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級,無論是神力宇宙抑或是虛之宇宙,都是處於絕巔般的存在。

那種境界,早已超脫了所有人的想象。

神力宇宙那所有的底蘊,不過是虛神覆手之間,便足以傾滅的。

如果是先前的劍無雙,恐怕仍舊會對這個問題感到束手無策,但如今的他,早已經不再是當初的他。

一式力鎮半祖級噬二,又可摧毀一分虛神真影,隻要不是眾多半祖級合圍,又是在神力宇宙的主場,劍無雙自信能夠穩住高階戰場。

而唯一的變數,虛神和噬組織,如今也有了相應的對手。

劍無雙回身看去。

一身黑水袍的老尊,攜帶雛稚緩緩走來,特殊氣息宛如將整個極海都帶在了身後,充滿無儘威勢。

這個自極海星域和劍無雙簽訂下契約,且不知來曆的老者,已然站和劍無雙站在了一起。

感受著那股特殊且不容忽視的能量波動,巨斧至尊等人雖然冇有表露敵意,卻也謹慎了起來。

而仍在打坐感悟的血波至尊,也在同一時間睜開了眼睛。

屬於半祖級的恐怖神力沖霄而起,下一刻身形便及至劍無雙身前,看向老尊的目光謹慎無比。

“血波至尊,是自己人。”劍無雙苦笑道,隨後他將怎麼和老尊見麵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番。

不過劍無雙將老尊輕易鎮殺噬一的事情掠過,畢竟現在這種情況,多說反而會亂了一眾弟子的心智。

聽罷劍無雙的話,巨斧至尊頷首道,“既然這麼說,他並非虛之宇宙,那就是屬於我神力宇宙的人了。”

老尊冇有開口,一同和雛稚十分自然的站到了劍無雙的身後。

“這位又是?”巨斧至尊看向雛稚疑惑道。

劍無雙目光黯然,“是封天老祖的座下童子,名為雛稚。”

氣氛頓時凝重,一時間眾人對虛之宇宙的種種惡行,深惡痛絕。

“無雙宮主,生命神宮全體弟子,儘聽調遣,萬死不辭!”血波至尊單膝拱手。

數萬道聲音同時響徹,震顫雲霄。

劍無雙微微一笑,堅定的目光看向遠方,“好,集結,回到屬於我們的地方!”

製定好計劃,悲鴻之地的生命神宮弟子開始登上宇宙舟,準備離開。

站在第一艘宇宙舟頭,劍無雙看著依舊神威煌煌的葬神地,眼中流露出感激之情,然後深深的鞠了三躬。

熟悉的場景逐漸遠去,那一萬方小道場,由無主神力湧動托升著,依舊保持著原狀,彷彿他們隻是離開了一會,很快便會回到各自的道場一樣。

每個生命神宮的弟子都知道,他們這一去,絕大部分甚至全都會隕落在那一方戰場上。

但他們依舊義無反顧,就像是去做一道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

這是他們的職責,也是他們的使命。

駛離出悲鴻之地,劍無雙的目光看向了帝祖遺址,猶豫片刻後,最終他還是放棄了。

已經淪陷的神力宇宙,每一刻都不能耽擱。

虛神仍舊冇有迴歸,劍無雙決定在這段時間內,徹底斬殺虛之宇宙的有生力量。

三個月時間,三艘宇宙舟從神力宇宙極邊緣地帶,開始靠近域外戰場。

隨著越來越接近域外戰場,一些斷裂在虛空的法寶碎片,和至尊神境的殘骸開始出現。

無數神血彙聚成河流,浮亙在虛空之中,它們會一直這樣流淌數萬混沌紀元,直至緩慢化為養料,被宇宙吸收。

域外戰場上,不再有破碎星空的廝殺,隻有至尊的殘骸淒慘漂浮在虛空中。

直至來到原本由宙神坐鎮的大本營位置,劍無雙才感受到滔天虛力湧起。

遠遠看去,僅僅是外圍巡視的虛尊,便不下於十五位,更不論已經占據了大本營的其餘虛尊。

強忍心中怒意,劍無雙示意宇宙舟遠遠停靠,自己攜帶老尊,和血泊二人,悄然摸向大本營。

對於劍無雙的商協,老尊從不反駁也不否定,彷彿他要做什麼,老尊便做什麼一樣。

哪怕是三人中境界最低的劍無雙,也有了媲美半祖級的實力,麵對著這樣一群不過三痕修為的虛尊,想要滅殺再簡單不過。

但想要悄然進行,就會有些難度,就在劍無雙準備釋放太羅劍典的四季控場時,那種熟悉的荒蕪氣息從老尊手中逸散出來。

暗黑晶芒自虛空凝現,如同冰霜一般瞬息覆蓋了大本營的外圍,一行十四人的巡邏隊,好似陷入泥沼一般,悄無聲息的停在了原地。

氣息在冰封,四周安靜的彷彿連罡風都聽不見了。

劍無雙見狀,招呼一聲後,當先衝了過去,手掌一揮,浩瀚神力如同雷罰,直接將十四個虛尊碾碎為齏粉。

哪怕是已經晉升為半祖級的血波至尊,在看到劍無雙如此輕描淡寫的一掌,便滅殺十多位虛尊後,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旋即心頭火熱。

才僅僅一年時間,劍無雙便能夠直接鎮壓如此多的虛尊,要是百萬年後呢?他會不會成就下一個宙神,帶領神力宇宙擺脫困境呢?

百萬年對於他們不過是一次閉關的時間,卻又有著無儘的可能。

如果血波至尊知道,早在之前,劍無雙以一己之力幾乎鎮殺半祖級強者時,恐怕下巴就要脫臼了。

抹除掉巡邏隊之後,三道身形悄然進入大本營中。

輝煌浩瀚的巨殿內,此刻觥籌交錯,近百道強絕身形聚集於此,談笑甚歡。

坐在最上首的一個巨漢,肩膀處六痕閃爍,懷抱兩個瑟瑟發抖的神力宇宙的婢女,放聲大笑。

而在這滿殿的虛尊中,坐在巨漢下首的一方桌前,赫然神力湧動。

那俊秀飄逸的中年男子,一身儒衫,黑髮間兩隻寸許長的龍角,說明瞭他龍族的身份。

渾然天成的神力自他周身繚繞湧動,此刻卻和滿殿的虛尊把酒言歡。

如果見到這一幕,劍無雙定然能發覺,這個俊秀飄逸的龍族中年男子,赫然是龍族第三代血脈,孽龍族長龍燁之弟,身入無敵至尊的龍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