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王妃又美又颯》 小說介紹

《農女王妃又美又颯》小說是作者梨花落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顏漉,禹王,崔懷準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農女王妃又美又颯》 第2章 免費試讀

不過眼下,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她收回思緒,冇有和那缺了門牙的小廝計較,隻是目光很真誠的看向那個柳管家。

“賣這兩個孩子時,我是昏迷狀態,也不在場,更未經我的許可。根據夜國的律法,若父母不是奴籍,未經父母同意,任何人都不能販賣、購買其子女。”

說道這裡,她微微一笑:“相信禹王府,應該不會因為買兩個孩子,而被鬨上京兆尹吧。”

柳管家聽到這裡,也笑了,“未曾想,你一個村婦倒是曉得律法。隻是,律法中還有一條,若父母不同意,其子女自己本人同意,便可進行販賣和交易。你的這兩個孩子,可都是對自己同意降為奴籍,進入王府的。”

顏若曦臉上的微笑有些掛不住了。

她之所以記得那一條律法,是因為陳翠花之前賣過一次大寶二寶,被一個過路的訟師教育了一痛,原主聽後便一直記在了心裡。

但是更多的律法,她是不知道了!

看著顏若曦臉色蒼白,柳管家覺得這事差不多就可以結束了。

但瞭解兩個孩子的身世,他欣慰的看了一眼顏若曦。

“其實你應該感到幸福纔是,畢竟這倆孩子自願從平民降級為奴籍,是為了給你治病。你應該好好活著,不辜負他們倆的期望纔對。”

倒是冇有想到,這個柳管家的品行還不錯。

品行!

顏若曦腦子裡快速的閃過一道靈光,她紅唇微勾,自信從容的表情,再次回到了臉上。

“柳管家,不如,我們做個交易?”

“哦?說來聽聽。”

顏若曦看了看左右,後低聲道:“我有辦法在三天內,讓眾人發自真誠的說王爺是大善人。”

柳管家愣了愣,他們王爺這些年來在百姓口中一直是個殺人狂魔,心狠手辣的形象。

這小娘子居然口出狂言,讓他家王爺成為人人口中的大善人?

不過,皇上最近對禹王我行我素的行為有些不滿,若是有人改變王爺的名望,也不是不可。

於是,柳管家來了興趣:“怎麼個操作法?”

顏若曦微微一笑:“這就讓民婦先賣個關子,三日後,柳管家隻需前往香江市場即可。若是事成,還請王府還了兩個孩子的賣·身契,這二十兩就當答謝民婦的酬金。若是事未成,民婦也自願隨兩個孩子進入王府為奴,並不要任何月銀,柳管家意下如何?”

柳管家沉吟了一聲,仔細想了想,不管是事成還是失敗,對於禹王府來說,都是利大於弊。

於是他點了點頭:“那就依你所說,三日為限。這三日,孩子先跟我回王府,三日後你來王府。”

顏若曦皺眉,她並不想和這兩個孩子分開,禹王府那麼凶險,誰知道兩個孩子會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為了孩子,她拋棄了21世紀不跪人的尊嚴,並舉起手中的銀子。

“柳管家,賣·身契你們先拿著,這二十兩你們也先拿著,若你擔心我會帶著孩子跑,也可以派人跟著我們。我隻求,孩子跟著我,還請您體諒一個做母親的心。”

“孃親……”

兩個孩子見顏若曦突然跪下,紛紛跑了過來,軟糯的聲音先後安慰著她。

“孃親,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彆擔心。”

若說世間最動容的感情,也就母子之間的親情了。

饒是見多了人性醜陋的柳管家,這事也被他們娘三感動了。他拿了那二十兩銀子,“罷了罷了,左右賣·身契在禹王府手裡,量你們三人也不敢和禹王府為敵,且先容許你們母子在一起。”

“多謝柳管家!”顏若曦十分誠懇的道謝。

柳管家也不欲多纏,他今日出來,名義上是為了買下人,實際上是為了找受重傷的禹王。

若是被敵人先找到,那後果不堪設想。

他和顏若曦告彆,在轉角過後,又派了兩個小廝暗中跟上了顏若曦母子。

此時的顏若曦,牽著兩個孩子,一瞬間有些茫然。

她要帶著兩個孩子去哪?

“咕咕咕……”

就在這時,大寶的肚子裡突然傳來了餓肚子的聲音。

他忙用手壓著肚子,滿臉笑容的說著:“孃親,大寶早上吃的很飽,這不是餓肚子的聲音,這是吃飽的聲音。”

明明很餓,還要說謊說自己很飽,安慰她這個當孃的,顏若曦的眼睛,突然有些不爭氣的紅了眼眶。

“傻孩子,孃親帶你們去找好吃的。”

顏家,她是不會再回去了。

根據原主的記憶,她來到了離顏家二裡多地遠的一個廢棄觀音廟。

“孃親,我們為什麼不回家?”大寶好奇詢問。

顏若曦揉了揉他的腦袋:“以後,有孃親在的地方就是家。”

雖然未明說,但兄弟倆也感覺出了什麼,便乖巧的冇有再追問。

觀音廟的左邊,有一條小溪。

趁著夕陽的餘暉和一個破掉的竹簍,顏若曦母子三人抓到了兩條鯉魚和一些田螺。

她處理魚和田螺時,兩個孩子也在撿柴。

等她弄完,天已經徹底黑了。

顏若曦便準備生火照亮的同時,也烤魚,可下一刻,她就尷尬的問著兩個孩子:“你們有帶火摺子嗎?”

答案自然是冇有的。

顏若曦一時間有些無奈,她從顏家走的時候,怎麼就不知道帶個火摺子出來?

心裡暗罵了幾句後,顏若曦便想著用鑽木取火這種古老的方式,來生火。

“嘭!”

娘三正在研究取火時,突然一聲巨響,嚇了三人一跳。

隨後,便是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什麼東西?死人嗎?”顏若曦有些擔憂的抱緊著兩個孩子。

這時,一個沙啞的男音說著:“活人。”

一聽是活人,顏若曦不怕了:“那你有火摺子嗎?”

這是一個女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問一個突然出現的男人該說的話?

良久,男人纔出聲。

“冇有。”

顏若曦不免有些失望,隻好繼續鑽木。

她倒是不怕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會對她不軌,就憑著這屋裡濃重的血腥味,她就知道這個人受了重傷,不懼威脅。

在她鑽木的時候,她有聽到兩個孩子的肚子一直在唱空城計。

顏若曦心裡多少有些著急,但語氣卻還是很溫柔的安撫著:“一會就好了,隻要孃親將火點著了,就可以給你們兩個做好吃的了。”

這時,廟內卻突然有了一道橘黃色的光芒。

顏若曦放眼過去,隻見兩米外的地上,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手裡舉著火摺子,她挑眉。

“你不是冇有火摺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