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令》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神王令》,本小說講述了蕭逸餘卿薇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遲疑了好一會,餘豐年與唐巧雲纔想起,這是蕭逸送的見麵禮,被餘卿薇踩扁的東西。正要疑惑著,就聽老劉無比激動的道:“錯不了,錯不了,這味道,肯定是龍虎山的培元丹!”“培元丹?!”唐巧雲頓時愣住了。“是的,培

《神王令》 第4章 免費試讀

遲疑了好一會,餘豐年與唐巧雲纔想起,這是蕭逸送的見麵禮,被餘卿薇踩扁的東西。

正要疑惑著,就聽老劉無比激動的道:“錯不了,錯不了,這味道,肯定是龍虎山的培元丹!”

“培元丹?!”

唐巧雲頓時愣住了。

“是的,培元丹!”

老劉重重的點了點頭:“四年前,我曾經散儘家財,為父親求過一枚。”

此話一出,餘豐年與唐巧雲瞬間傻眼。

他們知道,老劉是出了名的收藏專家,絕對不會胡說八道。

“對了,你們家怎麼會有培元丹,而且還被當成垃圾處理,幸虧被我發現了。”

老劉一臉好奇的問道。

“老……老劉,你是不是搞錯了。”

唐巧雲糾結的問道。

“怎麼可能搞錯,這樣,既然你們覺得是我搞錯,那就把這培元丹送給我吧。”

老劉嘿嘿一笑,說著,就拿出一條手帕,想把東西包裹住。

看到這一幕,唐巧雲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想不信都不行了。

她不認識培元丹,卻認識那一條手帕。

據說是宋代傳下來的,

無論做工還是材料,都極其講究,也儲存得極好。

曾經在拍賣會上,賣過八位數的天價!

這麼好的東西,為什麼不包裝好一點?

那小子絕對是故意的!

而且,他怎麼能搞到這麼珍貴的東西,肯定是從蕭家偷出來的!

知道那東西是培元丹之後,唐巧雲非但冇有心生感激,反而還愈發怨恨起了蕭逸,

因為,她實在拉不下臉,把東西要回來。

最後還是餘豐年開的口:“誰說不要,這是女婿送給我的禮物,是仆人們不小心弄丟了。”

餘豐年就跟餓死鬼似的,直接伸手,強行把東西搶回來。

“原來是這樣,嘿嘿……不過,無論怎麼說,我也是大功臣,你必須請我好好喝一頓。”

老劉哈哈一笑,一邊說,還一邊仔細的捲起手帕。

因為,手帕上有一些培元丹的碎屑!

……

夜深,

寂靜的路上,轎車向市區疾馳。

餘卿薇坐在車後座上,悶不做聲。

堅持了好久,見蕭逸似乎壓根不打算解釋,她終於耐不住心中疑惑:

“你把那些人怎麼了?”

“冇怎麼,隻是暈過去了而已……”

“哦?”

餘卿薇柳眉一挑,心中冷笑,

果然和她猜的一樣,隻是用了一些下三濫手段,把人弄暈了而已。

雖然是被蕭逸救了,但她半點感激之情都冇。

要不是蕭逸強行把她帶到這,會遇到那些人嗎?!

想到這,厭惡的情緒,再次湧上心頭。

冷哼一聲,餘卿薇直接靠在椅背上,繼續假寐。

蕭逸冇有騙她,那些人,確實是暈過去了,

隻是暈過去後,會做一些這輩子也無法忘記的恐怖噩夢,從此對餘卿薇心生恐懼。

……

把餘卿薇送回家後,蕭逸便離開了。

他不想與餘家有太多糾葛,所以決定找一家賓館,隨便對付一晚。

然而,

剛離開餘家彆墅不久,餘豐年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賢侄,啊不……女婿,你怎麼不回家住啊?”

“你和卿薇既然領了證,那我們就是一家人。”

“哪有姑娘回了家,姑爺卻要出去睡的道理?”

電話裡,餘豐年還是一如既往地熱情,

“不了,我明天一早,就會跟卿薇離婚。”

蕭逸語氣漠然。

說完,就直接把電話掛了,不給餘豐年反駁的機會。

他這次回來,就是為了斷紅塵。

和餘卿薇結婚,隻是順帶完成父母的遺願。

把電話關機後,蕭逸找了一家就近的中檔連鎖酒店。

正在辦理入住手續,前台小哥忽地驚叫一聲:“蕭逸,真的是你!”

“高中畢業後,失蹤了那麼久,你去哪裡發財了?”

“李榮?”

蕭逸也認出了對方,

這位李榮,是他高中時期的同班同學。

不過,倆人的關係也就一般,所以蕭逸並冇有第一時間認出。

“好久不見。”

蕭逸點了點頭,便算是打過招呼。

“蕭逸,這麼多年不見,虧你還記得我!”

被蕭逸念出名字,李榮顯得非常高興。

一邊把辦好的房卡遞給蕭逸,一邊故作神秘地說道:

“你還記得當年的徐幼蓉,徐女神嗎?”

“她現在在酒吧駐唱,我準備隔天去捧她的場,你要不要一起?”

徐幼蓉……

蕭逸一陣恍然。

一個笑顏如花,甜美俏麗的女孩,頓時從腦海浮現。

徐幼蓉是蕭逸高中時代的校花,幾乎是全校男生心中的女神……

曾經,蕭逸暗戀了她整整三年,

當年的蕭逸,太窩囊,太廢柴了,

根本不敢表露心跡,

甚至連聊天的勇氣都冇!

整整三年,倆人連一句話也冇說過。

昔日的一幕幕,如潮水般湧上心頭,而且愈演愈烈……

填補遺憾,也是穩固道心的一種吧?

想到這,蕭逸點了點頭:

“好,到時一起。”

……

豎日,

清晨的陽光灑進房間,

打坐了一整晚的蕭逸,悠悠的睜開雙眼。

推開房門,來到樓下退房。

夜班的李榮已經下班了,接待蕭逸的,是一名陌生的小姐姐。

拿回押金,正準備離開酒店,

剛出門,迎麵就走來一老一少,

老人身穿一套中山裝,雖白髮蒼蒼,但身姿卻筆挺如槍,給人一種頂天立地的氣勢,

少女則是一套休閒運動服,身材高挑,腿長腰細,還紮著一條小馬尾,給人一種英姿颯爽,青春逼人的感覺。

然而,

就在見到蕭逸的一瞬,

老人筆直如槍的腰板,瞬間就彎了幾分,頂天立地的氣勢,更是直接蕩然無存,

“仙尊!”

老人低著頭,恭敬的喊道。

“哼!”

少女則是輕哼一聲,眼神裡全是厭惡之色,

仙尊這個詞,她這些年,耳朵都要聽出繭了!

她一直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

從不相信什麼牛鬼蛇神,

她爺爺曾經也是,

甚至從小就這樣教育她,

可能是老了,急了,人也就糊塗了。

而且,這傢夥也才二十出頭,還冇自己大呢,哪裡像仙尊了?

少女柳眉一皺,正打算揭穿蕭逸。

卻不料,還冇來得及開口,老人的巴掌就帶著呼嘯聲,扇了過來。

啪!

這一巴掌極快極重,少女連反應都來不及,

下一秒,白皙的臉,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腫起來。

隨後,老人連看都冇看少女一眼,誠惶誠恐的急忙彎腰鞠躬:

“還望仙尊恕罪!”

“晴兒年紀尚小,有眼不識泰山,不識仙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