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傢夥,做的不錯。”蕭帝則是讚賞的看了劍無雙一眼。

“可惜,冷帝還是選擇了夏芒,不然……”劍無雙目光陰冷。

蕭帝目光也悠悠轉冷。

這招婿大會發生的一切,蕭帝在暗中都看的清清楚楚,自然知道冷帝的所作所為。

“為了跟夏族聯姻,連自己還有東土大唐的顏麵都不顧,這賤婢竟然已經墮落成這樣了?”蕭帝緊握著雙手,心底也暗恨。

“姓蕭的,你竟然還敢來?”冷帝的厲喝聲響起,她死死盯著蕭帝,目中帶著冷意。

“哼,霜兒也是我的女兒,她的終生大事,可不是你一人說了算。”蕭帝則是沉聲說道:“賤婢,我早知你心性狠辣,卻也冇有想到會狠辣到這一步,連自己女人都不管不顧了。”

“今日,既然有我在,霜兒的終生大事,便由不得你做主。”

“哈哈,就憑你?”冷帝嘲諷的看著蕭帝,“當初你我一戰,你淪為喪家之犬,最終隻能帶著麾下部下逃離東土大唐,那麼多年你都不敢再露麵,而今日你還想阻我?憑什麼?就憑你麾下這十大戰神?”

“當然不止。”蕭帝聲音冷冽,“我今日既然會來,自然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蕭帝話音一落,遠處虛空,十餘道身影便疾馳而來,很快便落在校場之上。

這到來的,一共十三人,個個氣息強橫,赫然也都是道尊,為首的是一名看上去帶著幾分桀驁的紫衣男子。

這紫衣男子一出現,看台上便立即有不少人將他認了出來。

“北冥昊?”

“是北冥氏族的北冥昊?還有北冥氏族的幾大道尊,至於另外那些人,也都是在萬古界頗為名氣的道尊,他們都被蕭帝邀請而來了嗎?”

北冥氏族,在東土大唐可是一方了一句,隨後看向林婉,“婉兒,你之前不是一直求我所要我幫那劍無雙的嗎?現在我可是如你所願了。”

“父親……”林婉有些錯愕。

“去吧。”紫荊島主揮了揮手。

林婉也乖巧點頭,隨後便去了丹尊身旁。

而接下來,紫荊島主便是在眾多目光注視下,身形一躍而下,出現在蕭帝旁邊。

“紫荊島主,好一個紫荊島主!”

冷帝看到這一幕,卻是不怒反笑,她環顧周圍,聲音也變得陰冷起來,“還有誰,還有誰是這姓蕭的邀請而來的,一併出來吧?”

“還有我。”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緊跟著看台上再次掠下一道身形來。

這人,一身血色長髮,身穿血袍,正是劍無雙的師兄,血淩天。

“師兄。”劍無雙立即朝自己的師兄看了過去。

“小師弟,我說過,這大會若是真出了什麼變故,我定當助你一臂之力。”血淩天咧嘴一笑。

“血刃尊主。”冷帝那帶著驚怒的聲音在校場上響起,“你身為虛空神殿的尊主,莫非也要攙和今日之事?”

“哈哈,冷帝大人誤會了。”溫和聲音響起,說話的卻是那位跟血淩天一直端坐在一起,那位同樣是虛空神殿十八尊主之一的白髮老者。

“冷帝大人,血刃尊主今日,是以個人身份出手的,跟我虛空神殿並無乾係。”白髮老者笑眯眯道。

“個人身份?那也就是說,我就算殺了他,事後虛空神殿,也不會怪罪咯?”冷帝冰冷道。

“對。”白髮老者淡淡點頭。

“很好,好的很。”

冷帝聲音如同臘月寒霜,“原以為隻是普通的招婿大會,卻冇想到會生出這麼多變故來,且還冒出了這麼多人跟姓蕭的站在一起。”

“也好,省的本帝一個一個去找你們了。”

“今日,本帝便要將你們,一網打儘!”

“但凡跟姓蕭的站在同一陣營的,一個……也彆想活!”

“眾天衛何在!”

冷帝的發出一聲厲嘯,厲嘯聲響徹整個皇城。

而聲音過後,自那後方皇宮當中,一道道金衣身形徒然浮現,隨後便以驚人的速度直接暴掠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