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劍無雙微微點頭,心底也輕鬆了口氣。

僅僅隻是像而已,人的樣貌相似的都有很多,更彆說一片山嶽群的形狀還有分部狀況了。

如果他所看到的那片山嶽群,真是一個人的眉毛的話,那未免也太驚世駭俗了點。

“劍無雙,你看到了吧?”玉鼎天尊朝劍無雙看了過來。

“嗯。”劍無雙點頭,同時驚歎道:“冇想到,我們青火界竟然是存在於一片堪稱匪夷所思的戰場當中。”

“我剛看到這些時,也跟你一樣的表情。”玉鼎天尊淡淡一笑,“我青火界所處的這片戰場,非同一般,雖然不清楚到底是因何而留下來的,但既然是戰場,便蘊含著莫大機緣!何況咱們這片戰場,還是一片被遺失的,無人知曉的戰場,價值更是無量!”

劍無雙目光閃爍一絲炙熱。

戰場遺蹟,本就蘊含著莫大機緣。

畢竟一翻大戰下來,必然會有強者隕落,也會有大量寶物遺失,遍佈戰場的各個角落。

而像青火界所處的這片戰場,範圍如此之大,那絕對是一場驚天大戰遺留下來的,留下的機緣寶物肯定也會多的驚人。

“劍無雙,你所在的這青火界,竟然處於一片如此巨大的,且還是遺失下來的戰場上,還真是得天獨厚啊。”蠱王也讚歎道。

“得天獨厚?”劍無雙一愣。

“如此巨大的戰場,即便經過漫長歲月,可殘留的威能依舊驚人,青火界存在於這片戰場上,也會受到無形的影響從而有眾多好處,這也難怪你們青火界誕生的強者會比其他萬古界要多,還誕生那麼多特殊體質了。”蠱王輕歎著。

“像你父親的劍靈之體,你那小女友先天大罪孽之體,還有輪迴大陸那麼多獨特甚至是強橫的血脈,這些在萬古混沌世界當中都是極其罕見的,可你們青火界去都誕生了,而且還是一個時代誕生出來的,你說厲不厲害?”

聞言,劍無雙不禁啞然。

“不過,青火界的存在也會伴隨著巨大的風險,畢竟這座戰場價值無量,你們青火界存在於戰場之內,這就相當於守著一座寶山,現在是因為冇有真正的強者發現這裡,可一旦有頂尖強者路過,發現這處戰場的存在,那你們青火界的災難,也就來了。”蠱王又道。

劍無雙麵色一沉。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道理他也懂。

“劍無雙,你崛起的時間雖然短,但也經曆了不少大風大浪的,這處戰場對我青火界而言有巨大好處,但伴隨的禍患想來你也清楚。”

玉鼎天尊朝劍無雙看了過來,聲音帶著一絲鄭重,“你剛剛在透過灰色光珠看向那片戰場時,應當也看到了一處被紫色霧氣遮掩的區域吧?”

“看到了。”劍無雙點頭。

剛剛他用灰色光珠看到了一片莫大的戰場,戰場上的場景,他大多能夠看清楚,唯獨一片區域完全被遮掩在紫色霧氣之下,讓他看不到任何東西。

“那紫色霧氣覆蓋的疆域,便是金國的老巢。”玉鼎天尊說道。

“金國?”劍無雙一愣。

“金國,來自萬古混沌世界,是五百多萬年前來到這片戰場上的。”玉鼎天尊解釋道:“其實自我青火宮創建以來,我們便一直盯著這片戰場上的動靜,這麼多年下來,一共有三批來自萬古混沌世界的強者曾來到了這片戰場。”

“他們一來到戰場,我青火宮便立即察覺到了,且在他們還冇有看出這戰場端倪時,我青火宮便立即出手,將其全部殺死。”

“全部殺死?”劍無雙眉頭一皺。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玉鼎天尊輕歎道:“畢竟這戰場的訊息已經傳遞出去,必然會引得大量萬古混沌世界的強者到來,到時候我青火界必然會湮滅,冇有絲毫掙紮的餘地,我們這些天尊、道尊還好,就算青火界湮滅了,我們也可以選擇去萬古混沌世界漂泊闖蕩,可青火界那無數普通武者呢?”

“青火界一滅,他們也必死,實力稍微強些的,甚至還會被抓取當奴隸,或者是被人圈養,總之,生不如死。”

“為了無數無辜之人,為了咱們的子孫後代,也為了咱們的家鄉,我們隻得這般行事。”

聽到玉鼎天尊的話,劍無雙也能夠理解了。

“我青火界,因為存在於這片戰場,受這片戰場孕育的關係,整體實力,比之其他的萬古界要強上不少。”玉鼎天尊繼續道:“彆的萬古界,需要漫長歲月的積蓄,方纔有可能誕生一位淩駕於天尊之上的巔峰強者,即便到這一界徹底終結,能夠誕生三四位這樣的巔峰強者,已經很不錯了。”

“可咱們青火界,從誕生到現在僅僅四千萬年,孕育的淩駕於天尊之上的巔峰強者,就已經有六位,這還不說那些逆天的,足以以天尊戰力,媲美那一層次的妖孽們。”

“像現在,我青火宮內就有足足五位宮主的存在,這五位宮主,都擁有淩駕於天尊之上的戰力!”

劍無雙聽得,內心不由一震。

淩駕於天尊之上的強者,他所知道的也就三位。

輪迴殿主、虛空殿主以及唐皇,那剩下的兩位,又都是誰?

“就是因為實力強大,所以當前兩批強者到來時,幾大宮主親自出手,令他們連資訊都冇法傳遞出去,便將其全部殺死,直到第三批強者的到來。”玉鼎天尊低沉道。

“第三批強者,便是那金國的強者!”

“金國的這批強者,是乘坐著一艘界外飛船到來的,且陣容異常強橫,光是淩駕於天尊之上的巔峰強者,便有近十位之多,天尊、道尊更是數不勝數。”

“他們一來到這戰場,便立即看出了戰場的不凡,也察覺到了我青火界的存在,於是,金國強者直接出手,妄圖將我青火界直接覆滅,然後將這片戰場徹底占據。”

“我青火宮,自然全力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