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句話由劍無雙口中說出來,明顯帶著很濃的嘲諷之色。

聽到這話,周圍來個各方宗門的那些強者們一個個麵色古怪,暗地裡也都在唏噓感慨著。

而雲海仙宮一方,包括天雲子在內,麵色都極其的難看。

雲海仙宮,天穹域三大巨頭之一,且還一直號稱天穹域第一宗門,可今日他們為了對付劍無雙這一個小小的天神,可謂是強者儘出,且任何手段都用儘了。

從一開始,雲帆出麵跟劍無雙激戰,這便已經屬於以大欺小,結果還打不過,無奈之下,雲帆又跟不滅皇朝的刀尊者、無極魔宗的夢老怪三人聯手。

三位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傢夥聯手對付劍無雙,卻依舊被劍無雙正麵碾壓。

到了這還不止,更過份的是這三人還吩咐讓三大巨頭在場的所有強者一起上。

這樣也就罷了,偏偏所有強者全部聯起手來,依舊被劍無雙給擊潰,潰不成軍,雲帆都差點被劍無雙給殺了。

這個時候,雲海仙宮的宮主天雲子又出麵了。

一開始這天雲子隻是派出分身,結果差點被劍無雙動用的底牌給滅殺,緊要關頭下,這天雲子的本尊最後竟親自出麵。

且這一切,還都是當著天穹域各方宗門強者的麵發生的。

為了對付劍無雙區區一個天神,雲海仙宮手段用儘都無可奈何,最終隻能逼得雲海仙宮宮主,最強存在天雲子本尊親自出麵……這件事一旦傳播出去,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雲海仙宮必然會成為天穹域的一大笑柄。

絕對是笑話。

雲海仙宮的強者都深知這一點,所以麵色纔會變得難看。

“劍無雙。”那天雲子陰沉著臉,冷聲道:“本座冇功夫跟你耍嘴皮子,老老實實跟本座去雲海仙宮,本座可以擔保你性命無憂,否則……”

天雲子的話剛說到這,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忽然響起。

“否則?否則又如何?”

這道聲音帶著一絲嗤笑從一旁的虛空傳來,在場各方強者都立即朝聲音傳來的源頭看去。

隻見一名身形偉岸,麵色溫和的紫發男子,緩緩踏步而來。

他的步伐很緩慢,一步步踏在虛空,每踏出一步,虛空便會自然而然的盪漾起一道波紋,那波紋還緩緩朝周圍散播開來。

當他出現在戰場上時,整個天地都陷入了一片浩瀚波紋當中,而他,便是這浩瀚波紋世界當中的核心。

他一出現,便立即取代了天雲子,成為了這天地的焦點。

“玄一!”天雲子看到來人,眼瞳猛地一縮。

“師尊。”劍無雙目中卻是露出驚喜之色。

“玄一宮主。”古門九位宮主們,同樣一個個大喜。

至於場上各方宗門的強者,也都露出興奮之色。

“是玄一,玄一來了!”

“其實他早就應該來了,不知道這一次他為何會這麼慢?”

“這下有趣了,玄一宮主啊,他可是非常護短的,百年前他得知劍無雙冇能從生死永恒界走出來的訊息,大怒之下,一劍便斬殺了雲海仙宮七大永恒境,雲海仙宮屁都不敢放一個。而今日,雲海仙宮屢次對劍無雙出手,且手段也極其不光彩,以大欺小、以多欺少的事雲海仙宮都做出來了,玄一宮主肯定更加憤怒。”

“有好戲看了,不過玄一宮主今日麵對的畢竟是雲海仙宮的宮主,道尊層次的天雲子,恐怕冇法像之前那般強勢了。”

所有人都期待的看著。

玄一,堪稱是整個天穹域最神秘,也是最不好惹的一個人。

而天雲子,畢竟是道尊層次的至高強者,而且背後還有整個雲海仙宮。

這兩者之間的碰撞,想來會非常有意思纔對。

“玄一,你總算捨得露麵了嗎?”

天雲子盯著玄一,麵色卻並冇有太大的變化,“明明早就到來了,卻一直呆在暗中不曾出麵,你也不怕你這寶貝弟子,死在我雲海仙宮的手中。”

“嗬嗬,我這弟子若是死掉,那你雲海仙宮的所有永恒境,都得去給他陪葬。”玄一淡漠說道。

這話一出,周圍不少人都暗自驚駭。

在整個天穹域內,恐怕也隻有這位玄一宮主,敢說出要雲海仙宮所有永恒境去給他弟子陪葬的話了。

“玄一,你這話,未免也太不將我雲海仙宮放在眼裡了吧?”天雲子低沉道。

“我就是不將雲海仙宮放在眼裡,你又能如何?”玄一嗤笑著。

“你!”天雲子不由氣急。

他跟玄一打過交道,對玄一也勉強有些瞭解,他知道,玄一有跟他平起平坐的資格,可他萬萬冇有想到,這玄一在他麵前竟敢這般的狂傲。

“師尊。”劍無雙此刻也已經來到了玄一的身旁。

“嗯。”玄一朝劍無雙微微點頭,“你先彆說話,安心到我後邊站著,其他的交給為師就是。”

“是。”劍無雙點頭,對自己的師尊,他不會有絲毫的懷疑。

“天雲子,今日之事,你欠我一個交代。”玄一淡漠開口,聲音在天地間迴盪開來。

“交代?”天雲子瞥了玄一一眼,冷哼道:“百年前,你因為你弟子冇能從生死永恒界走出的關係,一劍斬殺我雲海仙宮七大永恒境,本座還未找你要交代呢!”

“百年前?百年前你雲海仙宮的人的確對我弟子動過手,我隻是殺了你們七個永恒境而已,難道不應該?”玄一道。

“百年前你就知道,你的弟子,根本就冇死?”天雲子盯著玄一。

“是。”天雲子點頭,毫不否認道:“我弟子若真死去,你以為你雲海仙宮就隨便死幾個人,就能了事?還有不滅皇朝、無極魔宗,隨便賠點神晶就能打發我?”

“混賬!”天雲子目中湧起怒火。

“混賬的是你雲海仙宮,我弟子不過一個天神罷了,你雲海仙宮為了對付他,強者儘出敵不過不說,最終,連你這位雲海仙宮宮主都冒出來了,天雲子,你堂堂一位道尊,竟親自出麵對付一個天神,現在還在這言辭鑿鑿,傳出去,你也不怕天下人恥笑?”玄一目光變得冰冷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