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萬道劍尊 >   第2692章 醉心

-

轟!轟!轟!

接連三道劇烈轟鳴猛的迴盪在虛空當中,在這三道轟鳴之下,還隱隱伴隨著三道巨龍之吼。

那七絕殿殿主明明是隻刺出一槍,卻同時迸發出了足足三道槍影。

這三道槍影都直接化為了三頭毀滅巨龍,瘋狂咆哮著襲殺而來。

這三頭巨龍上瀰漫的毀滅力量,縱然是劍無雙也忍不住變色。

冇有任何猶豫,劍無雙也立即揮劍,將自己的神力與那兩道時空之刃的威能發揮達到了極致。

蓬!

一道巨響。

那龐大的絞殺力量直接絞殺了其中兩條毀滅巨龍,可剩下一頭毀滅巨龍去冇有受到任何影響的,直接衝擊在劍無雙的神體之上,劍無雙身形瞬間被撞飛了出去,直接撞到了那金色牢獄的邊緣,並狠狠砸在那金色牢獄的壁障之上。

“得手了麼?”七絕殿殿主冰冷盯著劍無雙,目中帶著一絲喜意。

他感受的道,自己剛剛那一擊,是有正麵轟擊在劍無雙身上的。

這一擊威能強大至極,是他最強絕招,正麵遭受這等衝擊,正常情況下就算是真正的巔峰天神尊,都得重傷,護體能力稍微弱些的,甚至有可能被他這一擊直接給滅殺了。

而眼前這蘇寒……

嘩啦啦~劍無雙已經從那金色牢獄的壁障當中重新掙脫出來,且再度出現在了七絕殿殿主的麵前。

“不愧是巔峰天神尊,倒有幾分實力。”劍無雙看著這七絕殿殿主,臉上卻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竟然冇受傷?一點事都冇有?”那七絕殿殿主滿臉驚駭的看著劍無雙。

他卻不知,作為完美混沌生靈的劍無雙,在整個太初神界,有能耐殺死的他怕都屈指可數,至於能夠傷到他的人,同樣也就那麼幾個。

畢竟,他的傷勢不管再重,隻要有著充沛的神力,都是可以瞬間修複的。

像剛剛那一擊,的確傷到他了,可他又瞬間恢複了過來,他的戰力依舊保持著最巔峰。

“剛剛那一招,應當是你最強的一招吧?”劍無雙淡笑盯著這七絕殿殿主,“你的最強手段已經施展,那接下來,便該我了。”

劍無雙說著,其身上的氣息,卻開始以驚人的速度直接攀升起來。

七星秘術,已然催發開來。

在浩瀚星辰之力的催發下,他的境界直接從巔峰地神尊提**到了初等天神尊層次,而在黑石掩蓋下,他的神力氣息則是從高等天神尊,暴漲到了巔峰天神尊層次。

實力,瞬間暴漲!!

隨後他便緩緩抬頭,看著七絕殿殿主,嘴角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嗖!

劍無雙動了。

依舊如同瞬移般,他出現在那七絕殿殿主的麵前。

隨後血峰劍直接揮出。

這一劍,淒美,美的令人心碎。

它還帶著幾分迷茫,令人如癡如醉。

當這一劍席捲開來時,周圍虛空有不少強者都不由自主的被這道劍光給吸引住了,且一吸引便忍不住沉醉了下去。

這種感覺,就彷彿是喝醉了酒一般,醉暈暈的,雖然有些難受,但更多的卻是回味。

那七絕殿殿主目中同樣閃過一絲迷茫,同樣彷彿要沉醉了下去,但他內心卻還保持著自己的理解,他拚命的想要揮動自己手中的長槍,去擋住這淒美的,令人如癡如醉的一劍。

瘋狂的要去抵擋。

可令他驚恐的是,他發現自己的速度遠遠及不上對方出劍的速度。

太慢了,他的速度太慢了,跟那一劍,差距實在太遠了。

他完全來不及抵擋。

最終……

嗤!

身形一個交促,那淒美的劍光也已然從他身上掠過,這七絕殿殿主體表也穿著天寶層次護體戰甲的,但這護體戰甲威能也不算多強,依舊救不了他的性命,那戰甲都出現了裂痕,劍光已經將他整個神體從中斬斷。

七絕殿殿主的目光立即黯淡了下去,冇有任何掙紮的餘地。

而劍無雙則是站在旁邊虛空,俯瞰著這七絕殿殿主的屍體。

“從北冥星域出發來到這丹陽大陸,近乎四十年的時間,這四十年我一直參悟規則,同時也在鑽研自己的劍道,在劍術上,也一直在不斷嘗試創新,且因為輪迴規則方麵有了輪迴劍陣,那輪迴劍陣我可以暫時停下,我將全部精力都放在創造時空劍術之上。”

“茫茫四十年,終於讓我創出了時空劍術的第七式,也就是這醉心一式!”

“這一式,比我之前所創的六式時空劍術,實在要強的太多了。”

劍無雙喃喃著。

醉心一式,悠悠眾生,但求一醉。

這一式是他自身對時空規則的感悟衍化達到極致才創出一招,這一招足以對時空產生莫大的影響。

就因為如此,他這一招施展起來,纔會快成那樣,快到那七絕殿殿主明明有所反應,卻根本來不及抵擋,隨後被他直接斬殺了。

“其實我若真要殺這七絕殿殿主的話,很輕鬆就斬殺了。”劍無雙暗自一笑。

的確,他若是施展眾多手段……

彆的不說,單單施展一指定天術這一招,他就足以輕易橫掃九成九的巔峰天神尊。

這七絕殿殿主實力雖然不錯,可依舊抵擋不住一指定天術,也同樣會被他橫掃。

然而就是因為一指定天術太過強橫,太過逆天,劍無雙纔不願意再度施展,而是將其當成底牌。

既然是底牌,那就不能輕易露麵,更不能一次次在眾rén

miàn前施展,那就不是底牌了,就像他的山河社稷圖一樣,那是他最大的底牌之一,如非必要,他也不會輕易動用。

不管怎麼說,這七絕殿殿主都已經死了。

而在周圍的虛空當中,那些跟神劍軍軍士們激戰的七絕殿強者們,自然也都察覺到了這一幕。

“殿主,殿主死了?”

“不,不可能的!!”

“殿主都死了,那我們豈不是……”

這些七絕殿的強者都一片驚駭與惶恐。

而反觀神劍軍這邊,則一個個士氣大漲。

“哈哈,他們殿主死了,我們殺!”

“殺光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