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一場拍賣盛宴,就好似饕餮在即將張開大口前的預熱。

兩千餘顆帝品丹丸,到現在不過消耗掉寥寥兩三百枚罷了,劍無雙手中有著**百顆,春秋等眾手中也還剩下千餘顆,哪怕隻需要用很小的一部分,就能換取多少天宗的不世出的至品至寶。

屆時,萬古無雙拍賣行,所積累的至寶財富纔將是真正的萬古無雙。

待一位位衍仙或頂修依次離去,揹負雙手站在頂層的劍無雙麵色平靜的看著這一幕。

拍得至寶的天宗衍仙們,恐怕能否將至寶帶回都是一個未知數,畢竟滅仙奪寶的事情並不在少數。

隨著拍賣結束,同屬第三層的那位尊貴的客人飛身而出,故意來到劍無雙的麵前。

十一道衍仙,所散發出的衍力大勢攝人無比。

一時間,兩方對峙。

劍無雙顯然對他興致缺缺,連話都不想開口。

那穿著奢服,一臉驕縱的青年男子則上下打量了劍無雙一眼,然後凝聲道,“剛纔同我競價的莫不是你?”

“是我,”劍無雙平靜的看他一眼,“何事?”

他一扯嘴角,雙手插在腰間玉帶上,開口道,“把那玉首交給我,我付六萬定價。”

“你他孃的冇病吧!”陳青怒聲沉喝,踏前一步,足有丈高的身形極具壓迫力,如同神峰一般居高臨下,“就算你是仙域的太子爺,在這裡也得給我收斂了!”

青年男子麵色一寒,眼中毫無懼意的看向陳青,“你也配這般跟我說話?你以為你是誰?你要知道就算是公子衍都不敢這麼跟我說話!”

就在陳青準備暴起,痛下殺手時,一道輕描淡寫的輕蔑聲音,在這整個巨殿中響徹。

“哦,是麼?”

青年男子身形一怔,緩緩回過頭去。

隻見換了一身素淨朝服的小帝君,揹負雙手緩緩踏空而來,在他的身後緊隨著數位紫袍衍仙。

仙雲在流轉,似乎全都在臣服。

他的麵容雖然俊美到極點,但絲毫冇有影響到英武雄渾的氣勢,那是屬於掌控者的氣質,甚至冇有刻意展現,便攝人到了極點。

瞳孔皺縮,一縷冷汗從青年男子的鬢角處湧現。

小帝君隻是揹負雙手站在他的麵前,甚至隻是顯露出一道和煦的目光,便讓周遭的空間都彷彿凝滯。

從最初的驚慌,平靜下來後,青年男子隨即便躬身行禮,“仙域章氏,章沉見過小帝君。”

“剛剛是你說我都不敢這般和你說話嗎?”小帝君揹負雙手,詢問道。

章沉聞言,還冇有開口說話,他身後一位看似策師模樣的衍仙便急忙開口幫腔道,“我家公子絕無此意,隻是口不擇言下才……”

一句話冇說完,小帝君身後的瘦小紫袍直接一掌蓋臨而下,將其仙體連帶著仙源都粉碎!

一息斬殺那衍仙,瘦小紫袍又退回。

“你來說。”小帝君看向他道。

章沉回過神來,態度變得惶恐,“回小帝君,我絕無此意,真的隻是口不擇言,才說出那一番話的,請恕罪。

-->>

“因為你的態度不錯,仙域免遭一難,你走吧。”小帝君淡聲說道。

章沉又連連點頭,急忙倉皇離開。

然後,小帝君來到劍無雙的麵前,笑著說道,“劍兄,抱歉來遲了,冇能和你一同觀看這場拍賣盛會。”

“無妨,我也是趁著無事纔看觀看的,恕不奉陪。”劍無雙微微一笑,隨即便離開。

陳青隨後撓頭道,“小帝君你不要多想,劍兄弟現在心情肯定不好,畢竟被那狗東西咬了一口,什麼好心情都冇有了。”

小帝君點了點頭,“因為仙域的那個章沉?”

陳青點頭,而後將先前發生的一切,大致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小帝君麵色微冷,“好一個飛揚跋扈的二世祖,他仙域現在當真是越來越了不得了。”

“大伴,仙域之主除了章沉之外,座下還有幾子?”

瘦小紫袍低聲說道,“殿下,就隻有章沉一位獨子。”

“既然這樣的話……”

……

離開小帝君的劍無雙信步來到主持仙子的麵前,在她的接引之下,去往偏殿取走玉首。

當再次見到那玉首,哪怕是隔著一方水晶罩,劍無雙再次感覺到了那種莫名其妙的古怪感覺。

這不知是由何種玉質雕琢的玉首,雖然精緻無比,但彷彿曆經了無數歲月中的摧殘,變得傷痕累累。

不過即便是傷痕累累,但那眼中堅毅,自在的光芒,卻依舊動人無比,使見者都有種甘心拜伏的感覺。

劍無雙不知這玉首究竟雕刻的是何人,但能夠肯定的是此人必然在某一個時代是一方霸者!

他細細的端詳著,似乎能夠從玉首的眸中感受到什麼一般。

連他都冇有意識到的是,在不知不覺之間,他眉心中的一座七星星係開始緩緩的流動。

一雙目光充滿生機,另一雙散發出堅毅光芒,彷彿穿過時空相互凝視。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呢……”

收回目光,劍無雙小心翼翼的取走那尊玉首,將其放置在缽陽瓶中後,才長出了一口氣。

隨即,他便攜諦清,趙亭,魏六甲三位離開了萬古無雙拍賣行。

春秋和崔景因為要梳理拍賣行今日所獲得的所有天晶,便全都留在了這裡。

一切都看似平緩的度過。

……

“該死!該死的廢物,居然膽敢當著本座的麵,滅殺我的左膀右臂!這是視我,視整個仙域為無物嗎?!”

仙雲縹緲之間,有著十道流光般的身形飛昇著,為首身形赫然是那仙域章沉,此刻他大發牢騷,震怒無比。

“公子現在慎言啊,如今這裡可還是小帝君的轄域啊。”他背後的一位中年衍仙摸了一把頭上的虛汗,低聲提醒道。

“狗屁他的轄域,這明明是我,是整個仙域的轄域!”章沉咬牙切齒道,“我是萬萬冇想到,這方天域的主人居然會變成了公子衍,真是讓本公子氣都不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