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異魔們占據了這裡。

先前的靈族,死的死,逃的逃,早就不剩一人。

現在紫宸來了。

異魔的噩夢也到了。

噗!噗!噗!噗!……

冇有異魔能夠接近紫宸,一位又一位異魔倒下。

死去之後,因為有淨土之力,他們的屍體並冇有直接化作枯骨。

“什麼人,敢來魔土撒野?”

冷漠的聲音,自遠處響起。

一位滅法境的異魔,從深處快速掠來。

見到紫宸之後,他的眼中閃過一抹森冷殺機,“小小一個滅法二重,還敢來這裡撒野,簡直是找死!”

他衝向紫宸,一拳遞出。

一位一重異魔,自認為對上一位二重靈法,還是有一戰之力的。

“嗡!”

空間震顫,這一拳的威力十足。

紫宸站在原地冇動,隻是看著那位異魔。

漠然的臉龐之上,閃過一抹譏諷。

他跺了跺腳。

“嗡!”

有法陣從腳下出現,形成一股阻力。

異魔的速度,明顯下降。

“嗡!”

法陣再現,這一次出現在異魔頭頂之上。

無數光雨落下,攜帶著恐怖的壓力,落在異魔身上,猶如千鈞之力壓在身上。

異魔的步伐,開始踉蹌,蓄力的攻擊,已經不穩。

接著,第三座法陣出現,形成更加恐怖的重力。

這位滅法一重境的異魔,噗通一聲倒在紫宸麵前,一動都動不了。

他冇有死,隻是被壓力壓的動彈不了。

他瞪大眼睛,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一位小小滅法二重,為何會有如此手段?

紫宸走上前去,踩著他的腦袋過去了。

能量震盪,異魔身體一顫,然後便是一動不動。

死了。

後方,跟來的幾位一重境異魔,見到這一幕後,臉色都是大變,眼中帶著無限驚恐,開始緩緩後退。

對方一下都冇動,就殺了一位同伴,可見其不凡的戰力。

紫宸眼中閃過一道冷光,“想走?”

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座更大的法陣,直接籠罩了方圓百丈的範圍。

接著,無數劍光從上方落下。

異魔們連連大喝,調動力量核心,想要擋住這些劍光。

但根本冇用!

劍光攜帶著恐怖的力量,先後破掉防禦,噗噗洞穿他們的身體。

淨土之中,異魔們見到這一幕,都是瘋狂逃竄。

很明顯,來了一個了不起的強者。

他們逃離淨土,然後瘋狂逃竄。

就在這時,一道光華忽然出現。

正是維德。

他用了一枚極其珍貴的玉符,從荒地逃生。

隨機出現在了這個地方。

看著四周的異魔,他的臉色大變,暗自心想,難道剛出狼窩,又入了虎穴?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這些異魔們正在驚恐逃竄。

裡麵出事了?

他看著前方的淨土,目光在閃爍。

跟著羅凹的時候,他也聽說附近淨土都已經被異魔占據,好像隻有一座淨土還勉強支撐著。

本來他們是要路過那座淨土的,隻是走到半途羅凹說,過了這麼久,肯定也淪陷了,於是他們日夜趕路,直接去往荒地。

如果換了平時,他肯定要離開。

這種危險之地,不去也罷。

可是剛剛經曆過一場生死,這讓他的心中憤憤不平,拿出一道法之光處理傷口,維德向著前方的淨土走去。

有異魔見到了他,但都以為他跟裡麵的人是一夥的,一個個更加不敢停留。

維德暢通無阻的走進了淨土之中。

然後便是看到了一副令他無比震撼的畫麵。

隻見前方出現了一個超過百丈的陣圖,在那陣圖正中央的下方,站著一個人。

在看到那人的背影之後,維德便是認出了對方。

正是好心提醒他們的那位。

接著,隻見陣圖放光,發出一道道攻擊,把一群異魔斬殺。

那些異魔,各個氣息強橫,絕對不是他所能對抗的。

“這麼強?”

維德徹底被鎮住了。

天空中陣法散去,所有異魔身死。

“不知死活的東西!”

一聲怒喝從深處傳來,是一位滅法二重的異魔,殺了出來。

雙方對了一拳,二重異魔直接倒飛了出去。

然後維德便是看到,足有五座法陣,出現在二重異魔四周,死死的壓製著對方。

“這怎麼可能?”

維德又大吃一驚。

雖然他現在還不是滅法境,可他也非常清楚,想要凝練出一道法陣之印,究竟有多麼困難。

很多人,終其一生,可能隻擁有一道法陣之印。

可是眼前這一幕,實在是顛覆了他的三觀。

一個人,竟然可以在舉手投足之間,凝練出這麼多法陣之印。

而且作用相差都極大,根本冇有軌跡可循。

在五座法陣的壓製下,那人上前,一拳要了異魔的命。

殺了這位二重異魔之後,紫宸終於引起了淨土之主的注意。

對方騰空而來,這是這方淨土賦予他的力量。

他淩空而立,一掌向前。

淨土震動。

屬於這方淨土的威壓,立刻向著紫宸壓製而去。

對方顯然看出紫宸的強大,直接動用了淨土的力量。

站在很遠之處的維德,此刻心中也是一緊。

那人,能不能對抗?

就在這時,隻見對方雙手結印。

一道強光,自前方出現,那是一枚法陣之印,閃耀著極其璀璨的光芒。

“嗡!”

法陣之印在天空擴展,激盪出道道漣漪。

接著,光芒垂落而下,形成了一方空間,

把對方護在當中。

屬於淨土的力量,儘數被這一方空間隔絕在外。

“這……難道就是早已失傳的絕技……法陣之領域?”

維德瞪大眼睛,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那人像是在這淨土之中,開辟了一座屬於自己的領域,使得淨土之力,無法侵入進來。

一直以來,淨土之主都有無敵的稱號。

大意就是,隻要坐鎮在淨土之中,那就是同境無敵的存在。

除非是境界高很多的存在,以純粹的境界手段壓製淨土之主,要不然根本奈何不了他。

可是法陣領域的出現,則是打破了這種格局。

使得淨土之主的優勢,極大的減弱。

前方,紫宸擋住淨土之力的壓製之後,再度結印。

又有一座法陣出現,直奔異魔而去。

強光閃耀,落在異魔身上。

維德忽然感覺到壓力一輕,似乎淨土的壓製消失了。

不對,不是消失!

維德看著前方,看著那被光芒籠罩的異魔,失聲驚呼道:“是剝奪!法陣剝奪,又一失傳的法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