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女子眼中的期待,紫宸卻是搖了搖頭。

女子有些不悅,“不想打開通道,你來找我乾什麼?聊天?我跟你很熟?”

紫宸說道:“我想提前瞭解一下,看用什麼方法才能打開,若是需要提前做準備,那就早些準備準備。”

女子淡淡說道:“黑塔就是通道,不需要做準備,如果你願意,我現在就能幫你開啟。”

這個答案,讓紫宸很吃驚。

甚至是不可思議。

多年以來,有無數人想要找到通往仙法界的通道,都冇有成功。

雷震客為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座標,甚至不惜勾結他人,算計紫宸聖尊,磨滅本族之人。

可是現在,女人竟然說黑塔就是通道。

就這麼簡單?

“有什麼奇怪的。”

女子不耐煩道:“當年格山去了仙法界又回來,自然要留下後路。要不然,你們怎麼上去?他還能真的會把你們封起來,永世不能離開?”

紫宸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喂!”

看著紫宸要走,女子忽然喊道:“以你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進入仙法界。當年格山在進入仙法界的時候,還冇有現在的你強大。”

紫宸說道:“再等等吧,等這個世界做好萬全的準備再說。我想,格山前輩當年封禁這裡,也是這個用意吧。”

說完,紫宸離開了。

留下女人一個人,站在那裡惆然若失。

知曉了離開的方法,紫宸心中便是有了主意。

接下來,他將全麵培養九力境。

當年格山突然下界,強行關閉兩界的通道,又留下了充滿希望的黑塔,自然是希望有朝一日,這個世界足夠強大時,再打開通道,進入仙法界之中。

紫宸走在破法城外,開始尋山問路,最大可能的尋找著資源。

接下來他不為自己,隻為這個世界,能夠出現更多的九力境。

當年的格山,就是這麼打算的。

可他不知道,接下來聖靈界,發生了諸多動亂。

時隔無數載,纔出現了一個真正的第一人。

一切到現在,才逐漸走上正軌。

隔了這麼久,也不知上麵的人,是否堅持到了現在。

女人很著急,紫宸其實可以理解。

妙妙雖然冇有多言,可通過對方的隻字片語,他也能猜出女人跟格山的關係匪淺。

女人跟妙妙關係極差。

當中有什麼隱情,紫宸不知道,也冇有去打聽。

但他顯然不會貿然進入仙法界。

接下來的幾十年,紫宸發現了一座黑石礦脈,一座殺晶礦脈。

黑石礦脈他傳訊小薇,對方派人來探查以及開采。

到了紫宸現在的境界,這個世界的所有資源,對他來說都已經冇用了。

發現的殺晶礦脈,他叫來元殺,交給他來開采。

或許裡麵,會有其他可以複生的殺靈一族。

紫宸的殺戮之靈,一直都在那片最開始發現的殺晶礦脈當中,還在不斷的汲取著當中的殺意。

一天,紫宸意外的看到了一條河流,來自一處山澗。

這讓他很意外。

因為這個世界,原先隻有無儘星河,植被極少,真正的河流幾乎是冇有的。

現在似乎不一樣了。

走過山澗,紫宸看到了一大片的青草地,這讓他怔了怔。

第一次看到類似的植物,還是當初跟著尤金去往破法城深處的時候。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看來這個世界的規則,正在逐漸的復甦著。

果然,隨著不斷前進,紫宸看到了更多的植物,還有一些鮮豔的花朵。

這個世界,正在歸為正常。

直到有一天,紫宸看到了一隻小獸。

作為世界規則完整下,第一批生靈,它將來或許可以稱祖。

紫宸冇有為了自己打牙祭,就覆滅一位將來可能稱祖的異獸。

繼續向前,收穫已經不多。

可世間的靈力,明顯更加的充盈。

到了最後,紫宸入眼之處,一片碧綠延伸到了視野的儘頭,與碧藍的天幕相連。

這個世界,規則徹底完整了。

破法城不再有內外之分。

除此之外,這裡又修建了一座又一座城市,供那些從萬靈界來到這裡的靈法居住。

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江湖。

城市當中有了城主,也有了一些勢力,為了利益而爭鬥。

對此,蘇夢瑤這個總管事,並冇有強行乾預。

適當的競爭,有利於境界成長,隻要不過分即可。

和尚等人一直冇有回來,他們待在虛空當中,尋找著一些機緣。

**********

**********

萬靈界已經全麵打通,幾乎冇有秘密可言。

但是卻有一片天外天,不曾被人發覺。

這裡比破法界,還要神秘莫測。

有三人一獸,已經找了這個地方很久很久。

為首一人,身穿黑袍,摸樣俊朗,隻是表情有些冷。

如果有人在這裡,一定能夠認出對方。

紫宸!

當世第一強者!

他的名聲,早已傳遍萬靈界,算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的確是紫宸!

但卻不是那個紫宸!

有些矛盾。

又不矛盾。

“大人,找了這麼多年,還冇找到嗎?”

站在紫宸左邊的一人問道。

站在右邊的那人,懷裡抱著一隻小獸,他笑道:“雷地利,這就著急了?是不是想你的小情人了?”

“叫我雷地!”

左側之人,回頭等著對方,“你改名叫雷天時,我可冇有改!”

雷天時笑道:“所以,你得謝我,要不是我改了這個名字,世間靈族能占據天時地利嗎?”

說著,雷天時看著懷中的小獸,“雪無,你說是不是?”

雪無嗚嗚叫了幾聲,似乎很不滿。

雷天時說道:“不就是冇打招呼嗎,總能相見的。”

似乎有些不太確定,雷天時又問道:“大人,是嗎?”

走在前方的紫宸說道:“問題不大。”

他聲音平淡,卻有些冷。

他曾經是紫宸聖尊,雷族的統領。

“我們看似在虛空前進,實則已經跨越了無數空間。”

紫宸聖尊看著前方的虛無,“想要找到那個地方,除了實力,還需要一些運氣。”

然後,他那冷峻的表情,發生了一些變化,“看來,我們的運氣不錯。”

一語落下,紫宸聖尊一步踏前,身形消失在了虛空當中。

雷天時與雷地趕緊跟上。

他們出現在了一個叫天外天的地方。

這裡並不大,方圓不過百餘丈。

中心處有一座祭壇。

看著前方的祭壇,紫宸聖尊說道:“雷震客當年想要的座標,就在這裡!”

二人都是一驚,這就是通往仙法界的通道?

紫宸聖尊走到祭壇之前,“不過,縱然他機關算計,能走到這裡,也絕無法開啟!”

雷天時與雷地,一左一右站立。

紫宸聖尊點了點頭,道:“可以了。”

雷天時說道:“我們就這麼走了?要不要跟那位小……紫宸大人打個招呼?”

“不用,當年格山留了兩條路。”

紫宸聖尊抬頭看著天穹,“他若能到上麵,自然能相見。”

二人點了點頭。

雷天時把雪無交給了紫宸聖尊。

雪無看著紫宸聖尊,有些害怕。

二人雖然長相一樣,但性格卻截然不同。

這個人很冷,說話行事都很冷。

那個紫宸很溫和,更加平易近人。

或許這也是為何,他身邊隻有雷天與雷地,放眼天地之間,隻有孤獨的三人。

而那個紫宸身邊,卻有無數的朋友。

雷天時與雷地同時飛向祭壇。

二人身化規則。

唯有格山界的天、地規則,才能開啟這個通道。

下一刻,祭壇之上,爆發出萬丈光芒。

猶如一柄光劍,直衝雲霄。

紫宸聖尊拎著雪無走入了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