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更到!)

————————

第五層裡麵,是一座巨大的大殿,猶如王朝裡的王殿一般,肅穆而又莊嚴,一顆顆泛著幽藍色光芒的寶珠,懸掛在大殿上,將大殿照射的有些神秘和朦朧。www.biqugev.cc

劍無雙徑直看向大殿最深處,眼中閃過一抹悸動。

在那裡,有著一張巨大的王座!

一名身穿暗金黑袍的身影,正靜靜端坐在王座上。

這道人影低著頭,及腿的如墨黑髮披散在地上,讓人看不清臉。

而在這王座底下,還倒著六具麵露驚恐,張大著嘴巴的乾屍。

“這是?!!!”

劍無雙瞳孔一縮,右手一翻,出現了一張古老的羊皮卷。

劍無雙低頭朝羊皮捲上看去,這張羊皮捲上,首頁就映著七張人臉,那是一萬年前的逐風王小隊的畫像。

劍無雙收起羊皮卷,再度朝著那王座下的六具乾屍看去,渾身頓時一震。

這六具乾屍,赫然便是一萬年前追隨著逐風王,來到了這太羅遺蹟的六名隊員!

劍無雙看著這一幕,不知為何,心頭湧起一股強烈的惡寒。

本能的,劍無雙便打算往後退去。

哢哢哢。

然而就在這時,那道坐在王座上的紫金黑袍人影,緩緩抬起了頭。

瞬間,劍無雙汗毛儘皆立起,內心湧起一種極其恐怖的驚悚感,這種驚悚感,就像是如芒在背般,劍無雙竟然感覺像是在麵臨死亡一般。

王座上,那道人影緩緩抬起了頭,露出一張蒼老的臉。

劍無雙看到這張臉,瞳孔頓時狂縮,

這張臉,他再熟悉不過,正是他們這次來太羅遺蹟的目標之一,逐風王!

“逐風王,你冇死?”劍無雙驚奇道。

“是啊,我怎麼可能會死呢?”逐風王聲音沙啞,詭笑道。

劍無雙心中一沉,不知為何,這個逐風王給他一種極其怪異的感覺。

他微微退後了幾步,準備傳訊回生命神宮,將逐風王還活著的訊息傳達回去。

然而,這傳訊的結果,卻是令劍無雙臉色微變。

傳訊斷絕了!

這裡就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般,將他和生命神宮之間的傳訊,完全切斷。

“我的孩子,你是在害怕嗎?為什麼要往後麵退?”逐風王看向劍無雙,表情詭異道。

“孩子?”劍無雙眉頭一皺。

這個稱呼,明顯不應該是逐風王對他的稱呼。

而且他還發現,在逐風王說話的同時,隱約間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朝自己籠罩而來,這種力量溫和無比,令人嚮往,就好似真的是來自父親之手。

“不對勁!!”

劍無雙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保持平靜,他現在能夠萬分確定,逐風王出事了!

“逐風王,他們是怎麼回事?”劍無雙微微頜首,用下巴指了指他座下的六具乾屍,淡淡開口問道。

“他們?誰知道呢。”逐風王搖了搖頭,然後目光直勾勾的看著劍無雙,聲音低沉道“我的孩子,快過來吧,我不喜歡隔著這麼遠說話。”

劍無雙聞言麵無表情,心中卻是不由湧起一抹冷笑。

就在他即將走出這座宮殿大門的時候,一道冷哼,忽然從門外響起。

緊接著,劍無雙便看到青虛子,大步走了進來。

“嗯?這裡還有其他人在?”青虛子看見了坐在王座上的逐風王,眉頭頓時一挑。

“又來了一個。”王座上,逐風王見到踏步而進的青虛子,頓時低沉笑了起來。

隱隱約約的,仔細注意著逐風王的劍無雙,似乎看到了逐風王的笑容裡,竟是暗藏著幾分猙獰和貪婪。

“老傢夥,你笑什麼?”青虛子見狀臉色一冷,隨即他冷哼一聲,話鋒一轉道“老傢夥,我問你,你知不知道這大殿裡的東西怎麼拿取?”

逐風王聞言,微微笑道“你想要?”

“廢話,我不想要我問你乾什麼?”青虛子譏笑一聲回道。

“那好,孩子,你走過來,我跟你說。”逐風王笑的越發慈眉善目了起來。

然而,劍無雙心中那份不安,卻隨之愈發強烈了起來。

“裝神弄鬼。”青虛子心底也有著一絲警惕,他仔細看了眼前的逐風王一眼,雖然逐風王給他的感覺非常古怪,但他也看得出,此刻的逐風王似乎不具備什麼實力。

沉吟了片刻,青虛子便重新抬起頭來,“量你也翻不出什麼浪來。”

青虛子緩緩朝逐風王走了過去。

“對就是這樣,孩子,你就這樣走過來我告訴你怎麼拿這裡的寶藏。”逐風王的聲音,透出一種濃濃的渴望,甚至嘴唇都因為興奮,顯得有些顫抖了起來。

啪嗒。

青虛子一步站在逐風王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頤指氣使道“說吧,究竟怎麼才能拿到這裡的寶藏。”

“好好好,你低下頭湊近一點,我馬上告訴你。”逐風王聲音透出一種奇異的魔力。

青虛子麵色微變,可還不等他有所動作,便看到逐風王轟然抬起手,一把便朝他頭顱按了過來。

青虛子想要躲避,卻驚駭的發現,自己的動作受到了一重無形的阻礙,導致他最終冇能躲過去,逐風王的手掌依舊是按在了他的頭顱之上。

刹那間,無數鮮血和神力,順著逐風王的手臂被吸食出,快速進入逐風王身體。

青虛子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乾癟了起來,發出淒慘至極的慘叫。

鏘!

青虛子顫抖著握住腰間那柄驚蟬神劍,狠狠往上一劃。

嘭!

然而,這把足以斬破蒼穹的驚蟬神劍,竟然隻是被逐風王伸出手輕輕一抓,就抓在了手中。

隨後,在青虛子驚恐的目光中,這把驚蟬神劍竟然被逐風王張開嘴,一寸一寸的吃了下去。

哢擦哢擦哢擦。

僅僅幾息時間,這柄驚蟬神劍,便消失在了逐風王口中。

啪嗒。

青虛子應聲倒地,整個人變做了一具乾屍,臉上還保留著巨大的驚恐。

一代神子,終極主宰裡的無敵存在,就此斃命!!

“嗬嗬嗬嗬~~~”

逐風王鬆開手,發出一陣低沉的詭笑,妖異到了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