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萬道劍尊 >   第4857章 ? 斬章沉

-

他又恨恨的啐了一口,“若是在當初就知道,是他公子衍要買這方天域,我炸碎了都不賣給他!”

說到這裡,章沉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回頭掃了一眼身後還剩下的九位衍仙,“賣給公子衍這座天域的事情不要聲張出去,如果被那位知道了話,咱們整個天域都將吃不消!”

“回去我和父親商量商量,看能否將這座天域要回來。”

那中年衍仙聞言,又急聲提醒道,“公子不可啊,那位咱們惹不起,這小帝君咱們也同樣惹不起啊,隻要他還是小帝君一日,咱們就不能和他對峙。”

章沉眼中閃過一抹怒氣,直接回身勢大力沉的抽了他一巴掌,“他孃的,你是仙域的公子還是我是?我定下的主意什麼時候你們能反駁了?!”

中年衍仙捂著一側麵頰連連應諾。

章沉這才作罷,他又陷入了沉思,“我就說先前那陳青幾人去父親那裡買天域,哪裡來的如此多的至品丹丸,原來背後的主使是公子衍。”

“這樣一來,我要趕緊告知二殿下,讓他早下決斷。”

他凝目,已然在心中定下了決斷。

就在這時,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如同晨鐘暮鼓毫無征兆的響起。

“你要通知誰呢?”

章沉目光猛然一沉,他幾乎是在瞬間便運轉全身的衍力。

隨後,數道身形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為首者,正是小帝君!

他的瞳孔在瞬間縮成了針尖狀,冷汗遠遠比剛纔都流的還要多。

如今小帝君出現,顯然是將他之前說的那一番話都完完整整的聽了一遍。

但章沉還在做最後的掙紮,“冇,冇通知誰,小帝君你肯定聽錯了。”

小帝君微微一笑,眼中神色意味不明,“我怎麼可能會聽錯呢,你口中的二殿下,應該就是公子糾了吧?”

章沉身形一陣,連連擺手,“不不,絕不是,我們仙域離公子糾的大彌天非常遙遠,又怎麼可能和公子糾相識呢?”

“我也很是好奇,明明你們仙域離我六天境域最近,卻為何會甘願和遙遠的大彌天有所聯絡呢?又為什麼要爭先恐後的當他公子糾的狗呢?”小帝君緩緩前行,淡聲說道。

章沉被逼迫的步步後退,冷汗不停的流下。

“小帝君這些絕對都是誤會,我仙域從未和大彌天有過任何往來,連書信都絕無半張!”

小帝君聞言,一連三問,“你說,我是該信你還是不該信你呢,又該如何信你呢?”

章沉心中微喜,他既然這麼說,那事情就還有轉機。

“小帝君,你且放心,我仙域上下全宗,隻願追隨您,待我這次回去,定當發動我父親,和六天境域永結盟好,唯您馬首是瞻。”

“說的不錯,可我又怎麼確定你說的是真的呢?萬一你回去後依舊我行我素怎麼辦?”小帝君聳了聳肩,“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你還是留在這裡,不要回去了罷!”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身後丈許高的陳青獰然一笑,緩步上前。

章沉心神一凝,手中便積蓄起了衍力招式。

“隨我殺出去!”他猛然一喝,磅礴衍力光束直接掠向小帝君。

然而,一柄繚繞衍力的真劍,直接破碎了他的攻勢。

陳青眼中殺氣迸現,高舉真劍,便開始了迅猛的斬殺。

同時,四位紫袍衍仙也動身,圍繞著章沉截殺而去。

他所帶來的九位衍仙,甚至隻來得及出手抵擋,便在陳青的衝殺之下,分散了陣型,然後逐個擊破。

這些衍仙不過才登臨衍仙之位不久,仙根都僅僅才穩固,怎麼可能是即將邁入大衍仙的陳青的對手。

不過是數個衝殺之下,章沉手下的衍仙就隻剩了兩個。

一劍破碎了其中一個衍仙的仙源,陳青獰然一笑,宛如一尊殺神般來到了他的麵前。

章沉已經麵如死灰,他是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帶過來的這些幾乎都是仙域長老級彆的衍仙,居然在小帝君手下連十個回合都走不出。

他已經退無可退,而他身邊最後一位中年衍仙,身體抖如篩糠,已然連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冇有了。

看著眼前這一幕,章沉直接撲通一聲跪在了雲層中,“小帝君,小帝君,求放過我,隻要我能回去,整個仙域必然全都投到您的座下。”

小帝君緩步來到他麵前,手中多出了一柄軟劍。

“舌頭伸出來。”

正在求饒的章沉一愣,下意識的照做。

然後他就感覺口中一涼,隨即神血便噴了出來,連帶著半根舌頭被切斷。

“有些話該說,有些話是不能說出口的,你辱我,不致死罪,所以我隻要了你半根舌頭,提點你一番。”

章沉連連拜伏,口裡含混不清的咿呀著。

“但你又惹了不該惹的人,這就足以致命了。”

小帝君說著,手中軟一揮,一顆大好頭顱便被斬落,連帶著破碎了仙源。

已經變為灰色的眼中滿是不解,章沉到死都不知道他究竟是惹到了誰。

用劍將章沉的頭顱擲給一旁的陳青,小帝君說道,“將這頭顱交給劍兄,讓他開心一點。”

“對了,務必要向他說明,章沉的頭顱是我親手斬落的。”

陳青嘿嘿笑著點頭,“我明白了小帝君,你這是要博劍兄弟開懷。”

“少多嘴,”小帝君收回軟劍,淡聲道,“劍兄和我是兄弟,欺辱他便是欺辱我,章沉死不足惜,若是還是下一個章沉,我也照殺不誤。”

陳青點頭,又說道,“對了小帝君,這章沉可是仙域天宗宗主的獨子,你就這樣把他給殺了,恐怕仙域那邊會派人來追問。”

“區區一個走狗仙域,我想滅了他們不過是覆手之間,之所以留著他們不動本就是我動了惻隱之心。”

“如果他們之後膽敢派人來詢問章沉的訊息,也正好是一個很好的由頭,屆時我必屠滅仙域全部天宗,以此震懾所有想追隨公子糾的傢夥們,讓他們徹底明白誰纔是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