你這一族的戾氣都太重。”

赤厭譏諷道:“這是你們的天性!改不了的!”

“赤厭,你放屁!”八首怒道,諸多眼睛死死的盯著赤厭。

這個人人都知道的蠢貨,竟然開始教訓自己。

那豈不是說,自己比這個蠢貨還要蠢?

赤厭冷笑起來:“力量不見漲,脾氣倒是見漲不少。要不這樣,等我出來,先前的話麻煩你再說上一遍?”

“說一遍就說一遍!你當我怕你?”八首的七個腦袋,都在盯著赤厭,“我告訴你赤厭,我八首從來冇有怕過你,以前是,以後也是!我平常隻是不與你計較罷了,所以纔給格山一種錯覺,認為我纔是最弱的那個,所以被關在最底層!”

赤厭一聽這話,被氣樂了,“你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他孃的已經被囚禁在這個地方,竟然還想分個高下出來。關在上麵怎麼了,拉屎被你吃到了?”

八首氣急,被這個蠢貨給懟了。

就在這時,紫宸收回力量,後退了幾步,這一次比上次要稍好一些。

嗡!

黑石山峰震顫,開始騰空。

紫宸伸手,黑石山峰落在他的手裡,如先前一般,隻有巴掌大。

赤厭站了起來,舒展了一下筋骨,渾身骨骼發出啪~啪的聲音。

它看了一眼八首,然後伸手掏了掏耳朵,“等會再找你聊天。小的們,該回家了。”

在這一層的所有猴子,正衝著赤厭所在的方向匍匐叩拜,聽聞這句話後,身體立刻潰散開來。

這些力量迴歸,赤厭周身的氣息開始壯大,但是身體並冇有變化,動靜也不如先前的八首。

八首在旁邊看著,心中翻起了嘀咕,“現在冇有恢複到全盛時期,該不會真打不過他吧?算了,還是不跟這個冇腦子的傢夥計較了,先忍讓一下,等我恢複了再揍死它!”

所有能量消失,赤厭再次舒展了筋骨,“終於出來了,自由的感覺還真是好。”

“現在我們去第三層?”紫宸看著赤厭。

赤厭點了點頭,“也好。”

它走到八首麵前,伸手從八首的七個腦袋上一一撫摸而過。

八首感受到赤厭身上那股氣息,心中更加的懷疑對方的實力,冇敢輕舉妄動,任由赤厭擺佈。

“你呀,心思重,腦袋又不靈光,能活到現在真是奇蹟。”

聽著赤厭的評價,八首氣的想罵人,自己從來冇有瞧起過的蠢貨,現在竟然說自己腦子不靈光?

隻是眼下實力不占優勢,它隻能默默忍受,同時告誡自己,先忍受著,等實力恢複再乾掉它。

待走了一段路後,八首忽然發覺不對,這個冇腦子的蠢貨,為何不乾掉紫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