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無雙記得自己當初第一次來陰風穀時,差點死在這陰風穀噴出的陰風之下。

當然到了現在,那陰風對他已經冇什麼影響了。

在那陰風穀上方的虛空上,一名白袍男子靜靜站在那裡。

“帝十三大人。”

劍無雙朝這白袍男子微微行禮。

帝十三則是淡淡掃了劍無雙一眼,“跟我來吧。”

說完,帝十三便直接朝下方陰風穀內掠去。

劍無雙心底雖然有著一些疑惑,但也冇有猶豫,同樣朝陰風穀內掠去。

兩人一前一後,速度都快的驚人,不斷朝陰風穀穀底掠行著。

過了冇多久,劍無雙視線當便出現了一片白茫茫的,那是一塊體積無比巨大的玉石。

“到穀底了麼?”劍無雙不由道。

上次他就是在這玉石另一端遇到的帝十三。

當時可嚇了劍無雙一跳。

然而令劍無雙詫異的時,明明已經接近那玉石了,可帝十三的身形卻依舊冇有絲毫停頓,速度也冇有任何減慢。

嘭!

玉石中央直接爆裂開來,帝十三穿過玉石,繼續朝下方掠去。

“什麼?”劍無雙一驚,“這裡,竟然不是穀底?”

他原以為這玉石所在就是陰風穀穀底了,但現在看來,顯然不是。

劍無雙也跟著帝十三繼續朝陰風穀深處掠行著。

越往下方掠行,劍無雙也越來越心驚。

“這陰風穀,未免也太深了!”劍無雙喃喃著。

從陰風穀入口,一路深入到現在,以他們速度起碼已經深入了上千萬裡,卻依舊冇有達到穀底?

而且看下方那依舊黑暗無垠的樣子,恐怕距離穀底,還有著無比遙遠的距離。

雖然驚歎,但劍無雙的速度卻依舊冇有絲毫減弱。

一晃,又過去了足足半刻鐘的時間。

終於,那穀底到了!

“這纔是陰風穀真正的穀底麼?”劍無雙環顧著自己腳下的地麵。

這片地麵,帶著一絲猩紅,猶如人的血肉一般。

四周也帶著茫茫的血霧,而最引人注意的,便是在這穀底旁邊,明顯有著一條通道。

看著這條通道,劍無雙目光微微眯起。

要知道,這陰風穀距離青火界並不遠啊,而青火界則是位於一顆巨大頭顱的眉心!!

那顆頭顱,是劍無雙所見過的最不可思議的。

而陰風穀同樣也是位於那顆頭顱之上的。

現在他與帝十三一直深入,一路朝下,掠行了那麼長時間,劍無雙都已經忘記了自己到底深入了多少纔來到的這穀底。

可他知道,自己現在應當已經來到那顆頭顱的內部了。

不管是青火界還是周邊的眾多特殊機緣之地,那都隻是在那顆頭顱的表麵,也就是在麵龐之上。

但現在,劍無雙卻是真正進入了那顆頭顱的內部。

這顆頭顱之內……又有什麼?

劍無雙思緒萬千。

這顆頭顱,絕對是青火界周邊遠古戰場上,最大的寶藏,也是最神秘的地方。

在通過大陣看到這顆頭顱存在時,劍無雙以及青火界的眾多修煉者也嘗試想要真正進入這顆頭顱內部探尋,然而這顆頭顱表麵的皮膚,也就是那地麵非常堅硬,以青火界眾多修煉者的能力,頂多隻能一路往下深入數百萬裡左右,便再也無法探尋。

而今日,他終於來到了這顆頭顱的內部。

“走吧。”

冷漠的聲音傳來,帝十三已然朝那條通道之內走去。

劍無雙沉吟片刻,當即也跟了上去。

那條通道並不大,入眼可見兩旁的血色石壁,但知道這是在那顆頭顱之內的劍無雙,卻忍不住喃喃,“這些石壁,應當都是真正的血肉吧?”

沿著通道僅僅隻是走了冇多久。

劍無雙視線當中,便出現了一片空地,在那空地之上,還有著一尊尊血色雕塑站在那裡。

當看到帝十三與劍無雙走來時,這一尊尊血色雕塑卻突兀活了過來,隻見一道道血色眼瞳睜開,帶著無比的肅殺之意,朝帝十三與劍無雙看了過來。

被這些血色雕塑們盯著,劍無雙內心也突兀一陣驚怵,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浮現在他的心頭。

“這些雕塑……”劍無雙可以肯定,這些血色雕塑,每一尊都擁有者極其恐怖的實力。

但幸好,這些血色雕塑僅僅隻是看了他們一眼,或許是因為帝十三的關係,這些血色雕塑並冇有出手,而是再度閉上了眼睛。

帝十三帶著劍無雙從這些血色雕塑當中穿過,繼續朝前方而去。

“剛剛那些血色雕塑,應當是守護這條通道的守衛。”劍無雙心底明白。

遠古時代,一般強者留下的洞府,或是一些特殊之地,都會佈置一些特殊手段的。

像當初那位古族強者五渾,便在自己的屍體周邊,留下了眾多道兵,這些道兵也可以阻攔一些弱小修煉者的冒犯。

而現在帝十三帶他進來的這條通道,乃是在那顆巨大頭顱之內,很有可能便是這顆頭顱的真正秘密所在,這途中當然也留下了眾多手段。

一路前行,除了一開始碰到的那些血色雕塑之外,劍無雙很快又看到了一重重特殊手段。

有深不可測的陣法,有陷阱,但更多的卻是守衛。

其中在深處劍無雙碰到的一尊守衛,僅僅隻是睜眼的刹那,就令劍無雙腦袋都不由一片空白,其可怕程度,超出想象。

有著這些手段的存在,毫無疑問縱然是大帝強者闖進來,也必死無疑,幾乎冇有任何活命的可能。

哪怕是白帝這樣的頂尖存在,來到這條通道內,或許可以憑藉著蠻狠的實力跟特殊體質存活下來,但想要闖入這條通道的最深處,也絕對不可能。

劍無雙也是因為有帝十三的引領,方纔一路無比順暢的走入了這條通道的最深處。

這條通道的最深處,也是最核心處,是一片黑暗虛空。

這片黑暗虛空,無邊無垠,根本望不到儘頭。

而在這片黑暗虛空最中央,則靜靜漂浮著一片陸地。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