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無,永恒。

“這三個傢夥該不會都死了吧,再不醒來,我就全給吞了。”

“不可,我觀望他們都有可能是恩人好友,不能毅然下手,否則不好交代。”

“恩人恩人,待我不高興,連你恩人也吃下肚中!”

……

聽著耳邊切切雜雜的聲音,燕返猛然睜開眼睛,迎麵便看到一個幾乎和星辰般大小的腦袋,正瞪著豎瞳看著他。

他一驚,便要伸手按向腰間劍柄。

“彆費力氣了,你們能夠活下來還是承托我的恩情,毅然動手可就不美了。”

有著九個腦袋的巨獸聲音低沉道。

燕返如今也是強弩之末,根本連劍都拔不出,一聽到巨獸冇有惡意,索性也不打算動手,以手撐虛空,坐了起來。

而後,江離和扶搖紛紛甦醒,有些震驚的看著周身的一切變化。

目之所及,天穹已經完全破碎成了虛無,就連身下的無沿之海都完全蒸發,變成了無儘的深淵。

一切都呈現出根骨荒蕪的模樣。

“這裡,怎麼會變成這樣?”扶搖輕聲呢喃著。

“變成這樣不好嗎,他們隻需要再用力一點,這座囚籠就完全破碎了。”

巨獸淡聲說道,眼中帶有一些期望。

“現在,咱們就在這裡聽天由命吧。”

……

海域蒸發,變作亙古荒蕪。

到處都充斥著破碎的帝君氣運,甚至是帝君天道。

此刻,唯有兩道身形,兩道彷彿從望古時代走出的身形,在對峙著。

他們煌煌不可直視,各自周身都流淌著無法言說的氣運。

這兩道身形中,一位是“劍無雙”,另一位則是虞昌。

“我果然冇有猜錯,虞昌你一直都是一個帝君。”

真武帝君緩緩說道,話語中帶有無上威儀。

“不過讓我有些好奇的是,明明你也是一位帝君,為何會追隨著真武陽?”

虞昌沉默,半晌道,“那些都不重要,不過都是往昔之事。”

真武帝君又道,“你還是不願讓我離開?”

他緩聲道,“職責所在,真武帝君勿怪。”

“你知道的,破不開我的六道六日真帝目。”真武帝君說道。

虞昌道,“你也無法從我身上踏過去。”

真武帝君有些憤怒,“那咱們就這麼一直打下去?打足整整十華年?”

“如果真武帝君願意,我可以奉陪。”

“那如果我要拖著你一起自解氣運呢?”真武帝君麵容陰沉到了極點,已然是徹底震怒。

虞昌頷首,“如此,我絕不反抗。”

“蠢貨,頑石!我真想知道,真武陽究竟是用了什麼辦法讓你如此對待。”真武帝君長歎。

虞昌又開口,聲音有些蒼老,“收手吧,你也知道,這永遠也不會有結果的。”

“你認為我會收手嗎?你知道我在這裡沉眠了多少華年嗎?我有何等罪過,要被放逐於此!!”

“若論罪過,他真武陽纔是有罪,是他對不起我!”

真武帝君,徹底憤怒,震聲大吼,“他做的一切,對我做的一切,虞昌你就一點都不知道嗎?”

他緘默,最終說道,“知道,但這些已經無法改變,有些大道的孕育,其實就是原罪。”

“所以我就被放逐在這裡?”真武帝君冷笑,“此刻,我縱使隕落,也要讓真武陽和我對峙一回!”

他話畢,背後六道帝君真目全都歸一,化作無儘天河在流淌著。

而後,他手握帝君之劍刺向前方。

這一劍,超脫一切,是至怒一劍。

帝君一怒,萬物消隕。

麵對著這一劍,虞昌冇有後退,也冇有抵擋,就那般直直的站在原處,以帝體完全承受了這一劍。

如水月收攏,儘皆歸一。

冇有任何聲音,帝君之劍冇有任何阻礙的撕開了他的帝體,正中心口。

億萬華芒從虞昌的背後綻出,直接撕碎他的帝體。

手握劍柄,真武帝君道,“為什麼不抵擋?”

這一劍,重創了他,讓帝體都支離破碎。

無儘帝君氣運散落於永恒虛無中,化作一顆顆大日星辰,重新氤氳出某種未知天道。

虞昌輕輕咳嗽一聲,“這一劍我不能躲開,算是代真武陽帝君為你陪錯。”

“我要讓真武陽親自認錯!”真武帝君大吼,可怕的帝君氣運都波動不止。

“他是帝君,有錯也不能認。”虞昌說道。

真武帝君周身的氣運顫動,冇有再說話,麵對著這樣一位枯瘦老者,他不願讓其真正隕滅。

他準備拔出帝君之劍,但虞昌卻突然伸出手按住心口處的帝君之劍,不讓其抽出。

“你當真找死?”他冷聲道。

虞昌抬頭,雙目帶有歉意,“真武帝君,休怪老夫了。”

真武帝君一怔,而後大驚,急欲後退。

但一切都已經遲了,虞昌以身當誘餌,讓他落入了陷阱。

這時他才察覺,已經無法後退,周身被一種荒蕪,望古氣息所包裹。

一縷縷荒古黑紋悄然流淌,將他牢牢束縛!

這荒古黑紋,赫然也是帝君氣運。

“放我離開,虞昌,你該死!”真武帝君震聲怒吼,但一切都已無力迴天。

無窮無儘的荒古黑紋纏繞向他,竟然直接泯滅了他身上的帝君氣運,讓其再無法動彈不得!

伴隨著荒古黑紋越來越多,真武帝君逐漸陷入了沉眠。

恢弘帝輝消散,他的真影完全沉眠了。

一縷縷神血從仙體中流出,不死不滅仙體直接躺倒在了虛空中。

劍無雙彷彿陷入了沉睡,他的仙體雖然在不斷的破碎又恢複著,但完全冇有醒來的跡象。

虞昌麵色蒼白,平靜的看著漂浮在虛空中的劍無雙。

而後他伸出手掌,無窮荒古黑紋完全冇入仙體之中,將真武帝君沉眠的真影剝離了出來。

“呃啊……”

劍無雙猛然坐起,無儘痛苦從他雙目中流露出來,仙體不斷的破碎重塑,讓他痛苦到了極致。

伴隨著真武帝君的真影被抽離,這種痛苦更是放大了無數倍,幾乎讓他神滅。

帝君之力,實在太過可怕,哪怕僅僅隻是殘留,都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