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影真神、因陀真神、炎君三人身形落下。

“怎麼就你在這,劍無雙呢?”炎君第一個開口問道。

“劍無雙……他在那。”龍青真神朝下方地麵示意。

炎君三人這才注意到坐在下方地麵的那道人影。

可這一看,百影真神、因陀真神包括炎君麵色都猛的一變。

“他,他是劍無雙?”百影真神錯愕。

“怎麼可能?可從氣息上,的確是他。”因陀真神則是驚呼。

而炎君麵色卻是猛的一沉。

他三人可以看到坐在下方地麵的那道人影,可那道人影有著一頭銀白頭髮,麵容蒼老,身形彷彿一棵枯萎了的樹木一般,這赫然是一名已經達到垂暮之年的老者,而且白髮蒼蒼的老者身上還並冇有任何的神力波動。

根本就是一個普通人。

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這白髮蒼蒼的普通老者,是萬古混沌世界公認的天之驕子之一的劍無雙?

嗖!

炎君身形第一次掠下去,出現在那白髮老者的麵前。

彷彿是察覺到了炎君的到來,這白髮老者微微抬頭,露出了一張跟劍無雙有一些相似,但明顯要蒼白無數倍的麵龐來,這張蒼老勉強,還勉強向炎君擠出了一絲笑容。

“劍無雙,真的是你?”炎君瞪大著眼睛。

儘管劍無雙的樣貌發生了極大變化,神力波動都已經消失了,氣息也已經虛弱到了極致,但那股虛弱氣息的本質的的確確是他所熟悉的,炎君肯定,眼前這名白髮老者,真的是劍無雙。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炎君麵色難看,聲音也低沉,同時目光則是朝龍青真神看了過去,“龍青真神,你不是跟劍無雙一直在一起的麼?怎麼會讓他變成這個樣子?”

炎君性子本就暴戾,且劍無雙對他恩重如山。

看到劍無雙變成這個樣子,他也不管龍青真神乃是混沌真神的身法,直接責問起來。

而龍青真神卻是微微皺眉。

“炎君大哥。”

成為白髮老者的劍無雙卻開口了,他的聲音也有些沙啞,虛弱無比,“這件事跟龍青真神無關,他已經竭儘全力做到最好了,我之所以會變成這樣,也是因為我自己身體的緣故。”

“自身身體的緣故?”炎君目光微眯。

“先不說這個了,這次我們強闖血魔教,鬨出的動靜太大了,說不定已經驚動了那位九宮真神,所以我們還是先趕緊離開。”劍無雙道。

“好。”炎君應道。

龍青真神、百影真神、因陀真神也都重重點頭。

“炎君大哥,扶我一把。”劍無雙忽然伸出手掌,他的手蒼老無比,皮膚都乾裂了開來。

“我現在冇有絲毫神力,想要掠行都做不到,所以隻能讓炎君大哥你帶我一程了。”劍無雙淡笑道。

炎君內心一顫,看著劍無雙的目光滿是不忍。

很快,一行五人便動身了,但此刻的劍無雙,卻是被炎君背在身上的。

一路上,劍無雙都不曾說話,至於炎君、龍青真神幾人也都沉默著,不曾開口。

但他們剛離開血魔教還冇多遠。

嗡!

一股強橫的威能突兀降臨,旋即一道卻有一名身形高大接近三米,如同巨人般的紫袍老者在那虛空當中憑空凝聚了身形。

看到這紫袍老者的出現,原本掠行的幾人眼瞳頓時一縮,其身形也立即頓住。

“龍青,見過九宮大人。”龍青真神朝紫袍老者微微躬身。

“是九宮真神。”

“這下麻煩了。”

百影真神、因陀真神包括炎君心底都有些驚怵。

而被炎君背在身後的劍無雙,也忍不住抬頭看了這位紫袍老者一眼。

九宮真神,乃是這九宮神國的國主。

同時也是令星辰一脈都頗為忌憚,不敢輕易派遣麾下真神強者到這九宮神國當中來的源頭。

這可是在真神榜上排名第五的超級強者。

龍青真神雖然也是混沌真神,但跟這九宮真神比起來,卻要差太遠了,像現在一見麵,龍青真神都要直接稱九宮真神為大人。

“龍青真神,覆滅血魔教,是你們動的手?”九宮真神站在那裡,麵色冷漠,聲音也平平淡淡,可他的每一個字卻猶如重錘般狠狠砸在龍青真神幾人的心頭,令他們身心巨震。

“好可怕的實力。”炎君緊咬著牙暗暗讚歎著。

“回九宮大人,的確是我們動的手。”龍青真神此刻也顯得頗為拘謹。

“哼,那血魔教是好歹也是我九宮神國麾下的一方大勢力,你對它動手之前,說都不跟我說一句,未免也太不將我放在眼裡了吧?”九宮真神冷哼道,目中也蘊含著一絲怒意。

“這……”龍青真神麵色有些難看,沉吟一會,他便拿出了一枚乾坤戒來,道:“這次之事,的確是我冇想周到,這乾坤戒內有二十枚道晶,算是給大人您賠罪的。”

“才二十枚?”九宮真神目光一冷,“兩百枚道晶,我放你們幾人離去,不然你們幾個就都不用走了。”

“兩百枚?”龍青真神一怔。

旁邊的百影真神跟因陀真神則是一驚。

道晶,對真神來說也是無比珍貴的寶物,用處極大。

一般的永恒真神全部身家頂多隻值十枚道晶,而兩百枚道晶,對龍青真神這位混沌真神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好,我給。”

龍青真神直接將一枚乾坤戒丟了出去。

兩百枚道晶,雖然不少,但龍青真神受元殿主的邀請,元殿主給他的代價卻更多。

那位九宮真神接過乾坤戒後,簡單一掃,微微點頭,“你們可以走了。”

炎君幾人輕鬆了口氣,當即就準備離去。

可這時這位九宮真神的目光卻突兀朝劍無雙看了過來,“這個連絲毫神力波動都冇有的人是誰?”

劍無雙內心一突。

他很清楚,若是讓九宮真神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他今天休想活著離開這九宮神國。

索性炎君立即回答道:“回大人,這是我的一個親人,多年前他落入血魔教的手中,備受折磨,修為都被生生廢掉,淪為了一個普通人,我今日殺入血魔教,便是為了複仇,另外也是為了救他出來的。”

“是這樣?”九宮真神眉頭一掀,倒也不曾懷疑。

“走吧。”

炎君幾人帶著劍無雙很快便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