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無雙也不再猶豫,直接擎起手掌,大無上衍力浩瀚而出。

那連衍仙都足以涅滅的恐怖威能,化作無匹的光柱扶搖直上,狠狠轟擊在了那降臨的黑金巨掌之上。

然而令人不敢置信的一幕出現了。

二者相撞,殉爆所產生的萬千流蘇華芒散落,但那黑金巨掌僅僅隻是一顫,不但絲毫未受到損傷,反而又愈發凝實了起來。

“退!”劍無雙目光一凝,身形飛速後退,春秋等人也是瞬間動身,全力逃脫那黑金手掌的範圍。

有五位境界稍弱者,當場被砸中身隕,一身磅礴衍力儘數被吸收了。

大地被砸沉千丈,撕裂出一道天塹深淵。

站在蓮台之上的禿頂羅漢獰然一笑,隨著他的身形走動,背後那尊八臂怒目羅漢也是移雲駕霧而來,於逼仄雲層中隱現,說不出的森然怪異。

一黑一白兩尊頭顱又隨後從眼眶中降下四道光柱。

劍無雙揮手鑄就一方結界,將眾人遮在其中,而後他手持無形之劍,掠升而起,腳踩光柱,直奔那天上蓮台。

禿頂羅漢目光一凝,揮掌降下層層八卦密罡,他背後那八臂怒目也同時張開巨口,鯨吸一切逸散於外的能量。

饒是劍無雙都感覺逸散在周身的衍力都被吞噬了。

“嘴臭小輩,乖乖納上頭顱吧。”禿頂羅漢怪笑,雙臂狂舞間江西又是轟出無數八卦密罡。

劍無雙腳踩光柱,一手引導無形之劍,直刺向前。

又是一記絕劍!

十萬劍歸一,冇有任何花哨華芒溢位,卻令人不敢與之直視。

天穹都在這一擊之下被撕裂。

絕劍如入無人之境,瞬間破開層層八卦密罡,隨後去勢不減的刺向禿頂羅漢。

由於一切都太快了,快到禿頂羅漢都未曾反應過來,那一記絕劍便正中他的左臉。

神血噴湧而出,一隻完整的左耳便是墜在了蓮台之上。

這完全是**裸的大侮辱!

禿頂羅漢從難以置信中回過神來,一再受到的屈辱讓他瘋狂了。

絲毫不顧腦袋上的創口,他又是踏前一步,背後八臂怒目同時舉起手臂,砸向劍無雙!

合共八道遮天蔽日的無邊巨力,將這整個婆娑天都遮蔽了。

劍無雙目中凝重,從這數次的交鋒來看,這自稱婆娑老祖的禿頂羅漢,境界仍舊為衍仙巔峰,但他所表現出的衍力卻隱隱有突破的跡象,尤其是他背後那八臂怒目怪象,更是令其一舉超出,隱隱達到了某種未知的境界。

可怕威勢震天撼地而落,春秋等人已然開啟衍力壁障,以期應對這一劫難。

而劍無雙,本想撥開缽陽瓶讓三帝君參戰,但在場仍有二十餘個小帝君陪同在身邊的眼線,如果貿然放出三帝君,隻怕自己無論如何都說不清了。

迅速打消這一念頭之後,劍無雙心念一動,一式天門極詣浩然而起。

由萬千神兵精粹凝練而成的遮天巨掌湧動,如同極晝大日,撞上了那八道黑金巨掌。

層層殉爆漣漪自中心點掠起,瞬間便將籠罩在整個婆娑天中的雲霧盪開,同時巨海表麵也激起了滔天巨浪。

在這難以想象的殉爆中,就是連衍仙都無法全身而退,哪怕是遠離這戰圈的春秋等人,都是感受到了強烈的心悸。

劍無雙後撤半步,天門極詣最終消散,但是那八道黑金巨掌雖然黯淡到了極點,卻仍舊存在,威勢不減的蓋臨向他!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縹緲卻又堅韌無比的衍力化作層層結界,阻擋在了劍無雙頭頂,竟是使得那八道黑金巨掌再難寸進。

同時,一道瘦小紫袍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背後,嗡聲說出了兩個字,“去吧。”

劍無雙心領神會,當即縱身驚掠而去,化作最為鋒利的箭矢,射向禿頂羅漢。

萬千縷華芒在劍無雙的掌心中凝聚,幾乎是在禿頂羅漢才反應過來時,便遮天蓋地的圍攏向他。

禿頂羅漢麵色閃過一抹慌亂,他急忙雙手一揮,便捨棄了蓮台,坐在了背後八臂怒目的掌心中。

劍無雙催身及至,一腳剁碎蓮台,看向禿頂羅漢的目光平靜如水。

被一劍削去的耳朵已然重新生長了出來,但被多次羞辱的他心中仍舊憤恨滔天。

即便禿頂羅漢現在已經明白自己是踢到了硬茬,但他在心唸的驅使下已然無法回頭了!

隻要能夠將其完整吞噬,必然能夠跨出那一步!

一想到此,禿頂羅漢眼中精芒一閃,冷笑著看向劍無雙道,“嘴臭小輩,今日你若是肯跪下為本座叩響三個響頭,本座便不計前嫌,讓你們安然離開婆娑天,如何?”

劍無雙平靜之至,冷冷一笑,“就憑你這不入流的功法,也配讓我下跪?如果你向我磕上三百個響頭,我倒可以考慮留你一具全屍。”

“狂妄之徒,本座今日就坐在這裡,看你能將我如何。”禿頂羅漢起身站在八臂怒目掌心中,大聲高喊。

不疑有他,劍無雙提劍縱掠而去,浩瀚劍意直斬向前,然而他卻不閃不避,硬生生的以身體接了上去。

劍意席捲,直接斷掉了禿頂羅漢的一條胳膊。

然後他抱臂痛呼一聲,身形下意識的後退,顯然是要遁逃!

如此良機,劍無雙不想錯過,直接踏空捉去,準備直接將其鎮殺。

有著瘦小紫袍和鄭嬰等人對上那八臂怒目,劍無雙倒可以全力追殺禿頂羅漢。

被斬去一臂的他,似乎像是被嚇破了膽,慌不擇路的前行,速度也有些慢了。

不過是數個呼吸間,劍無雙已然來到他身後,直接舉劍直斬向下。

異變陡生,一條手臂竟然是從這禿頂羅漢的後背長了出來,並捉住了劍身。

“嘿嘿嘿……”

古怪的聲音響起,禿頂羅漢僅剩下幾綹頭髮的後腦勺的後腦勺上,居然又生出了一張醜惡怪麵,碩大如麪餅的嘴唇不由分說的便嘬向了劍無雙。

劍無雙心中一陣惡寒,當即舉劍刺入這怪麵的口中。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