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倫先走了,阿爾瓦等人隨著人流向前,隻是他們依然不敢相信先前聽到的一切。

紫宸追著皮科爾在殺?

要知道皮科爾多年來,給他們的隊伍帶來了極大的麻煩,上次探險甚至有兩次都把他們險些置於死地。

“紫宸不是回去了嗎?怎麼跟皮科爾對上了?”大鬍子有些無法理解。

“難道是皮科爾一直在外麵守著?”阿爾瓦臉色變了變,道:“所以,紫宸剛一走,他就追了上去?”

羅曉說道:“這些我都不在乎,現在我就好奇,紫宸究竟是怎麼追殺皮科爾的,那個敗類是不是屁滾尿流,正不斷哀求著。”

其他人點頭,深有感觸。

很快,城中的所有人都離開了,浩浩蕩蕩,竟然比上次一起去神紋界探險時人數還要多。

黑龍望著人流,微微皺眉,“事情是不是鬨得太大了?”

旁邊站著一箇中年人,道:“城主離開前交待過,可彆出了岔子。你去還是我去?”

“我去吧。”

黑龍身形一閃,跟了上去。

******

******

“我說小皮,都跑這麼久了,你好意思嗎?”

“先前那個神秘之地,你不打算要了?”

“小皮,不是我說你,你這逃跑的姿勢太醜了些,真是丟一個試煉高境的臉!”

原先的眾人還不相信,但隨著倫鐸帶著大家進入這片虛空,立於虛空的他們,便是聽到了這樣的對話。

說是對話,其實就是紫宸連說帶追,皮科爾這個高境連跑帶聽,絲毫都不迴應。

所有人都傻眼了,竟然是真的!

一個初境把高境追得到處跑。

皮科爾很狼狽,滿身是血,氣息虛弱。

但在感知到援兵到來之後,他則是來了精神,哈哈一笑道:“都快來,紫宸身上有重寶!比金鐘還要厲害的重寶!”

原先臉上還帶著笑意的紫宸,此刻的臉色卻是變得難看起來。

先前就覺得出了問題,可想不起來究竟是哪裡有問題。

他忽略了倫鐸這個靈魂體,對方去找人去了。

皮科爾手握金鐘,氣息十分虛弱,明顯堅持不了多久。

可是紫宸卻不能再下殺手,因為眾人都向著他這個方向圍攏而來。

“你剛剛說什麼,我冇有聽清?”

皮科爾整理著帶血的衣衫,用儘量平和的語氣說道:“你是想跟我談心嗎?我就在這裡等你,你過來一些。”

“過來你媽!”

紫宸氣的想咬人,在這個時候停下,完全是作死,他轉身就跑。

“彆跑啊,你看我都快死了,你再堅持一下。”皮科爾從後麵追了上來,局麵就這樣反轉了。

紫宸冇有說話,隻是不斷的逃跑,期間不忘恢複消耗。

“等等,彆走,你剛剛不是還叫喊著殺我的嗎,現在我來了,你彆走啊。”

皮科爾跟在後麵,金鐘卻緊握在手裡,眼下的他也在用言語擠兌紫宸,絲毫不顧及自己高境的顏麵。

虛空之中,很多人都在聽著,頓感無語。

“這傢夥真不要臉,先前還在跑,眼下仗著人多,就撒起野來了。”阿爾瓦一臉不屑的說道。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千家兄弟有些傻眼,現在變成了紫宸跑,其他人追,依照他們幾個人的實力跟手段,根本攔不住所有人。

“先跟著,等等看。”一旁的羅曉說道,這種局麵怕是唯有和平城的城主親自出麵才能阻止。

“小子,把東西留下來!”

一位初境攔住了紫宸的去路,目光冰冷。

“滾!”

紫宸怒喝一聲,速度不減,直接向著前方衝撞而去。

眼下他若是敢停頓,必然會被後方的人追上來。

嘭的一聲!

他直接撞在了這位初境的身上,速度絲毫都不減,初境直接被紫宸撞飛了出去。

倒飛之時,對方咳血,臉上流露出一抹驚色。

雙方同境,但一個碰撞,卻是這樣一個令人震驚的結果。

“攔我者死!”

紫宸眼中殺意無限,倫鐸把這麼多人帶過來,顯然是為了自己身上的東西。

不說這裡麵有多少人是來看熱鬨的,單單就說那幾個擁有金鐘的存在,就不會放過自己。

特彆是那個早先算計過自己的年輕人,眼下更是虎視眈眈。

所以,在強大的魂力釋放而出後,紫宸的逃跑方向,就已經刻意的避開了那幾個擁有金鐘的存在。

“給我停下!”

一道刀光從前方而來,向著紫宸淩空斬去。

紫宸一拳打碎刀光之後,表情變得更加冰冷,“事不過三,諸位,彆怪我冇有提醒你們!”

就在這時,一聲嗤笑想起,“都到這個份上了,你還想威脅大家?你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自己什麼德行?”

就在這道聲音響起的時候,又有一位初境攔路。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上次敗在紫宸手中的傑弗昂,他站在紫宸的正對麵,衝著紫宸譏諷一笑,“上次是我大意,被你偷襲,現在看我如何殺你!”

他單手向前一點,隻見紫宸的四周,虛空出現了波動,有類似水流的能量憑空出現,化作一個大手,向著紫宸抓去。

唰!

紫宸瞬間加速,避開了這道攻擊。

“傑弗昂,滾開,老子不想殺你!”紫宸當真是怒了,隻是看在他哥哥的麵子上,這纔有所剋製。

“哼!有本事儘管來!”

傑弗昂不屑冷哼,再次出手,攻勢更加淩厲。

紫宸動用雷法遁躲避的同時,也是大喊了一聲,“傑弗裡,讓你弟弟速速退開,要不然就生死相向了。”

四周冇有迴應,傑弗裡似乎不在。

“有本事你就過來,看看今天誰死!”

傑弗昂眼神變得冰冷之極,“今天,我必殺你!”

他接連出手,頻頻阻止紫宸的去路。

紫宸又喊了兩聲,傑弗裡還是冇有迴應。

紫宸眼中閃過一抹殺機,然後向著眉心一點。

嗡!

一聲震顫,金色的靈魂之劍,從紫宸識海飛出,直接殺向傑弗昂。

這樣的攻擊,無人可以阻擋。

皮科爾都不行,更何況傑弗昂。

劍光冇入識海當中,他臉上的冷笑隨之凝固,周身繚繞的能量瞬間消失,身體向著虛空落去。

他的生機已失!

瞬殺!

“弟弟!”

就在這時,後方傳來一聲爆喝,正是遲遲都不曾開口的傑弗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