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略微震驚中回過心神,劍無雙拱手道,“晚輩劍無雙,見過臨河龍帝。”

巨大龍首緩緩點頭,隨即斑點金芒開始從龍體中逸散而出。

那中年女子見狀,急忙道,“老祖不可。”

盤踞在巨柱上的整條龍身開始幻化,片刻便凝聚出一道身著素衫的老者。

兩隻巨大的龍角似乎印證著他近乎無儘的壽元。

“老祖,你應該繼續調養纔是,怎能再動身呀。”中年女子麵露擔憂道。

名為臨河龍帝的老者嗬嗬一笑,“無妨,老夫的舊疾也並非一兩日了,再添一些也無不可。”

中年女子無奈搖頭,並冇在說什麼,跟在了老者身後。

“小友,你可是自我從那次戰爭後,第一次見到了非龍族的外人了。”臨河龍帝和藹道,屬於龍族與生俱來的高傲在他身上一概不見,就彷彿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老者,無形之間拉進了兩人的距離。

劍無雙略微一思索,而後道,“是第一次浩劫之戰?”

“可比那個還要久遠的多咯。”如同在追憶,臨河龍帝搖頭一笑,“那一次戰爭,是我們龍鳳麒麟三族間的戰爭,我的舊疾也是在那場戰爭中留下的。”

“小友,你可知在我之前,宇宙氣運並非隻能誕生出一個祖級?”

劍無雙聞言,略有疑惑,“難道不是隻能誕生一個嗎?”

臨河龍帝一笑,搖了搖頭道,“那時我尚處青年時期,我的父親便是祖級,隻不過在那場三族之戰前,突然下落不知,給我留下了一道祖級氣韻。”

話畢,臨河龍帝手掌一展,一縷龍族獨有但更為玄奧的氣息浮現。

隨著那道玄奧氣息出現,包括劍舞雙在內,體內的神力登時有種顫栗的壓製感。

那是真正的屬於祖級的氣運。

臨河龍帝看著手中那縷祖級氣運,輕聲道,“我本想將父親留下的氣運感悟,但三族之戰隨之而來,我的身體也在那場戰爭中留下暗疾,究極一世再也無法突破祖級。”

“現在,”臨河龍帝看向劍無雙,揮手便將那縷祖級氣運送到了他的手中,“他應當有個主人了。”

劍無雙渾身一震,幾乎是和中年女子同時道,“萬萬不可。”

“老祖,那可是咱們龍族的根基啊!”中年女子急迫道,“你這就給了一個外人,咱們該怎麼辦啊!”

“住嘴,”臨河龍帝麵露不悅,“勿要多言。”

中年女子不敢再說話,隻是用力一頓足,看向劍無雙的眼睛幾乎要將他生吞活剝。

劍無雙麵露苦笑,而後堅定道,“前輩,這太貴重,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收下,如果您再執意相送的話,我隻能駁您麵子了。”

臨河龍帝冇有表態,而是道,“小友,我能單獨和你說上一番話嗎?”

劍無雙點頭應允,隨後請老尊在原處等待。

中年女子恨恨的瞪了劍無雙一眼,而後掠出殿外。

隨後,臨河龍帝攜劍無雙緩緩前行。

“我不明白。”憋了一會後,劍無雙還是開口問道。

臨河龍帝聞言,答非所問道,“小友,你知道我們為何要打上那場三族之戰,以至於我龍族根基儘毀,到現在也無法恢複嗎?”

劍無雙搖頭。

臨河龍帝娓娓道出,“那是因為,我們三族在當時共同尋覓到一處天成祖級氣運,為爭奪那一成氣運,戰爭不可避免的爆發。”

“身為三族中最為強大的龍族,本應該輕易獲得那成氣運,但我的父親突然消失,讓龍族陷入了被動的局麵。”

“即便如此,臨時成為族長的我,指揮著整個龍族,將戰爭推向了最**。”

“當時已經半隻腳進入那種境界的我,以一己之力將鳳族鳳祖,麒麟族麒麟王重創,並於不久後身死,而我的重疾也就是在那時留下的,至此這場戰爭匆忙結束。”

“我還活著,隻是當時的重疾直至現在還影響著我,自知已經時日無多。”

臨河龍帝說到這裡頓了一頓,而後接著道,“但我龍族受創實在過重,哪怕時至今日都無法完全恢複,族中子孫更是平庸無比,至今未曾有一人感悟到那一步。”

“而鳳族和麒麟族早已恢複,並且那一成祖級氣運我幾乎可以斷言在麒麟族手中。”

“我活著他們還有所忌憚,一旦身隕,恐怕龍族便會頃刻覆滅。”

臨河龍帝麵露苦意,“所以投降虛之宇宙,便是我的指示,我隻想讓龍族能有一絲活下去的可能,但從現在看來,我應該是錯了,大錯特錯。”

聽到此,劍無雙也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沉吟半晌,還是堅定的將手裡那道祖級氣運推到了臨河祖帝的手中。

“我不能過多保證著什麼,但有一點,隻要是我還活著,龍族便隻能死在戰場上。”

劍無雙平淡的一句話,卻宛如萬鈞誓言。

臨河龍帝聞言,龍目瞬間通紅,彎膝便欲行禮,劍無雙趕忙攔住。

“老夫承了小友的情,今日這道氣運,如果小友再行推遲,我再無半分顏麵。”臨河龍帝拱手讓出祖級氣息,態度堅決。

劍無雙啞然,他實在是不想收,畢竟他連半祖級都非常的遙遠,如此毅然收下,先不說對自己的用出大不大,反而先是擔了龍族的情。

這樣一來,就變相的接管了龍族和其餘兩族的破事,實在麻煩。

但看著臨河龍帝那一臉決然的模樣,劍無雙隻能暫且收下,末了補充一句,“這隻是在我這裡暫放,如果他日龍族有不世天驕出現,我必將奉還。”

臨河龍帝明白劍無雙話裡的意思,眼中閃過一抹黯然。

“我先前說過,隻要我活著,龍族便隻能死在戰場上,如今兩方宇宙已經徹底不死不休,共同抵禦纔是目前最應該做的事情。”劍無雙說道,“我此次前來的目的,也正是因為此。”

臨河龍帝聞言,鄭重道,“至此刻起,龍族全族子孫,任憑小友調遣,與虛之宇宙血戰至最後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