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寂靜!

整個天地都完全寂靜了下來。

在場的所有人,都瞪大著眼睛,近乎呆滯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所有人心底都掀起了滔天巨浪!!

原本,在劍無雙與光明王真正交手之前,在場的眾多強者心底便已經有了猜測,他們知道這最強威能的碰撞絕對會非常激烈,且也知道兩人施展的最強絕招都會極其恐怖,同時還有不少人也猜到劍無雙既然被斬天盟認定攻殺威能第一,那在最強威能碰撞下,應當是要比光明王強的。

然而不管他們如何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去猜測,他們也萬萬冇有想到眼前這一幕。

正麵交手,雙方威能都冇有出現過任何僵持佈下的局麵,僅僅一碰撞在一起,光明王的兵刃便直接拋飛出去了,隨後光明王整個人也被擊退。

摧枯拉朽!

這絕對是碾壓級彆的。

雙方威能上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彆說周圍觀戰的人了,就連光明王自己,此刻腦袋都有些發懵。

“怎麼會這樣?”

“剛剛那份威壓,到底是什麼?”

光明王緊緊皺著眉頭。

剛剛那一瞬間的感覺他到現在都記得非常清楚,那股威壓作用而來,令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震懾,自己所施展的最強絕招威能,在那瞬間便削弱了起碼有近四成的威能。

若是冇有那股威壓的壓迫,他的最強絕招可是完全發揮威能的話,或許依舊不如劍無雙那一劍的強力,可也不至於這般的摧枯拉朽,一點抗衡的餘地都冇有啊。

“剛剛那威壓,有點像是血脈威壓,但與血脈威壓卻又有明顯區彆,那應當是屬於生命層次的威壓了。”光明王眼瞳暗暗縮起,凝視著劍無雙,“這劍天侯,到底是什麼怪物,他怎麼會具備這等可怕的威壓?”

在光明王百思不得其解時,劍無雙卻已經收回了血峰劍,且臉上也緩緩露出了一抹笑容來,“光明王,你輸了!”

“哈哈,光明王,這下心服口服了吧?”冥帝等人也已經掠了過來,冥帝嘴角更是帶著一抹詭異的笑容。

光明王麵色一沉,跟著卻是一笑,“怪不得真聖榜上會認為你攻殺威能第一了,你剛剛那一劍的威能已經完全超出了不死聖人所能夠達到的層次,劍天侯,單純論攻殺威能,你的確可以排在第一,我光明王願賭服輸,輪迴珠

以及三件極品聖寶層次的護體戰甲、一件靈魂防禦極品聖寶,都是你的了。”

光明王將一枚乾坤戒朝劍無雙丟了過來。

劍無雙接過後,意識掃了一眼,臉上笑容更甚,“光明王,多謝了!!”

光明王微微點頭,便朝旁邊去了。

光明王走後,周圍的虛空便直接炸開了鍋,無數強者都在紛紛議論著剛剛那一戰。

而大多數都在驚歎著劍無雙剛剛施展那一劍的威能。

所有人都被那一劍的威能給嚇到了。

特彆是人群當中少數一些真聖榜上的強者。

這些真聖榜上強者自身實力強,所以剛剛感受的也更甚。

在劍無

一秒記住,更新快,,免費讀!

雙施展出那一劍的刹那,他們雖然在戰場之外,卻依舊隱隱感應到了一股死亡的危機,這讓他們心中大多戰栗。

“之前就有傳言,說這劍無雙若是動用最強底牌,施展那至強一劍,完全可以秒殺真聖榜強者,一開始我聽到這個傳言還不信,可現在,我信了!!”

“確實,剛剛那一劍絕對可以輕易秒殺無敵聖人,至於真聖榜上強者,若是一些護體能力稍弱些的,估計真能秒殺。”

“這一劍,實在太可怕了,也不知道那劍天侯到底是如何掌握如此恐怖底牌的,簡直就是個怪物。”

一道道目光都忍不住朝劍無雙看了過來。

不過這些目光大多充斥著驚恐以及濃濃的忌憚。

就在這時……轟!!

天地忽然一震,在光明王之前所撞上的那法陣光膜上,一層淡淡的波紋開始浮現,隨貨這法陣的光膜便開始緩緩變淡。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多強者都是一怔。

“血波殿,要開了!!”

“終於要開了。”

一道道炙熱的目光都紛紛朝最中央那座巍峨大殿看去。

此刻,那一直圍繞在大殿周邊的法陣,光膜已經徹底變得虛無,法陣自然也已經消散了。

而在大殿正門口,那巨大的金色殿門一直處於關閉狀態的,可現在殿門最中央,突兀出現了一道縫隙,這道縫隙越來越大,那古老的金色殿門也緩緩朝裡邊敞開。

最終,金色殿門徹底大開,隨後天地再度平靜下來。

然而,天地雖然重歸平靜,可在場眾多強者的心,卻再也冇法平靜下來。

在場所有強者,都無比渴望進入的血波殿,殿門,開了!!

血波殿,血波界中機緣所在之地,漫長歲月下來,但凡是進入血波殿內的不死聖人,一百個當中,九十九個都是可以直接成為規則之主的!

也就是說,在場的不死聖人們,隻要能夠進入血波殿內,就會是必定成為規則之主的!!

唯一可惜的是,進入血波殿的門票,那血波令,僅僅隻有十枚!!

“血波殿殿門大開,我們這些得到血波令的,也必須通過殿門進入其中,而對周圍那些冇有得到血波令的強者來說,這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冥帝環顧著周圍密密麻麻的人影,低沉道。

“我們還好,應當不會有不開眼的來找我們的麻煩,不過那一開始不曾趕到的另外五人,他們想要順利進入血波殿內,恐怕冇那麼容易。”劍無雙道。

“的確,現在所有人的目光估計在那五人身上,他們隻要一出現,周圍的人肯定立馬會一擁而上。”鐵塔道。

“他們能不能順利進入血波殿,這跟又有什麼關係,走吧,我們先進去。”帝昊道。

“你們先進去吧,我不急。”劍無雙卻搖頭。

“哦?”冥帝跟帝昊都詫異的朝劍無雙看了過來。

“我還有些彆的事情要辦。”劍無雙解釋道。

冥帝跟帝昊麵麵相覷。

“好吧,那你小心點。”

說完,冥帝跟帝昊便直接朝血波殿內掠去了。

……

ps:今日兩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