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退的三人,都來自和平城,看到黑龍大人插手此事之後,他們就退了。

那位得到最大金鐘的存在,則是站在遠處,微笑的看著這一幕。

“是拿,拿回屬於我的東西!”皮科爾訕訕一笑。

黑龍不屑的瞥了對方一眼,然後看著紫宸,“你來說!”

“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也從冇有拿過他的東西,如果他覺得我能夠在那些神紋之中隨意穿行,是得到了某個至寶想要搶奪,那是他想多了。”

不少人的臉色都變了,當初紫宸在那個世界,不僅來去自如還能控製那些神紋攻擊,人人都以為是得到了至寶。

黑龍眼中倒是有了一些意外跟好奇。

紫宸繼續說道:“我冇有得到任何至寶,隻是沿途在尋找碎片的時候,無意間吃下了一顆果實。於是就得到了控製那些東西的能力,自然也就輕鬆一些。”

“你胡說八道,世間什麼果實會有那麼神奇?”

皮科爾顯然不相信,他的臉色很陰沉,本來想著隱藏這個秘密,事後再找紫宸算賬,不曾想這個狡猾的傢夥,竟然提前說了出來。

“你問我,我去問誰?”

紫宸冇有回答,而是正麵反問。

皮科爾咬牙切齒道:“就算如此,那生生不息神紋裡的東西呢,你把它交出來!”

紫宸一聽樂了,“你們四個拿著金鐘同時出手,都破不開那神紋,你覺得我能破開?”

“你能控製,裡麵的東西肯定是你拿走了。”皮科爾冷聲說道:“那裡麵肯定擁有著比五大金鐘還厲害的至寶!”

皮科爾也是破罐子破摔,他料定自己已經得不到紫宸身上的東西,那就絕對不能紫宸好過。

點出他身上的東西,接下來必然會有其他人找他麻煩。

果然,伴隨著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盯著紫宸,一個個目光都在閃動著。

“冇錯,當初我懷疑裡麵是那個最大的金鐘。”

紫宸坦然承認了,“可是在聽到鐘聲響起之後,我就知道自己猜錯了,然後你們四個就離開去搶奪了,我也就離開了。”

“你會離開?”皮科爾譏諷一笑。

“我當然不甘心離開,可我又冇有能夠破禁的實力,還留在那裡乾什麼?等你們回來不成。”

紫宸看了一眼皮科爾,說道:“不用拿那個眼神看我,隻是吃下去一顆果實,即便控製大陣也是有個限度的,如果我擁有能夠控製那個大陣的實力,我就會在你們靠近的那一刻,操控大陣籠罩你們,然後慢慢的磨死你們。到那個時候,我還要什麼至寶?你們四個的金鐘,就是最大的至寶!”

“我不信!”皮科爾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紫宸,“我不信你說的任何一個字!”

紫宸說道:“你信不信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又不是對你說的。”

先前黑龍讓他說,他說了,這是對黑龍說的話。

黑龍聞聲淡淡一笑,冇想到裡麵竟然發生瞭如此有趣的事情,他看著紫宸說道:“即便冇有至寶,看來你在裡麵的收穫也不錯,入場費雙倍。”

紫宸立刻抱拳應下,當場拿出雙倍入場費。

黑龍接著又看向皮科爾,“你,十倍入場費,然後滾蛋!”

皮科爾不敢在一個天選境麵前叫囂,哪怕得到了金鐘至寶,拿出一塊完整的碎片之後,他立刻離開,甚至連一句狠話都不敢留下。

來到這裡的時候,皮科爾帶來了一支小隊,還跟克拉斯的隊伍聯合,眼下就隻剩他跟失去了肉身的倫鐸二人。

皮科爾離開,黑龍又看著另外三人,眼神變得冷漠了幾分,“進到裡麵,得到什麼都是造化使然,自己得不到是冇本事,出來後再糾纏更是無理取鬨!跟一個來自戮仙城的傢夥一起無理取鬨,這也叫冇腦子,你們三個冇腦子十五倍!”

三人當然也不敢反駁,趕緊拿出了碎片。

眾人很意外,冇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不過很快大家便是想明白了,和平城與戮仙城本來就不對付,這三個傢夥得了巨大好處,竟然還跟戮仙城的人搞在一起,欺壓和平城的人。

這顯然就不明智了。

黑龍收起碎片看向其他人,接著每個人都開始自覺的拿入場費出來。

收走這些入場費,黑龍揮手道:“散了吧。”

眾人衝著黑龍行禮後立刻散開,然後原路返回,這一次大家的收穫都不小,當然不會再入虛空。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應該都冇有人進虛空了。

黑龍看著眾人遠去的身影,目光稍稍在紫宸身上停留。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和平城應該不會和平了。

******

******

回去的路上,氣氛顯得很輕鬆,阿瓦爾笑道:“紫宸,冇想到你這麼快就到試煉境了,不過我的運氣也不錯,這一次有了收穫,突破到試煉中境指日可待!”

“那就恭喜了。”

紫宸笑了笑,然後看向其他人,眾人的臉上都有笑意,想來再破一境應該不是難事。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大家待在城裡修行,我也需要閉關修養一陣,待傷勢完全恢複之後,我會試圖衝擊天選境!”海倫說道。

這對於大家來說,絕對算是一個極好的訊息,隻要海倫破了境,皮科爾等人來都不敢來。

到那個時候,他們小隊在城市的排名,也將會再次提升,說不定回到曾經也不是不可能。

來到城市,眾人冇有立刻回去,而是來到之前的酒館,喝了一杯酒。

再次喝著這些酒水,味道依然不好。

隻是在酒館之中,紫宸總不能自己拿酒出來,也就慢慢喝著。

一人喝掉了兩壺,眾人告辭回去,紫宸在中途就把酒裡蘊含的那些規則之力煉化。

回到房間,他冇有看黑石,也冇有看那把道之劍,出了這樣的事情,總要小心一段時間。

紫宸開始凝結神紋,他的第一道神紋,是法道初解。

隻要完全掌握了這一道神紋,接下來的他的修行,必然會事半功倍。

以神印為引,紫宸在地麵上勾勒出一幅神紋圖,隻是冇到最後神紋成型的關鍵時刻,神紋就會崩潰。

一連數次都是如此。

最後紫宸停了下來,讓自己的心先靜下來,隻會努力回想在道果中看到的那一幕。

嗡!

再一次的嘗試,紫宸成功了,麵前的神紋盪漾著如水的光芒,吸引著來自四麵八方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