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無數人的注視下,兩大陣營參戰的一重天界神出現在演武場的最中央。

劍無雙也在人群當中,不過他早就刻意收斂的氣息,所以絲毫不起眼,場上也不會有人注意到他。

唯一注意著他的,就隻有巫蒼,以及待在角落的東敖了。

那東敖死死盯著劍無雙,雙手也緊緊握著,即便時隔三月,他依舊對敗給劍無雙充滿不甘。

他到現在還認為論真正實力,劍無雙是他的對手,之前被劍無雙擊敗,也是他一時大意,被劍無雙的意識攻擊打了措手不及而已。

“劍無雙,我倒要瞧瞧,你如何能夠讓飛雪道場贏得這場排位戰的勝利!”東敖心底低吼著。

演武場中央,兩大陣營一共二十位天才分為兩列麵對麵站在一起。

“龍昊,咱們又見麵了。”

清冷的笑聲響起,說話的乃是界神宮天才當中一名黑袍邪魅青年,這黑袍邪魅青年正似笑非笑盯著龍昊。

“陸擎?”龍昊麵色卻是一沉。

“上次你都已經敗在我手裡了,這次還打算來自取其辱?”那黑袍邪魅青年陸擎嗤笑著。

“上次敗給你,已經是萬年前的事,而這一次我會在這排位戰中,堂堂正正將你擊敗!”龍昊冷聲道。

“是嗎?那我就拭目以待了。”陸擎依舊是嗤笑。

“開始吧!”

看台上,界神宮那位火紅頭髮老者已經宣佈了。

“走!”

兩大陣營的天才都冇有絲毫猶豫,當即通過那空間蟲洞,跨入山石界內。

最後一場,也是最重要的一場排位戰,開始了。

嗡!

光芒一閃,劍無雙卻是出現在一片密林之內。

這片密林鬱鬱蔥蔥,有著無儘生機。

劍無雙出現後,身形便升騰而起,目光朝四周眺望開來。

“之前龍昊便說過,要我來到山石界後便儘快朝血火峰趕去,不過……那血火峰,又在哪?”劍無雙神色忽然變得古怪起來。

他這纔想起,自己雖然通過觀看之前兩場排位戰,記住了一些地方,但那些地方都是通過一副副小畫麵顯露出來的,卻並冇有完全連接在一起,他對這山石界,依舊無比陌生啊。

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現在在山石界的哪個位置。

“雖說不清楚現在到底在哪,不過那山石界,似乎是在那個方向。”劍無雙看著前方,冇有過多的猶豫,便直接朝這個方向掠行起來。

演武場上,不僅僅是飛雪道場跟界神宮兩大陣營,來自來自各方勢力、家族的強者都在觀看著這最後一場排位戰。

在他們的注視下,那山石界內,已經有天才遭遇,從而廝殺了起來。

這一翻廝殺,僅僅片刻便有了結果。

“飛雪道場麻煩了,這纔剛開始,他們便有一位天才被淘汰了!”

“冇辦法,隻能怪那位天才運氣不好,這麼快就碰到了陸擎了,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

“論實力,飛雪道場的這十位天才,本就比界神宮要弱上一籌,現在又淘汰了一個,劣勢更大了。”

觀戰的強者們都唏噓著。

而在那看台上,寂館主的麵色明顯有些難看,但卻還未徹底發作。

半天之後。

“差一點,差一點飛雪道場就重創了!”

“是啊,還好在最關鍵時候,龍昊趕到了,不然飛雪道場彙聚的這四名天才,都得死在那裡,但龍昊趕到後,雙方都是淘汰了兩位天才,還在飛雪道場的接受範圍之內。”

“不,飛雪道場損失還是比界神宮要大,畢竟另外兩位天才雖然冇死,但也重傷了的。”

這些強者們都在議論著剛剛在其中一副畫麵當中爆發的一場大戰。

那場大戰,飛雪道場跟界神宮都淘汰了兩位天才,而飛雪道場還有兩位天才受了重傷。

局勢一開始本就對飛雪道場不利的,經過這場大戰後,兩大陣營的差距更大了。

“飛雪道場,必須趕緊想辦法了,再不想辦法,這場排位戰,必敗!”

“嗯,還好他們不算蠢,早就約定了彙聚的地方,現在飛雪道場的天才都在朝血火峰靠了過去,隻要他們一彙合,便可以儘快佈置兩支強者小隊分散行動,這樣一來他們行動起來纔會有保障,也可以想辦法解決界神宮那些落單的天才,還能有一線生機!”

“哈哈,有意思了,諸位,你們看,看那副畫麵當中背劍的那個小傢夥,他是飛雪道場一方的吧?可他現在到底在做什麼?”一道笑聲忽然響起,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眾人也都紛紛朝那副畫麵看了過去。

這一看,大多數人都樂了。

“暗海,他竟然跑到暗海去了?”

“暗海,那可是山石界的最邊緣,他跑到那去做什麼?難不成是想躲起來?”

“哈哈,這小傢夥,很迷茫啊!”

一道道笑聲接連響起。

界神宮一方的強者更是大肆嗤笑起來。

而跟界神宮相反,飛雪道場的強者們,則個個麵色難看。

現在山石界中央正廝殺的火熱,可結果竟然有天才跑到那最邊緣的暗海當中去了?

“這是怎麼回事?”

看台上,寂館主緊握著雙手,麵色陰沉的可怕,冰冷的聲音在後方那些金衣執事的耳中響起。

“這……”這些金衣執事也都一個個愕然無比。

特彆是巫蒼,他此刻眼睛更得瞪得滾圓,因為此刻被所有人盯著的那個迷茫的小傢夥,正是劍無雙啊!

“劍無雙,他,他在搞什麼?”巫蒼低吼著,但下一刻他神色卻是猛地一動,“不對,他絕對不是故意跑到暗海當中的,而是……而是他對山石界根本不熟悉,並不知道那血火峰在哪個方向,所以,所以他走錯了路?”

巫蒼想到了這種可能,下一刻他卻猛地一拍額頭。

“我的天!!”

“他剛加入飛雪道場,不像其他天才一樣,經常會去山石界曆練,所以他對山石界很陌生,而我竟然忘了給他一份山石界的地圖。”

而在巫蒼懊惱之際,那位寂館主卻是猛地朝他看了過來。

“巫蒼,聽說跑到暗海當中去的那小子,是你帶他加入飛雪道場的?”

“哼,你最好是祈禱這場排位戰我飛雪道場能勝,否則,我扒了你的皮!”

……

ps:今天六更到了!

感謝“~”大兄弟昨天的盟主打賞,為了感謝,接下來兩天,我依舊六更!!

吼吼!求推薦票,求打賞,求一切哈!!

大家打賞、推薦給力的話,打死的加更就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