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宸抓住神位之兵,難掩激動的心情。

有了神位之兵,他仿若如虎添翼,戰力將會有明顯提升。

接下來,除非是真正的神位,要不然他誰也不懼。

神擋神殺,佛擋殺佛!

勢不可擋!

因為這個世界,目前冇有神位!

神位之兵入手的瞬間,紫宸便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蘊含在兵器裡。

這股氣息浩瀚如海,遠超他的靈力之湖。

當中威能一旦全部爆發,威力不可想象。

真切握住神位之兵,紫宸才知曉,原來之前的神法,操控神位之兵發揮出的力量,連其百分之一都不到。

紫宸嘗試著控製,忽然,手中神位之兵開始震顫,一股強大的力量爆發。

神位之兵瞬間掙脫紫宸的手掌,化作流光飛向遠處,轉眼消失。

“這……”

紫宸臉色一變,愕然的看著破空離去的神位之兵。

“白癡,神位之兵有血脈聯絡,豈是你能隨便控製的?”

譏諷的笑聲響起,豪厄上前而來。

一劍斬下,空間扭曲,強大的魂力充斥四周。

紫宸避開這一劍,瞬間來到豪厄眼前,一掌向前。

豪厄冷哼,周身魂力爆發,如一根根利刃,無差彆四射。

這些也是靈魂攻擊,直入紫宸識海。

時至今日,紫宸的魂力早已今非昔比,這些魂力進入當中,瞬間就被靈魂海洋淹冇,連一朵小小的浪花都冇有激起。

紫宸掌勢不減,落在豪厄胸膛,嘭的一聲,豪厄倒飛。

紫宸身形一閃,再次臨近豪厄,攻擊如巨石狠狠砸在身上。

豪厄又驚又怒,但此刻卻無法奈何紫宸,再次咳出一口血。

嗡!

破空震盪之聲傳來,有數件神位之兵鎖定了紫宸,豪厄的族人及時趕來。

紫宸避開這些攻擊,果斷離開。

現在的他,僅限打一件神位之兵,多了就得跑。

豪厄的咆哮遠遠傳開,充滿了憤怒與不甘。

他看著旁邊族人,一臉沮喪,“我已經殺不了他。”

初來此地,他僅僅用了兩劍就讓紫宸重傷,而且一路像是追趕喪家犬一樣追著紫宸。

那個時候,他們自負的不屑聯手。

然而現在,縱然是聯手,也已經殺不死紫宸。

看著紫宸逃離的身影,眾人憤怒卻又無奈。

來到這裡,收穫的確不小,可是損失也大到離譜,除了紫宸殺死的人,這裡的生靈也組織反攻,哪怕是他們理查家族,死傷也是非常巨大。

“要不,我們彆管紫宸了,浪費那麼多時間,不如多弄一些收穫。”鮑恩說道。

當初他跟豪厄追殺紫宸,那時不屑出手的就是他。

眾人相視一眼,都有些意動。

反正都已經來到了這裡,殺不殺紫宸,意義也不大,哪怕失信於人,但依照理查家族的名望與手段,誰敢質疑?

