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 小說介紹

《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是指尖似流年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顧九卿獨孤琅月,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 第3章 免費試讀

特彆是鋒利的劍眉下,那一雙近似妖異的桃花眼,彷彿能攝人心魄,使得他身旁所有萬物都黯然失色,唯有他邪魅霸氣的光芒在灼灼綻放。

他就坐在那裡,拿著酒杯似飲不飲、似笑非笑,渾身都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與裡麵的氣氛格格不入,彷彿這裡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他是她上一世輔佐皇甫景離爭奪皇位的最大阻礙,也是她畢生最強勁的敵手,更是她想要變強大的執念。

今生,他依舊是權傾朝野的攝政王——皇甫夜傾,他冷血無情,心機深沉,果斷殺伐,又善於謀略。雖亦正亦邪,但卻殘忍至極。

可他,還是一個極其注重承諾的人。

這樣的人,她從未看透。

坐在他右下首邊的是一個、威風稟稟、中氣十足的中年男子,留著極短鬍鬚,看麵容便知是忠臣良將。

此人是她父親顧守城!

見她到來,視線第一時間落在她身上,目光欣喜,麵有心疼,他張了張嘴,話還冇有說出來,坐在他旁邊雍容華貴的俞氏微微一愣之後,便率先說話了。

“南幽,你怎麼纔來?快快快,過來跟婉兒一起坐在這兒。”

俞氏三十有餘,風韻猶存,皮膚保養得極好,穿金戴銀,一副當家主母做派。

她一臉慈愛的走過來,目光輕掃了一眼她身上穿的裙子,笑意盈盈的拉著她的手,打算帶她去跟顧溫婉坐在一起。

不料······

顧南幽不著痕跡的避開她的手,隨後不卑不亢的跪在地上,“民女叩見攝政王,各位大人,女兒拜見父親母親。”

嗬!

她剛進來連禮都不行,就讓她坐下來,俞氏好心計啊!

以為她還是曾經那個被她養成不知禮數、蠻橫霸道、什麼也不懂的顧南幽嗎?

“嗯!”坐在高堂上的攝政王,百無聊賴的輕嗯一聲,算是讓她起來了,目光自始至終都冇有離開過他手裡的酒杯。

“幽兒,你怎麼纔來,你眼裡還有我這個父親嗎?”

對於顧南幽的舉止,顧守城略感欣慰,但一想到她特意來晚,又聽聞她這三年惡事累累,心中氣不打一處來。

“父親息怒,女兒前幾日掉進了寒湖中,引發了體寒之症,昏迷了三天,剛剛纔醒過來,聽聞父親今日凱旋已在府中,甚是高興,便急忙趕了過來,冇想到還是來晚了,還請父親恕罪。”

曾經的她直接被俞氏拉到顧溫婉身邊坐下了,被父親斥問時,顧唸到父親會責罵俞氏和顧溫婉,所以便隱忍冇說話。

“什麼?體寒之症又發作了?”

顧守城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眼底一片擔憂,大手一揮,立刻命小斯去拿了暖爐和厚實的披風過來,給她暖身子。

“多謝父親。”

“傻孩子,病了就好好在休息,瞎跑什麼?我又不會怪你。”

“女兒,隻是想見父親了。”

這話從她口中說出,顧守城心中一顫,剛硬的心,瞬間軟得一塌糊塗,“你啊!總算會說人話了。”

拜謝之後,顧南幽並冇有與顧溫婉坐在一起,而是走到庶女應該坐的位子上坐下。

被無視的俞氏,微愣在廳堂中央,看著此時此刻的顧南幽,想說什麼卻冇有說出口,最終攥緊拳頭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片刻之後。

與攝政王一同前來的幾位大臣,酒過三巡,便微微有了醉意。

其中一人說道:“顧府雙珠皆是才女,顧二小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是皇城有名的才女。顧三小姐武藝……武藝超群,讓人佩服不已,不知我們能否親眼見識一番她們的才藝?”

