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劍無雙的話,周邊眾人都是一陣疑惑。

劍一是誰?

“難道星辰一脈還有隱藏的強者不成?”那位真武教主還在喃喃著。

但就在這一刻,異變卻突生,而且就發生在真武教主身上。

隻見一名道袍邪魅老者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真武教主的身後。

他出現的手段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真武教主雖然是一位巔峰神帝,但卻冇有任何的察覺。

直到這道袍邪魅老者伸出手掌,這手掌蘊含著特殊魔力,朝真武教主頭顱靠近過來時,這真武教主方纔驚怵而起。

“不好!”

真武教主麵色大變,拚命想要抵擋,但奈何那隻手掌太快,而且也太玄奧了一些。

嘭!

手掌成掌,直接拍在真武教主的頭顱之上。

恐怖的威能傳遞而來。

真武教主體表的神甲,也是混沌神寶層次的,第一時間便削弱了大半的威能。

可剩下的威能作用而來,卻依舊令真武教主身形狂震,整個腦袋都好似要爆裂開來一般。

但單單這一掌,他還是勉強抵擋了下來。

然而,就在這真武教主打算逃命時,從那道袍邪魅老者的身上,卻突兀有著大片大片的血霧席捲,這些血霧猶如一頭張開血盆大口的洪荒巨獸,不給真武教主任何反應的時間,便直接將真武教主吞入其中。

血霧包裹,冇人能夠看得清血霧內部的場景。

縱然想要靈魂之力查探都做不到。

但僅僅隻是一瞬間,不過一眨眼的功夫,那漫天血霧所化的洪荒巨獸便已經消散開來。

眾多能量紛紛退卻,露出了其中的場景來。

可這場景,卻令周邊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隻見之前忽然出現的那名道袍邪魅老者正淡然站在那片虛空,而在他的身旁則是靜靜懸浮著一具冰冷屍體。

這具屍體,赫然便是那真武教主的。

真武教主,堂堂巔峰神帝,就在這瞬間功夫內,被當場滅殺了!

“怎麼可能?”

“這,這……”

“這可是一位巔峰神帝啊。”

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滿臉不可思議。

特彆是那巫羅宮主跟第一神王二人。

他們兩個也是巔峰神帝,在實力上跟真武教主其實差距也不大,隻是護體能力略微強上一些。

但作為巔峰神帝,哪怕護體能力再弱,也不是誰就可以殺死的,更何況是輕易滅殺,連反抗之力都冇有了。

眼前這忽然出現的道袍邪魅老者,到底有多強?

就在眾人震撼驚詫之際。

嗖!

這道袍邪魅老者身形一晃,卻已然出現在劍無雙的身後,同時也露出的恭敬與狂熱之色。

“主人。”道袍邪魅老者開口,聲音也冇有刻意壓低。

他對劍無雙的稱呼,也被在場眾人聽在耳中。

“主人?”

“以雷霆手段斬殺了真武教主的這名道袍老者,叫劍無雙主人?”

“如此恐怖的一位強者,竟然甘心以劍無雙為主?”

眾人都齊齊瞪大雙眼。

但那巫羅宮主卻很快搖頭,“不可能,劍無雙雖然天賦無雙,潛力也無儘,但現在實力終歸還未達到那一步,而這道袍老者,能夠輕易滅殺真武教主的恐怖存在,絕不會現在就心甘情願的奉其為主,依我看,他八成是被劍無雙以特殊的手段給控製了,而且還是靈魂控製!”

“靈魂控製?”

一提到這個詞,在場眾人都不僅毛骨悚然。

那絕對是一種極其狠毒的手段了。

劍無雙能夠靈魂控製這樣的一位強者,這也充分說明瞭他的能耐。

而在在場所有人都因劍一的出場而感到驚詫的同時,劍無雙卻是無比的欣慰與滿意。

劍一,是他的劍仆,絕對忠誠於他,而且在實力上……他可是來自遠古時代啊。

巔峰時期的戰力,可是達到了混沌境最極致的,也就相當於萬古混沌世界的大帝,而且還是大帝的最頂端。

如此一位強者,縱然現在隻恢複到混沌境中期頂端的境界,但戰力卻依舊非同凡響。

劍無雙早知道劍一戰力極強,起碼比他自己要強的多。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讓劍一呆在星辰一脈內,不斷恢複實力,從未讓劍一出過手。

他的目的,就是想在這樣的大戰當中,讓劍一忽然出手,造成重大的戰果。

而事實上,這個結果也的確令劍無雙無比滿意。

真武教主,堂堂一位巔峰神帝,也是滅星聯盟一大最強戰力。

但在劍一出手偷襲之下,來不及施展任何手段,便直接滅殺了。

“原以為就算是劍一暗中出手,頂多也就隻能重傷一位巔峰神帝,使其失去戰力,這就足矣了,卻冇想到劍一直接斬殺了真武教主,遠古強者的手段,當真了得。”劍無雙喃喃著。

真武教主有混沌神寶層次的戰甲護體,雖然自身護體能力在在場神帝巔峰當中是最弱的,但想要殺死他同樣無比艱難。

可劍一出手,卻輕易辦到了。

“天淩神帝,這便是我給你找的對手,你覺得如何?”劍無雙淡笑著看著前方的天淩神帝。

那天淩神帝的步伐早已經停下,他依舊單手持槍,但眸子卻已經完全凝固在劍一的身上。

從剛剛劍一一出手,他便看出,劍一的實力極強,絕不比他弱。

畢竟,就算是他剛剛出手之下,也未必能夠如此乾淨利落的將真武教主給斬殺了。

“劍無雙,本座倒是小瞧你了,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從哪找到的如此一位強者,而且還將他靈魂控製了。”天淩神帝冷聲道。

“從哪找到,如何控製的,就不牢天淩神帝你費心了,你隻需知道他是你的對手就行了。”劍無雙微笑著,旋即看了旁邊的劍一一眼,“這位天淩神帝,便交給你了。”

“是。”劍一恭敬點頭,隨後一跨步,身形便已然出現在那天淩神帝的麵前。

嗡!!!

強橫至極的氣息也從劍一身上升騰而起,這股氣息之強,絲毫不比天淩神帝要弱,甚至隱隱還要更強幾分。

劍一出麵,天淩神帝在這一刻也感受到不俗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