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如風帶著劍無雙來到一座高大的金色閣樓之前,這座閣樓一眼望去足足有十三層。

而此刻在這金色閣樓門前,還有著不少人影的存在,其中最顯眼的便是一名黑袍老者以及一名白衣雍容女子。

強如夜如風,在見到這兩人後,也第一時間微微躬身行禮,“見過黑白二位宮主。”

“夜如風?”白衣雍容女子看了過來,同時也看到了劍無雙的存在,微笑道:“你帶這小傢夥來闖龍門?”

“是。”夜如風點頭。

“稍等一會吧,現在龍門當中有人在闖。”白衣雍容女子很快便轉過頭去。

夜如風跟劍無雙也隻能在這靜靜等候著。

劍無雙抬起頭眺望著前方那座高達的金色閣樓,十三層金色閣樓,最下方的六層都迸發出了耀眼的精光,劍無雙知道這代表的是正在闖龍門的那位天才,已經將這六層全部闖過了。

現在,那名天才,正在闖第七層。

突兀的,那金色塔樓的第七層也猛的爆發出一陣金光來。

“第七層闖過去了?”夜如風麵色當即變得無比駭然,金色閣樓外也出現了一陣驚呼。

“夜大人,闖過第七層,很了不起嗎?”劍無雙則忍不住問道。

“了不起,當然了不起。”夜如風重重點頭,“我剛剛跟你說過,闖龍門,靠的完全是對天地意境的感悟,像你在疾風劍道上的感悟雖然不錯,但估摸著也就能夠闖過第三層罷了,若是去闖第四層,能否闖過就難說了。

而第七層……是一個巨大的檻,一般需要對天地意境的感悟達到可以跟陰陽虛境強者相媲美的程度纔可以闖過去。”

“也就是說,闖過了第七層,說明這人對天地意境的感悟,已經不亞於陰陽虛境強者了?”劍無雙內心一震。

陰陽虛境強者何等了得,對天地意境的感悟又是何等之高?

劍無雙無法想象,不過他知道自己纔剛接觸天地意境冇多久,雖然也有些感悟,但就算在金丹層次的強者當中,對天地意境感悟比他高的都大有人在,至於陰陽虛境那一層次,距離他更是差的極遠。

“闖過第七層便如此了得,那第八層呢?”劍無雙剛說完。

忽然,那金色閣樓第八層也直接迸發出耀眼金光來。

第八層,闖過!

“第八層。”夜如風眼中帶著濃濃的駭然。

“怪不得連龍宮的兩位宮主大人都被驚動了,原來是出現了這樣一位了不起的新人,還未進入龍宮修煉便能夠闖過龍門第八層,這以後要是在龍門當中修煉,進步估計會更大,將來的成就也會更加驚人。”

“真是一位了不起的絕世妖孽啊。”

夜如風讚歎著,而一旁的劍無雙聽著卻聳了聳肩。

他在夜如風眼中也隻能算是不錯而已,可現在正在闖龍門的那位天才,卻令夜如風如此讚歎,其天賦可想而知了。

闖過了龍門第八層,代表對天地意境的感悟已經超越很多陰陽虛境強者了,已經讓金色閣樓外一片驚呼,不過第八層也是極限了,那金色閣樓的第九層,至始至終都冇有亮起。

哐當!

金色閣樓的大門打開,緊跟著一名穿著血色長袍,身後被揹負著一柄血色戰刀的年輕男子緩緩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所有人都第一時間朝這年輕男子看了過來,劍無雙同樣看了過來。

英俊卻帶著一絲冷傲的麵龐,幽深的眼瞳深處,有著一絲不屈,身形修長,身上更是散發著冷意。

“這人……感覺有點冷。”劍無雙暗暗皺眉。

“哈哈,小傢夥,歡迎加入龍宮。”那黑白兩位宮主以及附近的一些龍宮強者都笑著迎了上去。

“小傢夥,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白宮主帶著善意問道。

“楊再軒,今年二十一。”年輕男子冷漠道。

聽到這話,周圍立即炸開了鍋。

“二十一歲?”

“才二十一歲,對天地意境的感悟竟然這麼高?”

“都闖過龍門第八層了,我龍宮現在最耀眼的那位天才,也隻是闖過第八層而已。”

“厲害啊,看來這下子龍宮要變得熱鬨起來了,那白城,也總算有對手了啊。”

周邊眾人,包括其中的一些龍宮弟子們,都在紛紛議論著。

二十一歲,闖過龍門第八層,這即便是在龍宮內部,都屬於不可思議的,絕對是妖孽當中的妖孽。

畢竟現在的龍門當中,闖過第八層的也僅僅隻有一位,便是那位一直被公認的龍宮第一天才白城!

“這個楊再軒了不起啊。”夜如風也在唏噓感歎著。

唏噓了一會,黑白兩位宮主才朝夜如風跟劍無雙看了過來。

“夜如風,現在可以讓你帶來的小傢夥去闖龍門了。”白宮主開口道,卻隻對夜如風說,而不曾搭理劍無雙。

對高高在上的龍宮宮主而言,隻有闖過了龍門,得到證實的天才,纔有資格讓他們正視,但也僅僅隻是正視而已。

隻有像楊再軒這等真正的絕世妖孽,纔有資格令這兩位宮主都無比激動甚至是熱情的對待。

“小傢夥,你去吧,記住了,儘可能的去闖,闖的越高越好。”夜如風道。

“是。”劍無雙點了點頭,隨後也不理會周圍人的目光,直接朝前方那金色閣樓走去,很快便踏入了金色閣樓之內。

龍門第一層。

空地之上,一名紅髮男子盤膝而坐,當劍無雙走進來時,這紅髮男子的眼睛突兀抬起,看向劍無雙,“小傢夥,擊敗我,你便可以前往更高一層。”

“動手吧。”

話音落下,嗡~~~紅髮男子手持一柄大斧,大斧揮動時就有無形氣流環繞,速度更是極快,頃刻間大斧便出現在劍無雙麵前,當頭劈下。

劍無雙也動了,三殺劍直接橫劈便將這一斧給抵擋了下來,隨後一劍直削,輕易劃過紅髮男子的衣裳,紅髮男子衣裳破裂,已然落敗。

第一層,闖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