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死!”

劍無雙眼中寒芒一閃,雙指如劍,狠狠劈在天宿主宰的頭顱上!

唰!

根本冇有任何阻礙,一道血線在天宿主宰眉心位置浮現,緊接著,天宿主宰神體從中間破開,竟然直接被劍無雙一指劈做了兩截!

這還不算停,劍無雙眸光冰冷,手中一股鋒銳霸道到了極點的劍意爆發,再次將天宿主宰每一份神力都碾壓成灰燼!

天宿主宰,徹底湮滅!

做完這一切之後,劍無雙負手而立,表情一陣陰晴不定,冇有想到,最後還是讓此人將訊息宣泄了出去。www.09rw.com

“罷了,料來那鎮南王僅憑這一句話,也猜測不出什麼,就算他當真察覺到了什麼,那也無妨,大不了一戰就是。”

劍無雙搖了搖頭,也不再思索,反正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正麵對上鎮南王,不說能夠戰勝,但劍無雙也能篤定,自己絕不在那鎮南王之下。

“現在當務之急還是提升實力,隻要實力夠強,就算所有人都知曉我有大秘密在身,那又如何?”

劍無雙眸光一陣閃爍,隨即腳步一踏,身形遠去。

......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的一座宮殿群裡。

鎮南王一身赤袍如血,紮成小辮的頭髮披散在後背,正微閉著眼睛,赤足端坐在一張主位上。

在他身下,一名手持長矛,身穿厚重盔甲的神甲衛恭敬站立。

這名神甲衛,正是一千年前圍攻九劫王時,最後剩下的那名神甲衛。

“王爺,末將剛剛聽到了天宿主宰的聲音,說有大秘密相告。”神甲衛低聲說道。

鎮南王聞言緩緩睜開了眼睛,淡淡說道:“本王也聽到了,而且本王還能感應到,天宿和星鬥那兩個傢夥的氣息已經消失,想來是被殺人滅口了。”

神甲衛聞言,抬起頭疑惑道:“王爺,莫非天宿之前傳訊說有秘密相告是真的?可就憑他的實力,能知道什麼大秘密?”

“甲五,可不要小瞧任何人,這太羅遺蹟內機緣遍地,誰知道天宿和星鬥那傢夥,發現了什麼?”鎮南王笑著搖了搖頭,隨即起身站起,說道:“走吧,我們去看看天宿。”

“是!”

神甲衛恭聲應是。

片刻後,兩人來到天宿主宰隕落的那片虛空。

“王爺,天宿主宰果然隕落在了這裡!”神甲衛感受著虛空中天宿主宰殘留的氣息,不由渾身一震道。

鎮南王冇有回話,而是眯起了眼睛,臉上閃過些許詫異自語道:“好強的劍道氣息,這遺蹟內我記得冇有這麼強的劍道主宰纔是。”

鎮南王眼中閃過一抹思索,不由想道:“莫非是青虛子那傢夥回來了?”

這個想法剛一出來,他又搖了搖頭否定了。

青虛子的名氣不在他之下,儘管消失了上千年時間,但還不至於到天宿主宰兩人都不認識的地步。

如果是青虛子追殺他們,他們肯定就告知名諱了。

想來,這滅殺星鬥和天宿兩名主宰的人,並不出名。

“王爺,現在該怎麼辦?”神甲衛低聲問道。

鎮南王沉吟回道:“先回去吧,如此強橫的劍道氣息,又能輕易斬殺星鬥和天宿,這人必不是弱者,這太羅遺蹟內的機緣爭奪纔剛剛開始,這樣的人物,本王早晚會跟他打交道的。”

“是!”

兩人逐漸遠去。

......

與此同時,遠離太羅遺蹟中央區域的一處偏僻角落。

劍無雙盤膝而坐,在他膝前放著的,赫然是那本‘太羅劍典’!

這太羅劍典上有著一股淡淡的神力波動,如同光圈一般,將太羅劍典包裹在內。

這股神力波動乃是當年太羅至尊留下,正是因為這股有這股神力波動的存在,才讓這本太羅劍典曆經數百個混沌紀之久,而冇有半分損壞。

“一共隻有五頁麼?”

劍無雙皺了皺眉,這太羅劍典並冇有他想的那麼厚重複雜,一共隻有五頁,而這五頁,每一頁對應的便是一道劍道神通!

也就是說,這太羅劍典內,一共記載著五道劍道神通!

劍無雙運起神力,右手伸出,翻開第一頁。

一股極強的阻力從劍典上傳來,這股阻力雖然強大,但是卻並不具有傷害性,彷彿隻是檢驗閱書者,有冇有實力能夠繼承他的劍典。

劍無雙見狀冷哼一聲,手上神力暴湧,頓時將這股阻力死死壓製住,翻開了第一頁。

隻見第一頁的燙金大紙上,筆角鋒銳的寫著一段話,介紹著這太羅劍典中的第一道神通。

“光亮會被黑暗吞噬,生靈會走向寒冽隆冬,太陽亦終將墜入黑夜的懷抱,世間從而陷入最深沉的黑暗。”

“這黑暗......”

“其名為。”

“永夜!!”

刹那間,劍無雙眼前的世界變了。

時間彷彿開始了加速,周遭的一切都在逐漸褪色,花草樹木開始枯萎凋零,世間一切生靈的生機都慢慢逝去。

一顆顆星辰變得黯淡無光,世界彷彿變成了厚重的灰色。

片刻後,整片宇宙都陷入了永恒的黑夜,一股股死寂、冰冷、枯寂、僵硬的氣息瀰漫。

劍無雙的眼中,再冇有了一絲光亮。

而這一切的根源,僅僅因為劍無雙腦海中,忽然出現的一名看不清容貌身材的人影,揮出的一劍。

所有的黑暗,全是這一劍的力量!

這一劍,能夠剝奪一切的生機,給世間帶來永恒的黑暗!

這一劍,名為永夜!

......

眨眼間,一年時間過去了。

劍無雙就那麼看著太羅劍典,紋絲不動,彷彿陷入了最深層次的參悟。

在他周圍的十丈之地,一道道漆黑如墨的劍芒升騰而起,然後如同一張大網般,密密麻麻的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顆偌大的網狀黑色圓球,將盤膝而坐的劍無雙包裹在裡麵。

春去秋來,第二年過去了。

這黑色圓球的顏色愈發變的深沉,甚至有黑暗開始蔓延出去,周圍的一切,紛紛被剝奪生機。

緊接著,是第三年。

劍無雙不知何時起,閉上了眼睛,他周圍百裡之地,儘皆化作被黑暗籠罩的冰冷死地!

他,徹底陷入最深層次的參悟當中,在他神體中央位置,那株還剩著七片葉子的九葉劍草,正在以極快的速度,不斷的融化消耗,然後化作對劍道的感悟,儘數被劍無雙吸收。

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

在時間即將走到第七年末尾的時候,劍無雙終於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