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快,太快了。

隱匿,發動,必殺一擊,一瞬間斬滅劉家六位丹元,還外加劉明永的一條手臂。

如此迅捷的一幕,就算是城中強者想要支援都不可能。

而且這些shā

shou出手的時機,也是極為jing準,就在七人準備撤退分心之時,突然發動必殺一擊,可謂是出其不意。

天地間變得死寂一片,所有人都是抬頭望著空中,望著那個手拿狼牙凶兵的黑衣人。

戰鬥自然而然的停止,就連那些在搶奪,洗劫一些商鋪的修士,也是下意識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天殺閣的人,終於出現了。

一年前天殺閣高調複出,招攬了五大勢力,但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有派出shā

shou刺殺一人,一切都是五大勢力在出手,今ri是他們複出一年硎狀緯鍪鄭僑戳⒄讀壞ぴ換鞅厴薄

就連武宗跟耿家之人,也是一臉駭然,他們自然知道此次行動暗中有shā

shou配合,隻是先前一直]有感應到對方存在,他們還以為這些人]懟

但]想到人家早砹耍砹聳唬皇僑思乙涫侄胃咼鰨歉杏Σ壞健

“很不錯的丹兵,]想到這區區蠻夷之地,竟然還有如此高超的鍛造技藝,光是這件丹兵級的狼牙棒,就讓多少鍛造大師望塵莫及。”黑衣人拿著狼牙棒仔細觀賞,很是滿意,絲毫不在意劉明永那噴火的眼睛。

而且偌大的城市死寂一片,僅有他這一道聲音響起。

等欣賞夠了之後,他才抬頭看向劉明永,眼中帶著不屑,說道:“你是選擇立刻自殺,還是讓我親自動手。”

“殺我。”劉明永眼中像是有兩團火焰在燃燒,他的臉上已經滿是瘋狂。

“你自爆丹元也]用,因為你]有這個時間。”似乎知道他的內心想法,黑衣人再次開口。

無法自爆丹元,無法逃跑,等待劉明的隻有一條死路,但可惡的是,即便是死路對方也要他選擇,自殺或者是被殺。

“夠了,你們天殺閣欺人太甚。”忽然,從深處劉家方向傳出一道憤怒的蒼老聲音。

“老東西,我勸你不要出恚獾盟澇諭餉媯故槍晁跗砦茫夷砹艘]用,因為你隻要敢出恚突崴饋!焙諞氯說饋

“你,你們”蒼老聲音氣急,但卻]有任何辦法。

“我的時間有限,耐心也有限,你快快選擇,是自殺呢,還是讓我動手。”黑衣人變得不耐起懟

屈辱,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讓自己選擇怎麼死,劉明永的表情變得更為瘋狂,他自然不會聽shā

shou的擺佈,在這一刻,他果斷選擇自爆丹元,哪怕他知道自爆丹元不會成功最終還是要被殺,但起碼這是自己的選擇。

“選擇自爆丹元嗎,哼,還是相當於選擇讓我動手,也罷,就成全你好了。”黑衣人冷哼,收起了手中的狼牙棒。

收起狼牙棒之後,接下砭褪且湎保腔共壞人磧跋б洌蝗淮映峭獯硪壞郎簟

“他先不著急選擇,我可以先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你是選擇自殺,還是讓我親自動手。”

這道聲音自城外響起,聽聞之後所有人都愣了,齊齊向著天空望去,他們想要看看,是哪個傢夥竟然這麼大膽,敢在此刻開口。

遠處出現了一道人影,這是一個青年,他把虛空當地麵,踏步而懟

一個青年,看著眼熟,但卻是禦空之境。

這是所有修士看到青年後的第一印象,緊接著出現的念頭就是對方找死。

武宗跟耿家的丹元也是扭頭,他們在看到這個禦空青年之後,也是一怔,臉上帶著明顯的疑惑,“這是哪裡淼撓眨床磺逖矍暗男問坡穡藝庋禱埃巡懷墒譴看硭退賴納底印!

“我的時間有限,耐心也有限,你快快選擇,是自殺呢,還是讓我動手。”禦空青年學著黑衣人的語氣開口。

偌大的一個天地,隻有他孤零零的一道聲音響起,這一次眾人可以肯定]有聽錯,也]有看錯,他們臉上都有不解疑惑,不明白為何區區一個禦空,就敢這般找死。

“禦空。”黑衣人嘴角有了一抹冷笑,“果然是蠻夷之地,就連禦空都這麼有xing格。”

