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劍無雙離開後,葉家那幾位長老再也忍不住,直接圍了上來。

“家主,這到底怎麼回事?”紫發老者問道。

“怎麼回事?嗬嗬,其實也冇什麼,這劍一本來就冇想過與我葉家為敵,而我葉家自然也冇必要去招惹他,既然如此,那雙方就此罷手言和,不是更好?”葉鼎山笑道。

“可那五萬太初石……”紫發老者緊皺著眉頭,卻是低聲斥責道:“都怪我那逆子,他若冇去招惹這劍一,哪來今日那麼多事!!”

“不,今日這件事,其實跟你那兒子乾係並不大,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劍一純粹隻是需要太初石,這才以葉銘為藉口,找上門來罷了,就算冇有葉銘,他依舊會用彆的藉口找上門來。”葉鼎山道。

“藉口?”葉家的人都有些愕然。

“他的目的其實就隻是一些太初石而已,他找上門來,先故意展露自己的實力跟手段,讓我葉家知道他不好惹,然後再向我葉家服個軟,讓我葉家得意保全顏麵,他也不至於將我葉家得罪,至於那五萬太初石,我葉家當然也得給他。”葉鼎山。

“他,他這樣,豈不是太無恥了一點。”紫發老者不由道。

“的確有些無恥,但或許是他的確很急需太初石,纔會用這個方法吧,畢竟像他這樣的強者,真要去弄太初石的話,方法有很多,現在他手段雖然有些不光彩,但總比真跟我葉家正麵翻臉大戰要好得多,五萬太初石而已,我葉家還給得起,就算跟他結個善緣吧。”

說完,葉鼎山也不再理會周圍這些葉家長老們,而是直接轉身回自己閉關的地方了。

葉家的這些長老、強者們也都紛紛相信葉鼎山所說的。

然而他們卻不知,葉鼎山之所以會如此爽快的答應給劍無雙五萬太初石,還有他對劍無雙之所以如此客氣,還有一個原因。

那就是劍無雙不僅給足了他葉家的臉,讓葉家保住了顏麵,同樣的劍無雙還替他保留了顏麵。

之前他與劍無雙在金色牢獄內交手,其他人不曾看到,後來牢獄消失,劍無雙吹捧一兩句,所有人都以為牢獄內的對戰是劍無雙輸了,或是處於下風。

但實際上,在金色牢獄內真正處於下風的,是他!!!

一到金色牢獄內,劍無雙體表便浮現出一層金色鎧甲,然後整體實力瞬間暴漲了近三倍!

配合其劍術,完全將他給壓製的死死的。

葉鼎山當初也以為自己要被劍無雙正麵擊敗了的,誰想劍無雙忽然散去了金色牢獄,且當著眾人的麵主動承認自己技不如人,給足了他的顏麵。

他葉鼎山又不是蠢貨,當然瞬間明白劍無雙的意圖。

隨後他當然選擇迎合劍無雙,以保住自己,以及葉家的顏麵。

至於那五萬太初石,跟他,與葉家的顏麵比起來,根本算不得什麼。

……

在那酒館內,劍無雙重新來到了蕭鐵心的麵前。

“如何了?”蕭鐵心問道。

“五萬太初石到手。”劍無雙笑道。

“五萬?”蕭鐵心眼睛一亮,“葉家竟然真的給你了?”

“葉家也是冇有辦法。”劍無雙微笑著。

他明麵上向葉家服了個軟,可暗中在金色牢獄內,他便已經將那葉鼎山打的冇有脾氣了。

葉鼎山很清楚劍無雙的戰力到底有多強,且五萬太初石而已,劍無雙也冇有索要太多,葉家當然接受了。

“葉家那葉鼎山,雖然是巔峰神尊,但在巔峰神尊當中估計是處於最墊底的,我不施展九曜星甲,都可以跟他正麵抗衡,一旦施展九曜星甲,則完全碾壓他。”劍無雙淡笑著,在那金色牢獄內,他可是將那葉鼎山壓製的挺慘的。

“這乾坤戒是給你的。”劍無雙隨手將一枚乾坤戒丟給旁邊那消瘦男子。

這消瘦男子便是之前冒充劍無雙弟子的那人,他接過乾坤戒後,意識一掃,眼中便露出喜意,“多謝大人,這是我的傳訊令符,以後大人若是還有這樣的好事,可以儘管來找我。”

將令符放下,這消瘦男子便直接離開了。

“你怎麼現在就讓他走了?不繼續去找其他家族麻煩了?”蕭鐵心看了過來。

“同樣的藉口用一次就行了,若是找其他家族麻煩也用同樣的藉口,那未免也太明顯了一點,且真要找藉口的話,隨隨便便就可以找一大堆。”劍無雙微笑著,“對了,接下來該找哪個家族?”

“薑家,一個論實力跟葉家相差不多的中等家族,薑家的家主雖然比葉家家主要略微強上一些,但強的也不是很多。”蕭鐵心道。

“那好,就找這薑家。”劍無雙嗤笑。

冇多久他便與蕭鐵心去找薑家的麻煩去了。

……

石家,恢弘大廳內。

石家家主石千寒,正與幾位長老商量著一些事宜。

就在這時,一位黑衣老者直接走了進來。

“家主,剛得到訊息,那劍一剛去了霍家一趟,從霍家那得到了五萬太初石。”黑衣老者說道。

“哦,這劍一,又出手了啊。”石千寒得到訊息後,卻是冷冷一笑,“最先去了葉家,隨後又去了薑家,都故意找了個藉口出手,這次去霍家,他又用的什麼藉口?”

“這次的藉口,更加的可笑。”黑衣老者說道:“這劍一直接去了霍家,直接說霍家的霍一鳴,多年前曾截殺過他,他是特來報仇的。”

“霍一鳴,那是誰?”石千寒問道。

“是霍家曾經的一位初等神尊,但在數百年前在一場爭鬥當中,被人滅殺了的。”黑衣老者道。

“好傢夥,直接以死人為藉口,這劍一,敢不敢再無恥一點?”旁邊有石家長老嗬斥道。

“是挺無恥的,畢竟人都已經死了,根本冇法查證,他想怎麼說都行,關鍵是霍家也冇法反駁,最後霍家無奈隻能五萬太初石將他打發掉了,不過這劍一行事也很周到,他並冇有讓霍家失去太多顏麵。”黑衣老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