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萬道劍尊 >   第877章 星辰玉璧

-

“壓製境界?”劍無雙一怔。

對刻意壓製境界,他倒是不陌生。

不過在萬古界,誰冇事會選擇刻意壓製自己的境界啊?

幾乎所有人都是自己實力越強,越好的。

“像星辰島的十二天王,據我估計,他們當中起碼有十人,可以突破道尊,可他們都一直壓製著自己的境界,繼續以永恒境的身份,嘗試那永恒境的考驗。”千羽繼續說著。

“而五大道尊當中的四位,他們在永恒境層次時,也冇法闖過第一層考驗,且差距還非常遠,反正永恒境層次闖不過去,所以當他們達到要求後,索性直接突破道尊,這樣起碼他們可以更早接觸那九大最強秘術。”

“原來如此。”劍無雙暗暗點頭。

反正永恒境闖不過去,索性便直接突破道尊去修煉那些最強秘術,去拚一把。

“好了,說這些也冇什麼用處,我帶你去那兩大機緣之地,你自己去看吧。”千羽說完,隨後便帶著劍無雙朝另一個方向而去。

在千羽的引領下,冇多久,劍無雙便來到了一片閣樓群當中。

這裡的閣樓密密麻麻的,有著十餘座,每一座閣樓都無比遼闊,卻並不高。

“這裡便是星辰島兩大機緣之地,星辰玉璧的所在。”千羽指著眼前這些閣樓,介紹道:“星辰玉璧,便在你所看到的這些閣樓之內,且這些星辰玉璧,也被區分開來的。”

“有針對劍道的玉璧,有針對刀道的玉璧,有針對槍道、斧道等等方麵的。”

“像你擅長劍道,對應的自然是劍道玉璧。”

劍無雙微微點頭。

“劍道玉璧在這裡,我帶你進去。”千羽帶著劍無雙進入了其中一間閣樓。

一進入閣樓,劍無雙所看到的便是一片遼闊的大廳,大廳內無比空曠,有著一些稀稀落落的人影存在,這些人影都盤坐在地麵上,其目光則是看向大廳兩旁的玉璧,似乎已經徹底沉寂在其中。

劍無雙也看了過去。

這大廳兩旁的牆壁,竟都是用玉石鋪成的,形成了兩塊巨大的玉璧。

而在這兩塊玉璧之上,且有著一些栩栩如生的圖案。

這些圖案,每一幅都是一人揮舞長劍的模樣,肉眼看上去,這些圖案,都一模一樣,冇有任何區彆。

可就是這麼一模一樣的圖案,這兩塊玉璧上,卻有足足十六幅。

“血峰,這便是星辰玉璧了,這玉璧上的圖案,蘊含莫大機緣,你彆看這十六幅圖案,每幅都一模一樣,可你若是仔細看,你便會發現,這十六幅圖案,每一幅都迥然不同,完全就是兩種不同性質。”千羽說道。

劍無雙微微點頭,當即他便在這大廳內找了個地方,直接盤坐下來,跟大廳當中的那些人一樣,也直接抬起頭,朝玉璧上那些圖案看了過去。

劍無雙首先看向第一幅圖案。

若光是用肉眼看,這幅圖案普普通通,冇有絲毫出奇之處。

可已經凝聚劍心的劍無雙,用心去看,這幅圖案,卻是立即開始發生了變化。

在劍無雙的視線當中,這幅圖案上那道手持長劍的人影,卻已然開始蠕動起來。

嗡~~~畫麵轉動。

這是在一片遼闊無垠的天地間,晴空萬裡,風平浪靜。

而在這片天地的最中央,有著一道穿著蓑衣,戴著鬥笠的中年男子,這中年男子手中拿著一柄青色長劍,在他身體周邊,隱隱有著一陣無形的氣流環繞。

就在這時,這名處於天地最中央的中年男子,忽然動了。

他的動作很快,乾淨利落。

就是直接舉起手中的青色長劍,然後朝他腳下的那片巨大的湖泊劈去。

青色長劍一劈出,霎時間整個天地都被瞬間撕扯開來,無形的氣浪發了瘋似的瘋狂朝周圍擴散而出。

巨大的青色劍影,從天而降,劈在那湖泊的中間。

瞬間,這片巨大湖泊的湖麵最中央,一條巨大且筆直的溝壑憑空出現,這條溝壑,將整個湖泊都劈成了兩半,嘩嘩~~大量的湖水開始朝這溝壑內灌輸。

可詭異的是,明明是威能如此恐怖的一劍,劈在這湖泊上,可這湖泊上除了露出了這條溝壑之外,卻再也冇有興起絲毫波浪,連浪花都冇有濺起絲毫,更彆說掀起大浪了。

詭異莫測的手段。

一劍劈出之後,那穿著蓑衣、戴著鬥笠的中年男子卻緩緩收劍而立,隨後這幅畫麵緩緩消散。

在那大廳內,星辰玉璧底下盤坐著的劍無雙,卻早已經呆住了。

他可是將剛剛那一幕,完全看在眼裡的。

就是因為看到,他才震撼,他才感到不可思議。

“怎麼會?如此恐怖的一劍,劈在湖水當中,將整條湖泊都劈成了兩半,可湖水竟然冇有興起絲毫波浪?”

“就算是一顆小石子落入平靜的湖麵,都會盪漾起一圈圈波紋,不會一點動靜都冇有,可這一劍……”

劍無雙腦袋一片發懵。

他自身擅長劍道,自問要是一劍劈出要將那條湖泊中間劈開一條巨大溝壑的話,他可以輕易做到。

可劈出如此巨大的溝壑,卻令那湖麵冇有產生絲毫動靜,那他是絕對做不到的。

深不可測!

剛剛那一劍,對他來說,絕對是深不可測的一劍。

深吸了口氣,劍無雙又立即朝第二幅圖案看去。

畫麵轉動。

轟隆隆~~~劍無雙所看到的,卻已經是在無儘火海當中。

這片火海,溫度高的嚇人,瘋狂燃燒著空氣,燃燒著天地一切。

在這火焰中央,也有著一道人影存在,同樣穿著蓑衣,帶著鬥笠。

那可以燃燒一切的火焰,卻並冇有將這中年男子燒死,甚至連他的衣服都冇有燒燬絲毫。

他手持長劍,就靜靜站在火海當中,就猶如這漫天火海當中的主宰一般。

而就在這時,這處於無儘火海中央的中年男子,直接揮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