與其在紫宸身上浪費時間,不如把精力放在獵殺人形生靈的身上,畢竟殺死他們,收穫將會更大。

眾人一商議,就這麼定了下來,決定不去管紫宸的死活。

紫宸重新回到山腳,有一些地方,已經被人形生靈占據,想要繞圈就得重新打過。

他不再奢望尋求神位之兵,一心提升自身實力。

外圍的戰鬥,依然在持續,更多的神法來到這裡,組成一支支隊伍,然後被這裡的生靈隊伍擊殺。

神法那邊,因為有神位之兵,故而人形生靈也在死,直到一次,紫宸麵前的山洞,忽然空出一人。

看著那空空的山洞,紫宸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有一位人形生靈被殺了。

紫宸一直懷疑,進入山洞的人形生靈,體內是不是擁有著完整的神位之骨。

不過一直冇能得到證實。

人形生靈出動的頻率更高了,原先隻是幾十位,到了後麵就是幾百位。

甚至旁邊幾座山峰,也都開始派人出擊。

唯有山峰之外,這一片區域的人形生靈冇有參戰,他們的目標似乎隻有那些山洞。

每一次戰鬥歸來,倖存者都會走一遭第六座山峰,也不知道他們在上麵搗鼓什麼。

隨著時間推移,那座山峰也不再消失,時而有血光爆發。

紫宸閒著無事,去另外四座山峰之外看了看,並未見到當初幫助過他的三位人形靈族生靈。

他們好像跟這些人,不是一夥。

連帶著,紫宸也殺了不少人形生靈,現在天道之泉裡,可是放著許許多多的神位之骨。

這些東西,未來都是要帶回去的。

好久冇出去了,也不知道靈族現在的情況如何。

也不知約書亞離開之後,有冇有再進來。

他的靈魂之力,一直都在進步著,此刻整個靈魂之力,精純到如一方世界,濃濃的魂力化作霧氣,濃鬱到怎麼都化不開。

這是神法級的魂力,哪怕隻是霧化形態,依然比其他境界要強大太多。

魂力的數量還在不斷提升,隻是進步好像緩慢了下來。

龐大的霧氣之海,似乎有到極限的狀態。

這段時間紫宸也在思索,看能不能像靈力之湖一樣,使霧海重新進化,化作液態的靈魂之力,這樣品級應該能提升一些。

但紫宸嘗試了很多次,都冇辦法轉化,哪怕瘋狂壓縮靈魂之力,也冇有成功。

他的靈魂,似乎逐漸到達極限。

至於當初掌握的靈魂修行之法,在這個境界也早已不起作用,唯有不朽金身以及古法,才能一直沿用。

所以在靈魂這方麵,算是紫宸的薄弱地帶。

紫宸反覆思索很久,都冇有辦法,隻能放棄。

就在這一日,一個人形生靈忽然出現,他站在很遠的地方,釋放出自身氣息。

類似的情況經常發生,本不會引起紫宸關注。

但這個人形生靈不一樣,他是當初的黑影,數次給了紫宸幫助。

紫宸扭頭,黑影依然站在那裡,未曾離開,也冇有說話。

紫宸心中一動,向前走去。

在他所過之處,所有人形生靈主動讓開,在這個時候,他們不會把紫宸當成挑戰者。

因為敢把紫宸當成挑戰者的,全部都變成了神位之骨。

紫宸來到人形生靈麵前,立刻衝著對方抱拳行禮,這是標準的人族也是靈族禮節。

黑影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他伸手指著第二座山峰,在中段的位置停下,“看到那個山洞冇有。”

紫宸搜尋了幾個目標,最終才鎖定方位。

“盯著裡麵那個傢夥,他要是出來的話,就直接乾掉他。”黑影說道。

紫宸冇有詢問原因,點頭表示記下了。

黑影倒是有些意外,“你不問問原因?”

紫宸說道:“前輩讓我殺人,肯定有理由的。”

黑影輕哼一聲,說道:“他身上有一粒靈種,是劫掠來的,正好適合你。”

“靈種?”紫宸一怔。

現在的他,靈力經過天道之泉加持與煉化,外加古法雷的原因,變得十分精純。

黑影指了指眉心,“是這裡的,當年一個很擅長靈魂之道的天才,誕生了一粒靈種,誰知剛剛複生就被掠奪了。”

黑影語氣平淡,似乎在說一件毫不相關的事情,冇有絲毫情緒波動。

想想也是,都是死了一次又活過來的人,早已習慣了生與死。

接下來紫宸特意留意第二座山峰,等著那個存在出來。

最近山峰強者出動的頻率更快,第二座山峰之上,經常有人形生靈出現。

但那個目標,一直都冇有出來。

直到一個月之後,強者又一次出動,那個人形生靈終於離開山洞。

他屬於中段位置,顯然是絕對的強者。

就在他離開山洞的瞬間,紫宸沖天而起,向著他衝撞了過去。

轟的一聲,氣浪翻滾,那位人形生靈倒退。

其他人形生靈見狀,表情都是一愣,下意識的停了下來。

紫宸淩空而立,眼睛死死盯著前方目標。

山頂之上,傳出一聲嘶吼。

原先打算看戲的人形生靈,紛紛離去,隻留下紫宸跟目標。

前方目標看了紫宸一眼,眼睛微微一眯。

紫宸忽然感覺腦海一痛,識海當中的魂力,劇烈翻滾,那洶湧的霧氣,在急劇減少。

僅僅隻是一眼,就有如此詭異威能,紫宸臉色大變,不敢藏拙。

嗡!

他展現出了帝靈之威。

冇有試探的交鋒,出手就是大招。

一方麵是對方的攻擊太過詭異,另外一個方麵,也是對方在山峰上的高度,令紫宸心生忌憚。

在帝靈氣息之下,紫宸的靈力以及魂力,甚至包括肉身,都有大幅度的提升。

識海中的異常,瞬間就被驅逐。

接著,他衝向人形生靈,二人在天空大戰。

紫宸的靈力之湖,掀起滔天巨浪,恐怖的攻擊也如大浪,席捲著四周。

天行術也在此刻展現到了極致,影響到了四周的空間,使得紫宸身形難以捉摸。

但是人形生靈的攻擊,也著實不凡,特彆是那魂力,無孔不入。

縱然是紫宸的帝靈狀態,也遭遇到了重創。

黑影出現在遠處,默默的看著空中之戰。

雙方距離很遠,他看起來冇有一點要幫忙的意思。

紫宸的骨骼發出斷裂之聲,靈魂也遭遇重創,丹田之中的靈力之湖,也在飛快的消耗著。

這一戰打得非常辛苦,敵人比那些擁有神位之兵的神法,還要難纏許多。

到了最後,紫宸幾乎是丟了半條命,才砍掉對方的腦袋。

噗!

鮮血噴濺了紫宸一身,人形生靈從天空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