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仵作嬌娘小說》 小說介紹

《仵作嬌娘小說》是小蘇打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溫錦娘梁運,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仵作嬌娘小說》 第1章 免費試讀

“錦娘,你給我出來,你這個不要臉的掃把星,你自己死還不算,還要禍害我兒子的名聲。我們朱家真是倒了八輩子黴聘了你這麼一個賠錢貨。”

“親家母,你怎麼能這麼說,錦娘自小是擱你跟前長大的,人品品行是冇的說,你兒子跟周家丫頭通姦,我女兒氣不過跳了水,現在躺在床上生死不明,你昧著良心就來這兒撇清關係了,你當我們溫家是好欺負的,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我溫家啥時候怕過事兒!”

“溫家的,你莫要胡亂攀扯,誰是你的親家母,你那尋死覓活的女兒我可高攀不起!”

溫錦睜開眼睛,眼前的一切讓她陌生,古香古色的鄉村式風格的屋子,空無一人,門外聲音嘈雜,如魔音入耳,十分難聽。

突然一陣不屬於她的記憶似大海般湧入她的身體。

“朱勇哥,我娘說我們今年下了訂,明年就要成婚了。”

“錦娘,待我娶了你,一定好好待你,什麼活都不讓你乾,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畫麵急速的飛轉著。

“錦娘,我求求你,周梅懷了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啊!你就讓我納了她好不好,我保證,以後家裡你說了算,什麼事情都向著你,隻要她生下孩子我就再也不理她了。”

“錦娘,你怎麼這麼小氣,朱勇可是讀書人,讀書人納妾本來就是天經地義,況且周家丫頭懷了我的孫子,你就忍心讓我這一個老人連孫子都抱不上嗎?”

溫錦這才明白自己原來是穿越了,她原本是A市的高級法醫,在一次現場驗屍的時候遭受襲擊,不幸身亡,冇想到再醒來竟然穿越到了一個為了愛情尋死覓活的受氣包身上。

要她來說,那朱勇就是個十足的大渣男,周梅也不是個好東西,還在這個跟他們攀扯什麼。

“錦娘要是想進我朱家的門,就得接受周家丫頭,她肚子裡懷的是我的孫子,你們站著說話不腰疼。”

“哼!有我在,周家丫頭想跟我女兒共侍一夫,休想!”

“娘!”錦娘從屋裡走出來,由於落水,臉色蠟黃,似乎一陣風就能將她吹走。

“錦娘,我的兒!你終於醒了,這群遭天殺的真是造了孽喲!活生生的女兒讓她們給逼成了這個樣子。”

錦娘掃視了周圍一眼,小小的院子擠滿了人,若是她所料不錯,怕是整個村子裡的人都來了。

朱勇娘身材消瘦,臉兒尖尖的,眼睛圓瞪著,一臉尖酸刻薄相。

而自己的娘魏氏身材高挑,雖說比朱勇娘富態了些,卻是看著麵善。

“錦娘,你莫怪我說你,朱勇是讀書人,你大字不識一個,嫁給朱勇已經是高攀了,現在朱勇不過是要提前納個妾,你就要尋死覓活的,再說,為夫家開枝散葉本來就是你的責任,現在有人替你將這事做了,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罷了,怎麼還哭哭啼啼的。”

錦娘視線掃過朱勇娘,眼神中帶著輕蔑、不屑、嘲諷、像看一個小醜一樣。

“朱嬸子!你這句話怕是說錯了吧!自古以來,都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與朱勇是兩家人早就商定好的,名正言順,朱勇和周梅,不顧禮義廉恥,暗地裡苟合,還懷了孽種,按照村子裡的規矩是要被浸豬籠的,你怎麼顛倒黑白是非不分呢!”

朱勇孃的眼睛瞪得更圓。

“我說你這個丫頭,你這是什麼眼神,跳次水嘴皮子倒是厲害了不少。罷了罷了!你這樣的媳婦兒我朱家要不起。朱勇娘作勢欲走。”

“朱嬸子慢走,以後我溫家的門,朱嬸子少進,管好你的寶貝兒子,說不定哪天又多了幾個孫子呢!”

“錦娘!”一旁沉默不語的朱勇跑過來一把跪在錦娘麵前。

“錦娘!我錯了,我錯了,我不應該碰周梅,是她勾引我的,她說不礙事的,我才鬼迷了心竅,上了她的當,錦娘,你原諒我,好不好,我不要周梅了。”

“朱勇,你跟娘走,你可是村子裡唯一的秀才公,想找什麼樣的兒媳婦兒冇有,她溫錦娘還以為自己是個香餑餑呢!不就是顏色好些,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裡轉出來的狐媚子呢!”

“朱嬸子,你說我是狐媚子,那周梅算什麼,據我所知,隻有狐媚子纔會乾這些不要臉的勾當吧!”

錦娘艱難的將袖子從朱勇的手裡解脫出來,那袖子已經變了形。

“朱勇!自從你跟周梅好那天起,你就已經不是我溫錦的人了,你怎麼就不明白,以前是我傻,為了你尋死覓活的,不過以後再也不會了。”

“你還是回去跟周梅好好過日子吧!以後你們就算請困潦倒也好,飛黃騰達也罷,與我再無乾係。”

朱勇愣愣的看著錦娘,滿臉的不可置信,錦娘眼神真摯,話說的不像假的,他能感覺到,錦娘是真的不喜歡他了,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將他覆蓋。

冇熱鬨看了,小院頃刻間便恢複了安靜,母親魏氏抱著錦娘哭得傷心。

“我的女兒啊!你怎麼這麼命苦啊!娘本想著給你找一個讀過書的相公,千挑萬選選了朱勇,想他自幼喪父,必定奮發向上,比一般的人積極些,卻冇想到內裡卻是這樣的糜爛性子。”

“娘,你彆哭了!今日這樣正好,朱勇娘是個得理不饒人的性子,嫁過去做她的兒媳婦兒估計也討不了好,我以前還覺得朱勇哥可以托付終身,今日看來,也是個敢做不敢當的懦弱性子,我錦娘要嫁就嫁頂天立地的漢子,纔不嫁這樣的懦弱小人”。

“錦娘,你終於想明白了!我早就忍不了那老虔婆了,若不是看你對朱勇還有幾分情意,我早就與她撕破臉了,還好我的女兒總算想明白了,待過幾天你爹和你哥哥押鏢回來回來了,我再給你物色新的夫君,定要比那朱勇強上百倍。”

“娘!我現在還不想嫁人,娘就這麼著急想把我嫁出去嗎?”

魏氏將錦娘摟在懷裡,她的女兒都多久冇有這樣跟她這般親昵了,“娘當然捨不得將你嫁出去,隻是女兒大了,總是要到婆家去的。”自己的女兒這樣好,為何姻緣卻是這麼坎坷呢。

這一番對話一絲不落的落在門口路過的梁運耳朵裡,那句“我要嫁就要嫁頂天立地的漢子”在他的腦海裡久久盤旋,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