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光所向,無人不為之膽寒。

蘇柔麵色也瞬間大變,同時也瞬間判斷出這一刀是朝她手臂斬來的,她若是繼續摘向那黑水蓮,整隻手臂勢必都會被這一刀直接斬下。

手臂跟黑水蓮……蘇柔自然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

蘇柔當忙收回手掌,同時身形也爆退而出。

而就在蘇柔收回手掌的那一刻,那道冰冷刺眼的刀光就沿著蘇柔剛剛手臂所在的地方直接劈過。

嘩!

刀光徹底劈過後,便緩緩消散。

可整個靜月湖湖麵上,卻多出了一道足足有著半米寬數十米長的巨大裂痕,這條裂痕就好像間整個靜月湖徹底劈成了兩半一般。

嘩啦啦~~~裂痕邊的湖水開始源源不斷的朝裂痕當中流去。

嗖!

一道飄渺灑脫的青衣身形突兀出現,一伸手便將那所有人都眼饞無比的黑水蓮摘下,隨後那帶著淡淡笑容的麵容,這才顯露在眾人的麵前。

整個靜月湖,在這一刻都安靜了下來。

那條被高高掀起的水幕已經平息了下去,此刻這靜月湖上所有人都能看到那手中握著黑水蓮的青衣身影,同時他們也都看到了那條數十米長彷彿將整個靜月湖都劈成兩半的巨大裂痕。

一時間,所有人表情都肅然無比。

“老四,你冇事吧。”劍無雙出現在蘇柔身旁。

“冇事。”蘇柔搖頭,神情卻凝重的很。

“是他?”

劍無雙也看向來人,這名灑脫的青衣身影,赫然便是他一直無比關注的那名對那黑水蓮花也感興趣?找死嗎?”

周圍的大量金丹武者們都覺得劍無雙瘋了。

而剛剛在掀起的水幕跟劍無雙打過交道的人,此刻神情卻頗為的古怪。

“這小子……”古濤皺眉看了劍無雙一眼,剛剛他可是跟劍無雙有過一個照麵的,雖說後者看上去隻是一個金丹小成,可爆發出來的實力,卻遠遠超出了其本身的境界。

不管周圍的人如何看著他,劍無雙麵色都淡然無比。

他不清楚這蕭芒為何也隻要那黑水蓮花,但這黑水蓮花他卻必須幫蘇柔搶到手。

“金丹小成?”

蕭芒抬起頭來,瞥了劍無雙一眼,冇有說話,可身後的戰刀卻突兀出鞘。

嘩!

刀光再次迸發而出,依舊是那般的冰冷、刺眼!

刀光所向,依舊是那般的勢如破竹,摧枯拉朽。

所有人都驚駭的看著這道刀光。

剛剛就是這道刀光,直接將整個靜月湖都劈成了兩半。

可怕無比的刀光!

就連古濤、淩慕白幾人看到這道刀光的瞬間,都忍不住暗暗心悸。

然而當這道刀光席捲而來時,劍無雙麵色卻一如既往的平靜,下一刻徒然拔劍。

無上金丹,百倍的金丹小成力量,徒然爆發!

虛無劍波,第十式!

轟!

空氣瞬間被切開,可怕的劍影直接怒劈而出。

頓時在周邊的所有金丹武者都感覺到一座氣勢磅礴的大山直接壓迫而出,壓迫的他們連氣都喘不過來。

周圍天地在這一道磅礴劍影麵前都顯得黯然失色,而當劍影怒劈而出時,所過之處,那兩旁的湖水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紛紛必然開來。

嘩啦啦~~~

一瞬間劍影周邊又掀起了兩條莫大的波浪。

下一刻,這道磅礴劍影便跟那道冰冷刺眼的刀光正麵撞擊在一起。

這一刹那,就彷彿兩座不同世界正麵碰撞。

天崩地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