“當然有xing格,最起碼比你這個天殺盟的老鼠有xing格的多。”禦空青年同樣冷笑。

黑衣人的表情明顯發生了波動,他凝視著紫宸]有開口。

其他人聽聞此話也是一怔,然後看看禦空青年,又看看黑衣人。

天殺盟,多麼有分量的一個名字,但是卻從一個禦空青年口中說出,而且連他們都不敢肯定,這是天殺閣的shā

shou,還是天殺盟的shā

shou。

停止自爆的劉明永趁著這個空當止血吞丹藥,在看到禦空青年的容貌後,他的臉上依舊有著難以置信。

“連我磣蘊焐泵碩賈潰閌撬!焙諞氯死瀋實饋

“我是一個專殺丹元的禦空。”禦空青年淡漠迴應。

禦空殺丹元,所有人眼中都有了鄙夷與不屑,顯然]有人相信。

“怎麼,你們都不相信。”禦空青年的目光望向一眾丹元,但在看到濃眉中年人之後,瞳孔卻是忽然一縮。

]有人說話,因為所有人都把這個禦空青年當成了硭退賴納底印

“不信嗎,那我給你們演示一下,讓你們看看何為斬殺丹元的禦空。”

就在禦空青年話落之後,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杆血sè斷矛,斷矛一出,一股滔天煞氣洶湧。

看到禦空手中的斷矛,所有人的臉sè都變了,因為傻子都能看出,這是一件至寶,一眾丹元的眼中都有了貪婪,呼吸也變得氣促起懟

“看著,我就要演示了。”天地間響起禦空青年的聲音,在話落後對方握著斷矛,向著前方的虛空忽然一刺。

看著對方淩空一刺,所有人釋然,心中鬆了一口氣,原碚媸且桓鏨底印

但下一刻,他們的表情凝固了,因為這個青年竟然真的刺出東西砹耍鞘且桓鋈耍砩洗┳藕諞攏勺琶媯種心米乓槐校歡廈檀┝誦乜凇

“怎麼樣,專殺丹元的禦空,這下你們相信了吧。”青年手中斷矛一抖,黑衣人的身體從天空掉落,跌在了地麵上,發出一聲大響。

所有人都傻眼了,不明白這是什麼回事,為何憑空一刺,竟然刺出一個shā

shou懟

就連對麵的黑衣人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隨便一刺就能刺到對方的胸口,這真的是巧合嗎。

天地間又跟剛纔一樣,陷入了死寂當中。

“怎麼,你們還是不信,那好,我再給你們演示一下。”禦空青年的聲音再次響起。

而後,就在所有人瞪大眼睛的注視下,對方淩空前踏兩步,然後再次刺出手中的斷矛。

又是淩空一刺,但前方什麼也]有。

等了兩息,也]有看到對方斷矛上麵有什麼,眾人已經肯定,這就是一個傻子,之前隻是巧合。

再想想之前那個被傻子刺死的shā

shou,眾人都想笑,一下被刺死這得倒黴的何等程度。

但他們並]有笑出聲,因為就在第三息的時候,矛尖上就隱現一道身影。

還是一個拿著利刃的黑衣人,還是被刺穿了心口,生機已經消失。

“怎麼樣,這下相信了吧。”禦空青年又一次抖手,丹元的屍體掉落。

“這是見鬼了不成。”望著空中的禦空青年,所有人心底開始發寒。

兩下捅死兩個shā

shou,一眾丹元臉sè也變得不自然起恚嵌雜詵⑸囊磺校腔故遣幻魎裕綣喬珊希撬坪跆閃耍綣窘璧氖鞘盜Γ丈鋇ぴ庥衷趺純贍苣亍

“你們]有人說話,那還是不信了,那好,我再為你們演示一下,但這是最後一次,你們可要仔細看。”禦空青年極為認真的道。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包括那些丹元,唯有黑衣人瞳孔一縮,冰冷的眼眸死死望著前方。

他自然知道禦空青年身旁有四位shā

shou,原先這四人是要對他出手的,但是聽到禦空青年的話,他想要驗證一個問,於是傳音,示意四人先退。

四人聽聞,迅速後退。

就在此時,禦空青年動了,隻見他一步踏前,手中的斷矛猛然一個前刺,然後迅速收矛,後退,反手又是一刺,緊接著收矛之後,又向著左側刺去,最後又刺向右邊。

就在所有人瞪大的眼睛下,禦空青年向著空中刺出四下,然後收矛而立。

就在眾人心想,你刺四下難道是刺死四位丹元時,忽然從虛空中出現四道身影,都是黑衣人,他們在現身之後,就仰頭向著地麵栽落。

而且四人的生機已經消失,致命傷口都是在心口的位置,全部是一擊斃命。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駭然的表情。

“你到底是誰。”前方的黑衣人臉sè劇變,連刺六下刺死六位丹元,如果他再相信這是巧合,那他就是真正的傻子。

對方分明就知道這些shā

shou的位置,就像能用眼睛看到一樣,每次出手攻擊的位置都一樣。

ps:兩點了,還是睡吧,加更欠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