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萬道劍尊 >   第1893章 紫月湖

-

元殿主忽然朝劍無雙看過來,“宮主,那北寒神君在我星辰一脈也待了較長的一段時間,對我星辰一脈的底細也知曉一些,特彆是我星辰一脈這些年邀請的一些強者,他都知道,現在他離開我星辰一脈,若是將這些訊息都散播開來,難免會對我星辰一脈不利啊。”

“嗯,我知道。”劍無雙微微點頭。

聖盟各方勢力強者,都知道星辰一脈這些年都在以一些利益代價,邀請眾多獨行強者的加入,而且已經有不少獨行強者答應下來了。

但這些獨行強者到底有哪些,一共有多少位,各方勢力卻是不知道的。

這些訊息,都是星辰一脈在未來大戰當中的一些優勢。

能不公開,自然不公開的好。

“放心,那北寒神君冇機會的,在他選擇離開星辰一脈時,我便已經讓劍一跟上去了。”劍無雙冰冷道。

“劍一?”元殿主一怔。

劍一,星辰一脈隱藏的一大神帝巔峰戰力!

劍無雙顯然早就考慮到這一點,所以早讓劍一動手了。

……

星辰一脈,那無儘的寰宇星河之外,一席黑袍的北寒神君剛從寰宇星河當中走出來。

站在虛空中,北寒神君瞥了身後的寰宇星河一眼,目中閃過一絲戾氣。

“哼,劍無雙,你不是不願意現在就將星辰秘術傳承交給我麼?很好,那我現在便去與你星辰一脈有極大仇怨的那些大勢力當中!”

“我去淩霄寶殿,去神王島,去九天帝府,以我的實力,加上掌控的一些關於星辰一脈的資訊,要加入其中一方勢力非常輕鬆,且這幾大實力肯定會出手覆滅星辰一脈的,等星辰一脈一滅,我照樣可以得到星辰秘術。”

“而且……投靠那些大勢力,可比投靠星辰一脈要安穩多了。”

北寒神君嗤笑著。

在他看來,星辰一脈失去了星辰宮主坐鎮,各方勢力肯定蜂擁而至,單單一個星辰一脈肯定抵擋不住,必然隻有覆滅一途。

他之前之所以答應星辰一脈,就是想找機會得到星辰秘術,至於替星辰一脈征戰,他的確會出力,但一旦碰到危機他肯定會毫不猶豫腳底抹油,這是他的想法。

可他冇想到在大戰還未開始之前,他就與星辰一脈,與劍無雙鬨掰了。

“劍無雙,等著吧,我會讓你後悔的!”

北寒神君目光陰冷,對身後的星辰一脈不再有任何猶豫,當即動身朝前方浩瀚虛空離去。

然而,他剛剛離開寰宇星河,朝前方虛空掠行了不到半刻鐘的時間,卻發現一道邪魅身形忽然擋在了他的前方。

北寒神君麵色一變,身形也當即停頓下來。

“你是什麼人?”北寒神君麵色凝重,盯著麵前的邪魅身影,雖然後者冇有散發出任何氣息來,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人很強。

“殺你之人!”

劍一冇有絲毫廢話,身形一晃,如同鬼魅般,已經來到了北寒神君的身後。

太快了!

快的北寒神君連任何反應的時間都冇有。

“這麼強?”

北寒神君一臉不可思。

劍一一動手,單純在速度上他便已經看出劍一的恐怖來。

這等恐怖的速度,在他所見過的眾多強者當中,幾乎無人可以相比。

其實力,也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而如此一位可怕的強者,怎麼會忽然出現在這,且來殺他?

他自問從未招惹過如此強者啊。

“劍無雙,是劍無雙!!!”

北寒神君一瞪眼,他已經猜出眼前這位恐怖強者是誰派來的了。

“怎麼可能,星辰一脈怎麼可能還藏著如此恐怖的一位強者?”北寒神君滿臉不可思議。

但劍一的那隻蒼老手掌,已經帶著無儘威能,朝他咽喉抓了過來。

北寒神君心底瘋狂嘶吼著,卻冇有任何的掙紮餘地,被那隻蒼老手中直接抓在手掌,隨著劍一一用力,北寒神君整個頭都被扭下,生機瞬間斷絕。

直接滅殺了北寒神君,劍一揮手將北寒神君的屍體處理掉,再收了他的乾坤戒,隨後便轉身朝星辰一脈而去。

星辰一脈,那恢弘宮殿之內。

劍無雙在那並冇有等候多久,劍一便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

“主人,北寒神君已死。”劍一神色冷漠,但眸子當中對劍無雙卻有著絕對的狂熱。

“不錯。”劍無雙微微點頭,心底也頗為滿意。

在從青火界離開時,劍一的實力便已經恢複到了混沌境中期層次。

而這些年,劍無雙在外征戰廝殺,這劍一則至始至終不曾出手,一直在利用大量資源恢複著自身實力。

到現在,劍一的實力,已經恢複到混沌境中期頂端了,距離混沌境巔峰,隻差一步之遙。

可要知道,劍一本身便是遠古時代強者,最強狀態時,已經達到混沌境的最極致,他擁有的眾多手段都遠遠不是第二時代這些神帝所能夠相比,所以現在的他,其戰力之強,連劍無雙都不敢相信。

但僅僅隻是保守估計,劍無雙也認為,劍一應當可以跟萬古混沌世界那位神帝第一的冥神,去扳扳手腕纔對。

“星辰宮主隕落的訊息得到證實,外界肯定風起雲湧,在這個關頭,有個人,我也得去見上一見了。”劍無雙說道。

旁邊三位殿主麵麵相覷,都暗暗點頭。

他們都已經猜出劍無雙是要去見誰了。

紫月聖地,一片美妙絕倫的湖泊,這湖泊的湖水,呈現著詭異的紫色。

到了晚上,月亮照樣在這湖泊上,形成了巨大的紫月,紫月湖的名字,也是由此而來。

紫月湖中央,有著一座小型的島嶼。

雖然這座島嶼麵積不大,但誰都清楚,這座島嶼在紫月湖內擁有的絕對統治力。

紫月當空,整個島嶼更加的美輪美奐。

而此刻在這島嶼的最邊緣,一名紅袍老者恭敬的站在那裡等候著。

這紅袍老者氣息恢弘,赫然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神君強者,然而這位神君在這島嶼上,已經靜靜等候了一千八百年,但島嶼的主人卻依舊不曾現身一見。

……

ps:今日五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