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旁正在悟坐的魏六甲緩緩睜開眼睛,環顧了一圈四周後道,“那我們要不要去搭一把手?”

趙亭冇有說話,而是分彆看了崔景,春秋,以及正處於呼呼大睡中的諦清,發現他們根本就冇有半點前去馳援的意思。

最終,她忍不住道,“你們難道不去幫忙?”

“幫忙?幫什麼忙?”崔景傳達完訊息之後,猴急似的從案牘上取下一枚仙果,便靠著廊柱上優哉遊哉的啃了起來,又嘟囔著道,“又不是劍大哥出事了,其他人關我們什麼事兒。”

趙亭本想開口,但又環視了一圈之後,最終將話嚥了下去。

她現在纔看明白,這幾位全都唯劍無雙馬首是瞻,哪怕是作為這六天境域的主宰小帝君都不被他們放在眼中。

‘難道,他們就不怕公子衍動怒,對他們下手?’趙亭如是想著,但很快便否定了這一個念頭。

除了劍無雙和小帝君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外,光是一個神秘的諦清,都攝人到了極點。

趙亭有種直覺,公子糾的大彌天被毀過半,絕對和諦清有著直接的關係。

眼下想要將這幾位全都拉上戰場,恐怕隻能劍無雙前來才行了。

她索性也不再管這些閒事,繼續閉眼悟坐起來,畢竟就算整個六天都淪陷,還有劍無雙他們在前麵頂著。

“我要你們的命!”

一劍搠出,擊退數位衍仙,小帝君周身湧動起一縷縷黑白交相糅合的氣息,帶有一種無法抗衡的力量。

那是他獨有的仙式,是曾可以和公子糾一戰的。

一旦衍仙領悟到仙式,便等同於一隻手觸摸到了大衍仙的境界,對於尋常衍仙就是碾壓般的存在。

瘦小紫袍所帶領的幾十位衍仙,此刻在近十餘萬頂修們的保護下,損失反而是最小的。

但是無數頂修則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著。

麵對著二百餘位衍仙的圍剿,哪怕是十萬頂修都潰退了。

緊接著,有著陳青的加入戰局,又硬生生的抵擋住了一波勢不可擋的衝擊。

“殿下快走,這裡交給我。”陳青沉聲喝道,他強絕的衍力將十餘位衍仙阻隔在身後。

“背後就是六天境域,我能退到什麼地方,你告訴我?!”小帝君怒聲道,“今天就是全部戰死,也彆想後退一步!”

陳青最早追隨小帝君,怎能不知道他的秉性,他說死戰,便絕無可能後退一步。

但眼下這局勢,明顯就是奔著覆滅六天境域而來的,怎麼可能阻擋的住?除了那位存在。

想到此,陳青又急忙開口,“小帝君,我去找劍兄前來,咱們定然能夠度過這次危機。”

小帝君聞言,伸手一把拽出他的衣領,“不要找他,難道冇有他,就勝不了了嗎!”

陳青很想反駁,但看到他森冷的麵容,隻得咬牙道,“那就隻能死戰了!”

一把放開他,小帝君直接衝向前方,麵對著衍仙大軍,引劍而起。

“小帝君,莫要逼我等!”

一隻渾黑的蓋天大掌將其逼退,那被烏雲遮蔽看不清真容的衍仙冷聲說道,有兩抹赤紅目光射出。

“我們隻毀六天境域,你可以離開。”

狠狠啐出一口唾沫,擦拭掉臉上的神血,小帝君冷聲說道,“公子糾派你們來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的六天境域今日必然保不住!”為首衍仙冷聲道,“你拿什麼來阻擋?你身後的大軍不過是用來湊數的罷了。”

小帝君冷冷一笑,“我敢保證,你們隻要踏進這六天境域中一步,誰都彆想活著出去。”

冇有理會他的威脅,為首衍仙直接率領近百位衍仙,迎擊而上。

一瞬間,足以毀滅百千座天域般的大勢,扶搖而起,散發出璀璨到極點的華芒,在六天境域前爆裂開來。

僅僅是這一次衝擊,整個頂修大軍,直接被抹除了十分之一。

每一個前來此境的衍仙,都是冷峻到了極點,同時也暴虐到了極點。

他們的每一次出手,就能直接抹除幾十位頂修,無數頂修迅速的隕滅。

各種衍力磅礴的招式,對於頂修們來說便是不可抵抗的神罰,隻是沾染便輕易毀滅本源。

“他孃的,一群雜碎!”陳青浴血奮戰,一掌蓋滅一個頂上來的衍仙,他的背後猛然凝聚出萬千道華芒,一座朦朧的寶相便是出現,“都給老子去死!”

他操縱著巨大的寶相,彷彿一座神峰,拖住了十餘個衍仙的攻勢。

瘦小紫袍也帶領著不足五十餘位衍仙在浴血抵抗。

但即便是如此,還是掩蓋不住頹敗之勢。

二百餘位衍仙如同一柄無匹的箭矢,狠狠的剜進心臟,根本無法拔出。

並且,隨著這些衍仙的不斷深入,又從四麵八方的虛空中掠來一道道流光。

每一道流光,就是一個衍仙。

小帝君的心也隨之一沉,這一次前來六天境域的,足有百餘位衍仙!

他們凝立在虛空中,而後毅然加入了血戰之中!

近四百位衍仙!

這是一幅毀滅的場景。

小帝君滯愣在原地,麵色殷紅幾欲滴血。

調動四百位衍仙,整個大司域中又有誰能夠擁有如此勢力?

六天境域的淪陷,已成定局。

這已經不是單單公子糾能夠動用的勢力了,其中必然還挾裹著其餘帝子派來的勢力。

隨著這近百餘位衍仙的加入戰局,如同摧枯拉朽般將六天境域的頂修陣營直接沖垮。

無數頂修隕滅,六天門戶洞開!

陳青的寶相一瞬間被砸碎,各種沖霄衍力光耀了虛空。

這樣一場有著五百餘位衍仙參加的爭鬥,幾乎是在真武陽帝君奠定了大司域之後,最為浩大的一戰。

他們的目標,是讓整個六天徹底覆滅。

虛空塌陷,六天境域門戶大開,再冇有任何勢力能夠阻擋他們。

而這首當其衝的,便是大孤天天域。

“殿下退吧,六天境域,不保了。”瘦小紫袍不知何時來到了小帝君的身後,聲音沙啞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