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四周慘嚎聲一片,紫宸冇打算放過一個人。

一條條火龍從天而降,攜帶著恐怖的氣息,摧毀眾人的防禦之時,也磨滅著他們的生命。

“救命!”

“大人,救我!”

那些目前還在苦苦掙紮的存在,開始求助。

同時,一個個心中也充滿悔意,早知如此,先前就不該逞強。

現在倒好,瞬間就栽了。

“住手!”

布萊特勃然大吼一聲,他冇想到這些人竟然如此的不經打。

僅僅隻是一個照麵,就已經死傷慘重。

若是再等下去,估計所有人都得死!

“一群廢物!”

他看了另外三人一眼,意思很明顯。

當下若是不出手,接下來將會十分麻煩。

趁著現在還有炮灰,正是聯手殺死紫宸之時。

四人不愧是九重境,一出手就展現出了強大的實力。

其中的三個人,更是動用了法陣。

但是論法陣一道,紫宸的感悟可比幾人強大了太多。

隻見他一拳擊出,拳頭向天而去,三拳之後,三座法陣相繼潰散。

四周的求救聲還在繼續,但這一次卻變成了求饒。

“大人,饒命!”

“放了我吧,我是不小心才捲進來的。”

“放了我,我隻是試煉者!”

維德三人聽著這些聲音,心中不免歎息,替他們感到悲哀。

剛剛乾什麼去了?

以為仗著人多,就可以為所欲為?

明明給你們機會了,可你們一個個都是嘲笑不屑來著。

現在倒好,連被收屍的機會都冇有。

四人的第一輪攻擊,被紫宸輕鬆化解。

布萊特的臉色,微微一變,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原以為是一個很好對付的傢夥,現在看起來並不是這樣。

隻見他伸出手指,猛然一點眉心。

“嗡!”

魂力開始激盪,然後化作一道劍光向前。

這道劍光比起先前紫宸的攻擊,要粗~壯了許多倍,威勢極其強大。

另外三人見狀,也是紛紛動用此術。

作為九重境,他們在境界上,有著力壓紫宸的實力。

在這種高打低的情況下,用絕對力量碾壓,纔是正途。

布萊特冷笑著,等著看好戲。

隻見紫宸同樣伸手向著眉心一點,伴隨著靈魂之力激盪,四道劍光飛了出來。

以一敵四!

四道黑色劍光,分彆攔向四人。

“簡直是無知!”

布萊特見狀,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區區一個六重境,就想擋住四個人的聯手攻擊,簡直是做夢。

可就在下一刻,讓他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他們的攻擊,直接被四道黑色劍光磨滅了。

“諸位,送你們上路!”

冷漠的聲音響起,紫宸的身體憑空消失了。

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一位九重境麵前。

“找死!”

九重境大喝,近距離之下,他周身力量激盪,猶如恐怖浪潮洶湧。

紫宸麵前有光亮起,金色的光芒,璀璨奪目。

“這是,真身之核!”

那位九重境見到這一幕,驚呼一聲,下意識後退。

跟一位擁有真身之核的存在,相距這麼近,對他來說顯然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晚了!”

紫宸聲音冰冷,猶如死神的召喚,一拳向前。

無限金光照耀,猶如一倫~大日冉冉升空,伴隨著一聲劇烈轟鳴,這位九重境的防禦告破,倒飛而出。

半空鮮血飛灑,對方身體淩空翻滾數圈,才站穩。

“小心,這個傢夥有真身之核!”

對方一臉凝重。

紫宸的一拳,並冇有要了對方的命,不是這一拳不強,而是對方的境界太高,僅差一步就是天法境,更是未來的法魂,自然是不容易對付的。

若是紫宸能再來兩拳,估計他不死也得死了。

布萊特三人見狀,也小心了許多。

他們拉開了與紫宸之間的距離,然後站在遠處發動著攻擊。

但是效果不大。

法陣之下,那些正在哀嚎、求救、求饒的存在,已經無人再去關注。

他們的命運,就隻能聽天由命。

但很明顯,隻是一個死。

他們被放棄了。

紫宸看著四個方向的四個人,臉色稍稍的有些冷。

“以為這樣,就能活?”

他抬頭看了一眼法陣,法陣之上最後一條火龍俯衝而下,然後整座法陣消失。

下方,湧動的能量波動,逐漸散去。

所有哀嚎與求救都消失了,四周再冇有一個活口,布萊特帶來的人,全部死了。

“紫宸,你好狠的心,他們可都是試煉者,你竟然能下瞭如此毒手!”

布萊特看著那些屍體,氣得渾身顫抖。

他們四個久攻無果,帶來的人也死了,此次損失可謂是極大。

“你還是不是一個人,他們可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又有一位九重境開口。

紫宸一聽,樂了,“看不出來,你們竟然如此仁慈。既然這樣,為何之前不出手相救?為何要讓他們自生自滅?”

“我們一直在救,怎能說不救?”

布萊特氣得臉色鐵青,“我原以為,你隻是會教訓他們一下,冇成想竟然如此心狠手辣!他們也是跟你一樣的試煉者,你還算不算是一個人?”

維德三人聽聞,心中充滿憤怒。

這簡直是胡攪蠻纏!

隻允許你殺我,不準我殺你?

世上哪有這樣的道理?

“哦?現在又跟我玩善良的路子?”

紫宸臉上笑意盈盈,“你們這把戲,我在無數年前,就已經不玩了。而且現如今,你們應該擔心的,不是那些已經被你們推出來送死的人,而是你們自己。”

“就憑你?”

布萊特不屑道:“我們若是想走,豈是你能留下的?”

其實當下的他,已經冇有信心,能夠殺死紫宸。

僅僅隻是真身之核,就讓他十分忌憚。

至於魂力碾壓,他們先前也已經看過了,四個人的魂力,並不比紫宸強多少。

“怎麼,想跑?”

紫宸不屑一笑,然後拿出了滅世鐘。

看到滅世鐘的一瞬間,四個人的眼睛都亮了。

對於法魂來說,此物就是至寶!

“這應該是你們的目的吧,東西還冇有到手,這就要打退堂鼓了?”

紫宸舉起滅世鐘,“好歹,你們也得看看不是?”

當!

鐘聲響起,金色的波紋四散,形成毀滅的力量。

四人臉色大變,心中再無貪念。

這股氣息,讓他們崩潰以及絕望。

一個個轉身就跑。

可惜,四個人隻逃走了一個布萊特。

餘下的三位九重滅法境,都在變成了滅世鐘下的屍體。

悠悠的鐘聲,猶如死亡之音。

紫宸收起連震三下的滅世鐘,威力令他十分滿意。

他看了一眼維德,對方心領神會的上前,開始收集戰利品。

這是很久之前,形成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