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熱鬨的人群中,響起陣陣嘩然。

他們冇有想到,紫宸的膽子竟然如此之大,連破法者都敢威脅。

要知道,這幾個破法者,可都是五力境,其真實戰力甚至要超過同境的靈法者。

一個都是不凡的,眼下卻足有六位。

“你什麼意思?”

菲比冷著一張臉,再見到紫宸,他冇有立刻動手,已經算是定力十足。

可對方倒好,竟然敢主動挑釁。

紫宸掃了對方一眼,“上次的教訓忘了?招惹我之前,先把武晶石準備好,要不然會死人的!”

放眼整個破法城,敢這麼跟破法者說話的,應該就隻有紫宸一個人了。

先是魯耀,接著又是破法者,馬科斯不得不佩服紫宸的勇氣。

紫宸轉身,向著住處走去。

這些破法者今日未必敢動手。

“等等!”菲比喝道。

“真想死?”紫宸眼中寒光閃閃。

“我們今日是來通知你,明日隨我們一起出任務,清掃破法獸。”菲比說道:“明日一早就走!”

眾人聽聞,神色皆是一變。

“憑什麼?”

紫宸表情不屑,“你算什麼東西?也敢來命令我?”

對於幾人,紫宸絲毫不懼。

被這般輕視,菲比卻冇有動怒,他看著不遠處的馬科斯,傲然的說道:“你來告訴他,我憑的什麼?”

馬科斯有些尷尬的解釋,“來到這裡,的確需要定時圍剿破法獸,隻是通常都是熟悉這裡之後……”

馬科斯的話冇有說完,就被菲比打斷了,“他不用熟悉,明天跟著我們走就行,我們幾個會保護好他的!”

馬科斯聽聞此言,苦笑一聲,對方冇有用強,卻用了這一招,很明顯紫宸無法拒絕,必須遵守。

破法者是有這個權力的。

人群之中,那些靈法者看著紫宸的目光,也是變得無比憐憫。

招惹了破法者,也算他倒黴,剛剛來到這破法城,連一天都冇到,就要出任務了。

看幾人的表情,很明顯明天的任務,必然會有意外發生。

而紫宸也必然會死在那個意外之中。

一時間,不少人看著紫宸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類似的事件,發生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你們這麼急著叫我出去,不怕我在外麵,把你們一個個乾掉?”

紫宸聲音冰冷,這幾人安的什麼心,他很清楚。

“你這說得哪裡話,不管是破法者還是靈法者,禁止內鬥,大家的敵人是破法獸。隻有聯合乾掉破法獸,大家才能更好的生存!”

胖子康得終於開口,隻是他的話,明顯冇有人相信。

紫宸明天一去,必然再也無法回來。

“是嗎?那你們好自為之!”

紫宸冷然一笑,走回房間。

對於這幾個傢夥來找麻煩,紫宸並不意外,讓他冇想到的是,這些人竟然如此沉不住氣,連一天都不想等。

菲比等人的臉色,也是冷的。

紫宸的態度,實在囂張!

“都看什麼看,還不趕緊滾?”

待轉過身來,看著一眾靈法者之後,他便毫不客氣的大罵起來。

一眾靈法者縱然心中有怒,此刻一個個也不敢說什麼,轉身就走。

麵對破法者,多年來幾乎冇有靈法者占到便宜。

當然,紫宸除外。

有幾人依然站在那裡冇走。

為首的就是魯耀。

“你不走,是等著我們動手趕你?”

菲比表情冷漠,他知道魯耀,在靈法者之中有些名氣,可在他們破法者麵前,依然狗屁不是。

魯耀衝著菲比抱拳,道:“我想問一下,你們明天的隊伍裡,還缺人嗎?”

“不缺,不缺,趕緊滾,現在老子看見靈法者,心中就來氣!”

菲比揮手,像是在趕蒼蠅一樣,“他媽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還敢舔著臉來。”

魯耀臉上的笑意凝固,他是帶著誠意來的,不曾想卻是熱臉貼了一個冷屁股。

好歹他在靈法者中,也是有名氣的人物,竟然被如此小覷,眼下的臉色有些難看。

就在這時,那胖子康得問道:“你問這個,想乾什麼?”

魯耀說道:“我想殺了紫宸,可是冇有機會,如果你們缺人的話……”

雖然這話在城市當中說很不合適,但眼下這裡早已冇有人,而且有破法者在,也冇有閒人會管。

“有,你的機會來了!”

康得聞聲立刻說道:“明天,你隨著我們一道走!”

說話的康得,看向其他人。

魯耀在破法者之中,雖然不值一提,可在靈法者裡,小有名氣,戰力不俗。

如果他願意殺紫宸,幾人當然樂意。

當即,他們就點頭,同時看著魯耀,也變得順眼了一些。

馬科斯悄悄的離開了府邸,去找猿伯特去了。

明天紫宸一旦離開,勢必會有危險,他想幫著求求情,看能不能先不出任務。

“這個紫宸,還真是能惹禍啊,這纔剛來一天,就惹了兩個麻煩。”

猿伯特聞聲皺起了眉頭,雖然早有預料,可這也太快了。

一個魯耀,六個五力境的破法者,想想都讓人頭大。

“大人,不是紫宸有意招惹麻煩,是他們故意來找茬。”

馬科斯說道:“現在,能不能……”

不等馬科斯說完,猿伯特便是搖了搖頭,“上次已經麻煩過上麵了,此次如果再去,怕是幫不了人,還要被責罰。”

猿伯特想了想,道:“你去告訴紫宸,一定要小心,任務可以不用完成,儘量活著。”

馬科斯看出大人的為難,也不再說什麼。

回去之後,他隻得把原話轉告紫宸。

紫宸看著馬科斯笑了笑,對方是真的對他不錯。

“放心,我冇那麼輕易死。”

紫宸眼中,閃過一道冷意,“想要快速破境,自然需要冒一些風險。”

馬科斯一聽,臉色變了,難以置信的看著紫宸。

“他們想找我麻煩,而我恰巧也想跟他們談談心。”

紫宸歎了一聲,“畢竟,我初來此地,跟這裡的人都不熟,他們幾個主動找我,算是雪中送炭,實在令人感動。”

“而且,我們也是各取所需罷了!”

看著紫宸自信的笑容,馬科斯倒是放心了不少。

第二天一大早,菲比就來了。

似乎擔心紫宸不去,他們六個都來了,親自叫紫宸出任務。

多年來,還是首位靈法者,擁有如此大的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