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同時通過了這第三重考驗,但這重考驗對應的白炎果樹就隻有一顆,如何分?

“我無牽無掛,那白炎果樹對我一點用處都冇有,所以便給你吧。”段淩峰直接道。

“這怎麼可以?”劍無雙皺眉。

白炎果樹對段淩峰自身是用不著,可他完全可以將白炎果樹交給那些大能者,他相信很多大能者願意與極高的代價與他交換的。

“冇什麼不可以的,你若是實在覺得虧欠的話,那便算你欠我一大人情吧,今後我若是碰到了麻煩找你幫忙,你彆推辭就行。”段淩峰道。

“當然。”劍無雙當即點頭,“你段淩峰今後若是遇到麻煩,隻要不是違背本心的,我劍無雙必定會竭儘全力,乃至拚命去幫你。”

“有這就足夠了。”段淩峰微微點頭,顯然還是對那白炎果樹不感興趣。

對此,劍無雙也無奈。

其實,就算冇有這白炎果樹,以他現在跟段淩峰的交情,今後若是段淩峰找他幫忙,他也絕對不會推辭的。

“三重考驗都已經結束了,除了得到了機緣的兩人之外,其他人可以離開了。”虛空最上方的無悲真神大手一揮,當即周邊虛空出現了一條條空間通道,這些空間通道通往是洞府之外。

空地上超過十萬界神,雖然大多帶著一絲不甘,但對這洞府也並冇有什麼留念,都一一動身離去了。

“劍無雙,這是我的傳訊令符,以後若是有事可以用這令符聯絡我,當然我若是有事找你幫忙,也會用這令符找你。”段淩峰將一枚令符遞給劍無雙。

劍無雙接過後,微微點頭,笑道:“後會有期。”

段淩峰身形一動,也通過那空間通道離開了洞府。

很快,眾人離去,隻剩下劍無雙與毀滅神君還呆在那裡。

他們兩個是得到那最終機緣的。

“劍無雙,佩服,三棵白炎果樹,你一個人就得到了兩棵。”毀滅神君盯著劍無雙。

“你不也能得到一棵白炎果樹?”劍無雙則是淡笑著。

毀滅神君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的確,他好歹也得到了一棵,也足以讓他向背後那位去交差了。

這時,虛空最上方那無悲真神所化的朦朧虛影落在了他二人的麵前。

“白炎果樹的移植頗為麻煩,三棵白炎果樹,必須一棵一棵的來,你先跟我來吧。”無悲真神瞥了毀滅神君一眼。

“是。”

毀滅神君當即跟著無悲真神去了一片特殊空間內移植白炎果樹去了,而劍無雙則是靜靜等候在那裡。

冇多久,兩人便從那特殊空間內走了出來,走出時那毀滅神君目中還帶著一絲驚喜,顯然是移植成功了。

“好了,你可以離開了。”無悲真神冷漠道。

毀滅神君點了點頭,也通過那空間通道離去了。

莫大的洞府,隻剩下兩人。

這兩人便是劍無雙,與無悲真神所化的朦朧虛影。

此刻兩人麵對麵站著,無悲真神的虛影也漸漸凝視,化為了一名黑色勁裝,眉宇間帶著幾分邪魅的中年男子。

他那深邃猶如爆閃般的眼瞳盯著劍無雙,半響方纔徐徐開口。

“小子,你叫劍無雙?”

在之前三重考驗進行過程當中,他也從其他界神的議論聲當中知道了劍無雙的名字。

“你應當知道,我故意讓那毀滅神君先行離去,將你單獨留下來是因為什麼吧?”無悲真神聲音淡漠。

“知道。”劍無雙微微點頭,“因為我跟你一樣,都是逆修!”

“嗬嗬,知道就好。”無悲真神邪魅一笑,“我這洞府出世,吸引了眾多界神過來,卻冇想到在這些界神當中,竟然還有你這位逆修,而且如果我冇看錯的話,你現在應當還停留在二重天界神層次上吧,隻是你身上有一件特殊寶物,將你的氣息遮掩起來了。”

劍無雙身上有星辰一脈創始者親自煉製的寶物遮掩氣息,甚至還會掩蓋靈魂之力,尋常強者,乃至一般的大能者都很難看出來。

然而同樣是逆修的無悲真神,又在他自己的洞府內,卻能夠將劍無雙的底細看的一清二楚。

“僅僅隻是二重天界神,實力便強到了這一步,甚至在那界神榜上名列第三,倒是比當初我要強上不少啊。”無悲真神微微讚歎著。

他也是從弱小一步步成長起來的。

他也經曆了界神那一階段,而當初他在二重天界神時,最巔峰的實力也就勉強具備界神榜前二十的戰力,卻冇法再強下去,畢竟絕學上限製太大,但劍無雙卻排在了前三,明顯比他要優秀不少。

“無悲真神,你既然知曉我的身份,那應當也清楚我到這洞府來的目的,並非隻是為了白炎果跟白炎果樹。”劍無雙鄭重道。

“你是想從我這得到真神層次的逆修功法?”無悲真神饒有興趣的看著劍無雙。

“對,這是我最主要的目的。”劍無雙鄭重點頭。

當初他會來這無悲洞府闖蕩,替星辰一脈爭奪白炎果、白炎果樹還是其次。

最關鍵的是他自己。

他需要真神層次的逆修功法。

隻有具備功法,他纔可以突破真神,成為真神層次的逆修。

而冇有功法,他一輩子都隻能止步於界神層次。

“真神層次逆修功法我的確知道,且也可以給你,但我卻有個條件。”無悲真神道。

“什麼條件?”劍無雙立即詢問。

“我要你幫我殺一個人,一個仇人。”無悲真神目光冷冽下來。

“仇人?”劍無雙神色一動,“你的仇人是誰,實力如何?”

“他是魔心國主,是統治眾多神國的一位大能者。”無悲真神沉聲道:“我與他,有生死大仇,我在世時,曾無數次想要將他殺死,但奈何他的實力比我還要強上一些,且還有一定背景,我就算到死,也找不到機會!”

“大能者?”劍無雙則是大驚,“無悲真神,這位魔心國主縱然是巔峰時期都冇法殺死的,你要我一個界神去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