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更到!)

————————

“也罷,如果現在的我,就能掌控這柄太羅神劍的力量,反而容易讓我產生依賴性,對之後的成長不利。https://www.biqugecom.com”

劍無雙搖了搖頭,雖然失望,倒也冇有太過沮喪。

就在劍無雙打算將太羅神劍收進乾坤戒的時候,表情不由一愣。

“嗯?放不進去?”

他竟是發現,乾坤戒根本無法容納這柄太羅神劍,如果強行硬融的話,乾坤戒隻會被太羅神劍無形中散發的毀滅劍意撕裂。

“這倒有點麻煩了。”

劍無雙眸光一閃,這柄太羅神劍威名赫赫,宇宙中難免有人認識,若是他帶著這柄太羅神劍四處晃盪的話,無異於在廁所裡點燈籠,找死。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劍無雙還是明白的。

“我記得,太羅遺蹟第二層內有著一根封神藤,被太羅劍靈放在了乾坤戒當中,那根封神藤可以封存住至寶上的一切的氣息。”

劍無雙想了想,眼前頓時一亮,果然在乾坤戒當中找到了一根古老蒼茫的藤蔓。

說起來,現在劍無雙的乾坤戒當中,可謂是天材地寶齊聚,除了五座堆積成小山的宇宙源石之外,頂尖的神藥和神料更是數不勝數。

這根封神藤放,在外界雖然也算是難得一見的寶物,可以用來煉製上品法則至寶,但在劍無雙現在的乾坤戒當中,不過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神料罷了。

“封!”

劍無雙輕喝一聲,霎時間,那根古老的藤蔓一節節暴漲,將太羅神劍層層纏繞,隻露出劍柄。

太羅神劍那股鋒銳毀滅的氣息,頓時消失不見,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柄普通的古樸長劍。

劍無雙見狀,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隨手將其背在身後。

“接下來,就該參悟那本太羅劍典了,不過在此之前,有些事情得先處理乾淨。”劍無雙自語一聲,隨即目光看向遠處某個方向,眼中殺機一閃而過。

那星鬥主宰和天宿主宰,必須死!

否則,他心難安。

儘管他自問那星鬥主宰和天宿主宰,對他的事情並不瞭解,僅僅知曉他是從虛空裂縫裡而來,但萬一那二人將此泄露出去,難免會被一些有心人,推測出什麼。

到時候劍無雙,說不定就會大難臨頭。

雖然這一切僅僅隻是劍無的推測,但隻有要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劍無雙就要將這苗頭扼殺在搖籃當中。

嘭!

劍無雙右腳重重一踏,整個人頓時沖天而起,朝著星鬥主宰和天宿主宰逃離的方向,追殺而去。

轟隆!

劍無雙一步踏天,一步快過一步,最後,整個人頓時如同化作天地之間的一道橫雷!

......

一處高空之上,罡風激烈。

星鬥主宰和天宿主宰二人正在急掠,直到足足離那河畔處急掠了數千公裡,二人方纔稍稍鬆了口氣。

“那怪物肯定是出了什麼變故,估計一時半會不會追上來了。”

星鬥主宰眼中閃過一抹慶幸道。

“星鬥主宰,這就是山無絕人之路,本以為必死無疑,想不到峯迴路轉之下,我們二人竟然還僥倖撿了一條命。世人常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估計我們的機緣也快到了”天宿主宰微微一笑回道。

他死裡逃生,心情不由有些好轉,甚至還有心情開起了玩笑。

星鬥主宰聞言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眼中湧起一抹擔憂道:“我們最好還是彆高興的太早,那怪物有些古怪,說不定就會向我們追殺而來。”

“哦?”天宿主宰聞言,想起劍無雙屠戮獵殺小隊時的景象,眼中湧起一抹凝重道:“星鬥,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

星鬥主宰聞言想了想,深吸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抹果斷道:“天宿,我們把那怪物的訊息散佈出去,畢竟那怪物可是直接在遺蹟內撕裂空間而來,這代表著這太羅遺蹟,說不定還有另外的入口,我相信,這太羅遺蹟內,一定會有人對他感興趣。”

“到時候,想必那怪物自己都自顧不暇,又哪裡還有時間來管我們?”

天宿主宰聞言,頓時大感認同的點了點頭。

星鬥主宰繼續說道:“走吧,我記得南邊就是鎮南王所在的地方,我們可以先將這個訊息告訴鎮南王,以鎮南王的性子,想必一定會感興趣。”

星鬥主宰一邊說著,一邊就打算往太羅遺蹟南方掠去。

他的眼中,已經湧起一抹退意,心中做好打算,做完這件事後,就離開太羅遺蹟。

這太羅遺蹟內,出世的寶物已經變得越來越少,爭奪卻是隨之愈發的激烈,他這等實力較為尋常的終極主宰,已經冇有了立足之地,不如離去。

就在這時,他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天宿,你乾什麼?”

星鬥主宰還還以為拍他的是天宿主宰,不由回過頭去。

結果這一回頭,他渾身頓時一僵,如遭雷擊!!!

隻見在他背後,一道清冷的黑衣人影,正麵無表情的盯著他。

“你們,打算去哪裡?”

鬼魅般的聲音響起。

“是你!!”

霎那間,星鬥主宰遍體生寒,眼珠子都嚇得要掉了出來。

這、這個怪物怎麼來的這麼快?

“你之前逃那麼快,是打算去哪裡啊?”劍無雙比他高一個頭,俯瞰著他,似笑非笑道。

星鬥主宰深吸了一口氣,急中生智,眼珠子一轉,連忙乾笑道:“前...前輩,我就四處逛逛,然後就離開這太羅遺蹟,不打算去哪。”

“是麼?”劍無雙眯了眯眼睛,不置可否道。

“當然是啊,這太羅遺蹟內終極主宰頂級強者比比皆是,我隻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個,自然有自知之明,就不繼續摻和了。”星鬥主宰縮了縮腦袋,乾笑道。

他早已被太羅劍靈控製的劍無雙,一人屠殺六大終極主宰的情景嚇破了膽,此刻見到劍無雙,哪裡還有半點敢反抗的念頭。

就在這時……

“星鬥,快走啊,我剛纔已經發傳訊給鎮南王了。”走在前麵的天宿主宰的聲音忽然飄了過來。

……

ps:臨時有點事要出去下,今天的第二更可能會晚一點,很可能到十一二點去了,大家最好不要等,等明天再看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