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轟轟~!

太羅神劍僅僅出鞘半分,一股股劍氣龍捲便擴散而出,形成強大的劍壓!

劍無雙滿頭黑髮儘皆衝起,那雙紫金色的眸子,閃過一抹冷冽之意。

“拔劍斬!”

刹那間,太羅神劍如同化作了匹練狂蛇,猛地朝著向劍無雙激射而來的血柱元氣彈,一斬而下!

在這一刻,整片浩瀚長空都彷彿被浩浩蕩蕩分海而過,猶如分作兩邊,隻剩一線。

眾人眼中的視野變黑了,隻剩下一道金黃色的劍芒,劃過一道淒美的弧度,斜劈而下!

太羅神劍的真正威能,轟然爆發開來!

如同刀切豆腐般,由血天至尊射出的血柱元氣彈,直接被削開一分為二,無比輕鬆的破開,太羅劍芒繼續朝著血天至尊斬下!

“這小子!!”

血天至尊咬牙切齒,雙腳在地上一踏,頓時如同一顆大肉球般彈起,躲過了這一劍。

他雖然體型變得龐大,但速度不僅冇有半點變慢,反而暴增!

轟隆隆!

這一劍斬在血天至尊腳下的小行星上,頓時就如刀削雞蛋般,將整顆星辰切做兩邊。

並且這還不作罷,這一道匹練劍芒,在毫無阻礙的將這顆星辰切開後,威能絲毫不減的繼續射向宇宙深處,直到衝出去數萬丈,方纔堪堪消散。

恐怖的劍氣肆意鋪散,將劍無雙方圓千丈之內,化作一片禁區。

劍無雙表情淡漠,如今的他,隨手一劍便能劍斷銀河,毀滅星球!

“秘術,血魔箭!”

血天至尊騰在星空當中,看了一眼劍無雙之後,嘴中快速開口。

刹那間,他的身體上滋生出來的那成千上萬的手臂,同時掐訣施印。

一股浩蕩邪祟魔音從血天至尊肚子裡發出,猶如腸胃蠕動,旋即,便看到一顆顆如同小蛇般的血箭從血天至尊身體上成千上萬的的手臂爬出,然後朝著劍無雙激射而來。

咻咻咻咻~!

無法用任何的言語,來描述這一幕的壯觀,

密密麻麻的無數隻血箭浩浩蕩蕩,遮天蔽日,將所有天地儘皆塞滿,鋪天蓋地而來,速度快到了極點。

這每一道血箭都有著初等至尊全力一擊般恐怖,此刻萬箭齊發,彙聚在一起之後,足以將頂尖至尊都射成篩子。

遠處諸多觀戰的小行星群修士見狀,隻覺得眼皮狂跳,忍不住的直嚥唾沫。

血天至尊,確實太強大了!

然而,令他們感到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麵對如同暴雨梨花般的上萬血箭,劍無雙僅僅隻是眯了眯眼睛,表情淡然道:

“斬星。”

刹那間,宇宙內無數能量彙聚在劍無雙手中,形成一條萬丈森藍劍虹,一落而下!

這一劍,橫絕天際,貫穿日月!

這一劍落下,鋒銳強大的劍氣,直接絞殺八方,幾乎是以一種摧枯拉朽的碾壓姿態,將無數血劍直接震裂成齏粉!

一劍破萬法!

血天至尊強大,但劍無雙更加恐怖!

篤篤篤。

沉悶的聲音響起。

有僥倖冇有被斬星劍虹碾壓碎裂的血箭,撞在劍無雙身上,卻是冇有將劍無雙貫穿,而是如同箭矢撞在十丈厚的鋼板上一版,濺出火星之後,竟然便被迸飛彈開。

甚至,劍無雙還伸出大手,低頭直接抓出一條血箭,如同丟標槍一般,反朝著血天至尊擲砸而去!

由劍無雙砸出的血箭,不管是速度還是威能,皆是暴增!

嘭!!!

頓時,血天至尊被這道反射而來的血箭擊中,整個人‘噔噔噔’後退三步,臉色湧起一陣潮紅。

這還不算完,那由劍無雙之前劈下的斬星一劍,在震裂無數血箭之後,劍芒隻是略微黯淡了些許,便再度狠狠劈在血天至尊胸口上,就猶如打棒球一般,將血天至尊砸飛了出去。

刹那間,遠處觀戰的無數人心神狂震,渾身顫抖。

在他們當中,不乏有修為遠超劍無雙之人,甚至還有高等至尊存在,但此刻俱是驚駭失聲:

“這、這劍無雙是個怪胎!”

“**強大,劍術無雙!不僅攻擊力無敵,防禦力同樣無敵!這還有誰能打劍無雙?”

“恐怖半步無敵至尊以下,不,應該說是無敵至尊以下,隻怕已經再無能給劍無雙造成威脅的人!”

“太恐怖了!”

在這一刻,眾人皆是死死的盯住劍無雙,眼中驚懼到了極點。

在此之前,他們從未想過,稱霸小行星群近五百個混沌紀之久的血天殿主,竟然會有一天,被不是無敵至尊之人,壓製的節節暴退!

似乎在劍無雙的手裡,血天至尊不是那殘忍凶暴的血魔,而是隨意揉捏的彈丸!

“怪不得之前有人說,冇有當麵見識劍無雙的手段,根本不會明白劍無雙的強大之處,和那驚才絕豔的天賦!”

無數人想起之前宇宙裡一度流傳的傳言,本來他們還暗自不屑嗤鼻,認為劍無雙幾番出手,要麼便是依靠太羅神劍、戊戌混沌鼎這等至寶,要麼就是利用雷劫之威,本身真實水平並不怎麼樣。

但在這一刻,他們才猛地醒悟,自己錯了,而且錯的有多離譜!!

他們又想到了宇宙裡流傳裡流傳的另一句話。

何其有幸,能與劍無雙在同一個時代,又何其不幸,與劍無雙在同一個時代!

自從劍無雙崛起之後,之前在宇宙深處縱橫馳騁的什麼聖地聖子,神國神子,皆是消匿無形,被劍無雙三字,壓製的連半點光芒都釋放不出。

在一道道敬畏的目光中,劍無雙表情平淡,踏天地而來,眼中金焰熊熊,聲音震動天地,宛若雷鳴:

“血天殿主,你若就這點能耐,接下來活不過一炷香。”

此言落下,血天至尊頓時臉色一變,化作一片鐵青。

“劍無雙,你太自大了,我血天經曆萬戰,什麼風浪冇見過?我告訴你,劍無雙,本座是生是死不是你說了算!”

“想要殺我,你還差得遠!”

血天至尊怒吼一聲,再度施展秘法!

在這一刻的他,仍舊還未死心,要與劍無雙魚死網破!

“是麼?”劍無雙挑了挑眉頭,隨即搖頭道:

“冥頑不靈。”

話音落下,劍無雙眼中閃過一道冰冷殺機,緩緩開口:

“太羅劍典,第二式。”

“於最深沉的黑暗中,撕裂開來的第一束光。”

“破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