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萬道劍尊 >   第4761章 ? 七劍客

-

能夠代表黑山晶石,且和這東西密不可分的,整個真武陽座下天域的衍仙,甚至是頂修,都知道隻有一人——小帝君公子衍。https://

而眼下在這北天仙州中,有數處攤鋪在叫賣著黑山晶石,似乎是在進行某種潛意識的造勢。

劍無雙已經隱隱覺察出平靜湖水下麵的暗流湧動。

“這一次,恐怕咱們的行蹤要更加的隱秘了,先暫緩接近公子墨。”劍無雙低聲說道。

春秋瞥了一眼那正在打包離開的青年修士,“是不是有什麼情況發生?”

他搖了搖頭,然後道,“目前情況未知,先跟上他一探究竟。”

陳青和春秋點頭,此時那青年修士已然收拾妥當,卻並冇有踏空離去,而是揹負雙手,饒有興趣的在這天城中遊覽起來。

劍無雙三人也隨之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探查著他的行蹤。

這青年修士,肩挎一碎花行囊,著一身不算華貴但還得體的長衫,頗似長途跋涉,前來仙州閱曆朝聖的頂修。

劍無雙在青年修士身後百米,用神識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但這種情況並未持續多久,很快隨著突兀而來的數百仙鶴,浩浩蕩從頭頂低空飛過,驚擾住了劍無雙的目光。

待漫天仙鶴飛昇離去之後,前麵哪還有那青年修士的半分影子。

心道一聲糟糕,劍無雙看向身後,陳青和春秋心領神會,各自身形登時朝著不同的奔掠而去。

這青年修士的身形消失,便意味著線索中斷,在這種敏感時節,劍無雙絕不允許出半點差池。

三道身形朝著不同的方向追查。

來往飛昇的頂修逐漸稀疏,春秋沿著一條街道奔掠向前。

同時,道路兩側的仙府樓閣開始模糊起來。

滿心著急的春秋,全然不覺周圍所發生的變化,等他心頭猛然湧現一陣危機時,卻已經晚了。

一條碎花寬布倏忽從背後猛地勒在了春秋的脖頸間,而後一道無法抗衡的大勢蓋臨而至。

猝不及防之下受此重創,他眼前一黑,差點昏死過去,哪怕是想動一動手指都是難事。

而那手持碎花寬布勒住春秋脖頸的身形,正是之前消失不見的青年修士。

此刻的他,眼中隻有淩厲殺機,一身空前龐大的衍力威壓,絕不是祖級頂修能夠掌控的。

一隻手控製住春秋,另一種攜帶大勢的手掌並指如刀,毫不猶豫的斬向他的本源。

然而這時異變陡生!

“嗤——”

金鐵交擊之聲響徹,那被青年修士所佈下的結界轟然破碎,一點寒芒光耀而至。

青年修士在察覺到這一幕,本來斬向春秋本源的手掌陡自一變,直接向前轟出衍力大勢。

二者相撞,發出排空一震,相互抵消。

一道麵容滄桑的中年身形隨後出現,手持一柄無形之劍,淩厲的目光凝視向他。

四目相對,青年修士眼中暴起的殺機很快消失,然後猛然將春秋扔了過去,趁此空當直接遁逃。

劍無雙伸手接住春秋,目光凝視前方,並冇有追趕上去。

“咳咳,劍兄,你又救了我一命……”春秋捂著脖頸,心有餘悸的青紫麵色逐漸恢複。

就在剛纔那一短暫的交手,劍無雙便判斷出對方的實力強絕,絕不可能是先前見到的祖級境界。

如果那青年修士鐵心應戰,隻怕他也必然會受到重創。

這時,陳青也趕來,看到這一幕趕忙問道,“怎麼樣,抓冇抓到那傢夥?”

劍無雙搖頭,“隻怕咱們這一次,情況要發生一些變化了。”

“莫非他們是公子墨座下的鷹犬?”陳青皺眉道。

“若是公子墨座下鷹犬還好,怕就怕在,他不是。”劍無雙緩緩道。

陳青提醒道,“劍兄弟,咱們先且離開這裡吧,要是撞上公子墨的手下才真不妙了。”

劍無雙點了點頭,此刻的他們,已然身處在遠離天城的一處仙山之巔。

那青年修士似乎有著某種獨特神通,早在春秋眼中的場景都已經模糊時,其實就被引誘出了天城。

若不是劍無雙感受到他的氣息在遠離著,及時救助,春秋絕無活下去的可能。

三道身形隨後離去,冇有留下半分痕跡。

經由劍無雙決定,暫緩接近公子墨,三人就此在這北天仙州中的一處天城住下。

“劍兄弟,要不然咱們在這段時間,先摸清公子墨在這仙州什麼地方,屆時直搗他老窩也不至於準備不足啊。”

一處仙府樓閣中,倚窗而坐的劍無雙,正靜靜聽著陳青耐不住寂寞的牢騷。

末了,他淡淡道,“還是先等上一段時間吧,咱們又不是去鎮殺公子墨,如果有選擇的話,儘量不要交戰。”

“話雖是這麼說,就怕到時候入了公子墨的殿內,冇有選擇。”陳青歎道。

春秋捂著脖子道,“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小心為上,我也感覺咱們這一次不太平。”

三人正說話間,地麵悄然捲起一抹浮塵,隨後七道身披蓑衣,頭戴鬥笠的身形,依次踏入這仙府樓閣之中。

劍無雙的目光,也一瞬鎖定了這些來客。

目光透過鬥笠,他看到這七位老客打扮的身形,都為中年模樣,且眼中都帶有淡漠的鈍視,彷彿外界的一切事物都與他們無關。

這七位老客在進入這仙府樓閣內後,並未多做停留,而是步足去了頂樓廂房歇腳。

“你彆說,這些蓑衣鬥笠穿著就是有派頭,頗有種遺世獨立的大宗之感。”陳青看著那幾位老客離去的背影,分析道。

劍無雙冇有說話,他的目光已經被吸引。

他看到,那些身披蓑衣的老客們,在蓑衣之下,都有一種隱秘到了極點的鋒銳氣息。

那種獨特的鋒銳氣息,也唯有劍無雙能夠敏銳察覺。

“都是不俗的劍客,有意思……”

為首的一位老客,似乎所有感應,極為隱秘的朝著他的方向投去一抹目光。

四目相對,僅僅隻有一瞬,那老客便收回目光,然後七道身形便全都消失在了廂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