說到才女。

顧溫婉這個才女纔是真正的才女,無論是樣貌還是琴棋書畫在皇城中都是一等一的好。

而顧南幽這個才女,卻是極富有貶義之意。

在皇城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顧南幽蠻橫霸道、仗勢欺人,根本一無所長,說話做事都粗鄙不堪,可是出了名的紈絝‘才女’。

至於武藝……

是因為從小就有體寒之症,父親讓她練武是為了強身健體。

然而,俞氏給她找的師傅,都是隻會三腳貓功夫的酒囊飯袋,而且還人品極差,拜這樣的人為師,她能學到什麼?

至於琴棋書畫和女紅之類,俞氏從來不讓她粘手,美其名曰,都是為了她著想,還說學這些即要耗費精力又需要耐心,她性子比較急躁,不太適合。

想到這些,顧南幽心底發寒,拳頭微攥。

“是啊!大將軍,兩位小姐才華橫溢,就不要讓她們藏著掖著了。”

經過幾名官員起鬨,顧守城才點了點頭。

他在鎮守邊關三年,兩個女兒如今都已及笄,也到了該出嫁的年紀。

當然,他更想看看她們這三年有冇有長進?

於是豪氣的說道:“好。”

隨後偏頭看向顧溫婉,聲音輕和道:“婉兒,你就在諸位大人麵前展現一下自己,表現的好,父親重重有賞。”

“是,父親!”

皮膚白皙細膩,長得花容月貌的顧溫婉緩緩起身。

她身著淡粉曳地長裙,細腰用精美的雲帶約束,顯出腰間不禁一握。

接過婢女遞過來古琴,款款走到正廳中央緩緩坐下來,輕輕扶摸著琴身,隨即玉指開始在琴絃上撥動,婉轉悠揚的琴聲響徹整個廳堂。

優美動聽的琴聲讓人如癡如醉。

而顧南幽看著顧溫婉,眼中的恨意越聚越濃。

上一世,孃親被她扔下懸崖,大哥被她放火燒死,顧府因她與皇甫景離串通一氣而被滅門。

若是可以,她此刻恨不得一劍將她殺死。

極力壓製住自己內心中翻江倒海的恨意,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等到悠揚好聽的聲音緩緩落下,幾位大臣跟婢女小廝們紛紛鼓掌起來。

就連顧守城也是高興的點了點頭。

這樣優美動聽的旋律,自然受到了幾位大臣的誇讚,還說才女之名當之無愧。

高興之餘,俞氏將目光落到了已經神色如常的顧南幽身上。

“諸位大人,其實婉兒的才藝不算什麼,南幽的劍術才令人歎爲觀止呢!”

“是啊!三妹妹這幾年師從高人,勤奮練劍,已經學有所成,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顧溫婉連忙讚同。

說完。

俞氏與顧溫婉對視一眼,兩人眼眸中都隱隱露出嘲笑之色。

大家都知道顧南幽名聲很差勁,武功連三腳貓的功夫都不如,還劍術?估計三歲小孩揮劍都比她揮得好。

現在將軍夫人和顧二小姐都說好,使得他們也略有所好奇,難道顧南幽的武功真有長進了?

顧守城聞言麵色冷然,眉頭緊鎖。

對於顧南幽的劍術,他一點都不看好。

“小姐小姐,該你展現表演劍術了,你的劍舞得那麼好,一定會讓大家對你刮目相看的。”站在顧南幽身後的荷衣也跟著附和。

曾經就是這樣,在她們不懷好意的讚揚聲中,她信心倍增,像跳梁小醜一樣舞劍,給父親丟儘了臉麵。

然後荷衣便會打著為她打抱不平的旗號,來到她身邊,不小心扯掉她被做過手腳的裙子。

若隻是裙子被扯掉,她無非就是今後無臉見人,名聲更加蕩然無存罷了。

但俞氏惡毒就惡毒在,讓人在裙子裡多加了一層明黃色的布料,而布料上繡著尊貴威嚴的蒼龍圖案,而且她身上所穿的衣裙,隻需輕輕一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