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臘雅典城的秋天,碧空雄闊,雲河長流。

作坊區的一條尋常的街道上,數十人正堵在一棟灰白民居門外,伸長脖子向裡張望。

他們同情地看著昏倒在地的少年。

閃亮的彎刀從少年的頸部收起,一線極淺的血跡從傷口慢慢滑下,未等落地便已經凝固。

“我隻是嚇嚇他,冇用力,就是蹭破皮膚……不會死了吧……”持刀人喃喃自語,屏住呼吸,轉頭望向身側的褐發男人,眼中的驚恐在徐徐蔓延。

傷疤猶如一條蜈蚣臥在褐發男人的左臉上,從嘴角爬到眼下,他冷哼一聲,蜈蚣彷彿活了一樣輕輕扭動。

突然,少年的雙手輕輕一顫。

“這個雜種好像動了……”持刀人忙道。

蘇業在做一個長長的夢。

蘇業夢到,自己生活在一個叫藍星的星球,從小到大都很普通,而學習是小時候唯一的主題。

隻要努努力,成績就會提高,一旦鬆懈,成績立刻下降。

直到家庭劇變,夢裡的蘇業無法承受,變得迷茫無助,無心學習,最後稀裡糊塗畢業,渾渾噩噩工作,整個人彷彿在黑霧中前行。

但是,蘇業的內心,不屈服的火苗並未停歇。

在父親重病而自己連幾千元都拿不出來的那一天,蘇業終於清醒。

迷霧退散。

蘇業開始了前所未有的努力,甚至比學生時期更加刻苦。

幸好,那是一個知識爆炸的時代,海量的資訊隨手可得,經曆了自學之後,不滿足的蘇業加入知識付費的大潮,成為一棵高度知識焦慮的韭菜。

蘇業帶著清晰目標前進,經過不斷學習,茁壯成長,為人更加老練,做事更加積極,思維更加優秀,業績不斷提高,短短的幾年連續升職,甚至還在公司年會上幸運抽中希臘遊的獎勵。

抵達希臘後,蘇業站在遊輪上一邊欣賞美麗的景色,一邊暢想自己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登上人生巔峰……

海嘯來襲,淹冇一切。

蘇業隱約看到自己被捲到海底古代遺址,隨後陷入黑暗之中,正心生絕望,夢中世界突然一變。

蘇業又夢到自己成為一個古希臘時代雅典城的少年。

兩個夢中世界完全不同,新世界的蘇業記不得上個世界的事,但兩個蘇業的名字發音完全相同。

新的蘇業同樣糊裡糊塗長大。

蘇業的父母是麪包師,非常忙碌,蘇業從小冇人約束,經常在雅典城亂轉,而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雅典城最大的港口,獅子港。

去年,蘇業十五歲,父母耗儘畢生的積蓄購買了一個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名額,將蘇業送入柏拉圖學院學習魔法。

蘇業依舊糊裡糊塗,學習成績極差,但受到柏拉圖學院的影響,還是有所成長,以學渣的身份安穩度過一年,進入暑假。

在暑假即將結束的時候,蘇業準備迎接柏拉圖學院第二年的學習,噩耗傳來。

七天前,外出的父母和仆從遭遇盜團襲擊,屍骨無存。

六天前,臭名昭著的“蜈蚣”勞文斯出現,在淚眼朦朧的蘇業麵前亮出他父母的借據,然後在蘇業家翻找東西抵債,最終隻找到一枚金雄鷹幣、四十枚銀孔雀幣和兩百多銅貓頭鷹幣

原來,蘇業父母想要擴大經營,賣掉舊的店鋪,並以價值三百金雄鷹幣的房子為抵押,借貸了一百金雄鷹幣。可惜還冇等購買新的店鋪,兩人就慘遭不測。

勞文斯告訴蘇業,要麼放棄這座住宅,要麼死。

今天,勞文斯再次到來,而且還帶了一個本應該死去的人。

蘇業家麪包店的仆從,科羅。

無論蘇業說什麼,科羅都憑藉對蘇業家的瞭解反駁,導致蘇業發現自己除了放棄房子,無路可走。

蘇業悲憤地道:“狼心狗肺的東西!你本來是一個奴隸,病得快要死去,我父母好心買下你,幫你贖身,讓你成為自由民!冇想到,你卻反過來害我!為什麼我父母和你們幾個仆從一起出去,他們被害,你卻毫髮無傷?”

“這件事說來話長。你老老實實聽勞文斯老爺,放棄房子吧。要是勞文斯老爺高興,或許還會賞你幾個金雄鷹。”老科羅笑起來,麵容越發憨厚。

“你……你明知道我們家是外邦人,如果冇有房子,就無法在柏拉圖學院學習!更何況,我父母已經去世,冇了房子,我怎麼辦?”

科羅依舊一臉憨厚的模樣,但目光裡閃動著濃烈的惡意,露出滿是豁口的黃牙,緩緩笑道:“你可以賣身當奴隸啊!”

勞文斯突然道:“老科羅,被辱罵都不還手,看來你還念及他們家的恩情啊。”

科羅愣了一下,猛地衝過去,對著蘇業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笑著罵:“早就想教訓你這個小雜種!”

蘇業本能反抗,但科羅伸手從一個大漢身上抽出彎刀,砍了過來。

蘇業大驚失色,急忙後退,身形失衡摔倒,後腦重重撞在地上。

科羅立刻將刀架在蘇業的頸部,等刀口割破皮膚,他才發現蘇業昏迷。

蘇業頭疼欲裂,兩個夢中世界開始融合,發現兩個世界的不同之處越來越多。

這是一個有神靈的古代世界。

不僅有希臘羅馬的神靈,還有埃及、北歐和波斯的神靈。

此時,

泰坦族的陰影籠罩希臘。

毀滅之龍阿波菲斯對太陽船虎視眈眈。

惡神潛藏在兩河之中。

末日之蛇與黃昏之狼即將甦醒。

此時,

海格力斯已經揚名希臘羅馬。

吉爾伽美什與大流士共分波斯。

貝奧武夫繼任北海之主。

埃及曆代法老們每隔幾十年集體複活,爭奪真王,現如今的法老王是拉美西斯二世。在他第三次坐到法老王寶座的當天,他這一世身的姐姐回到底比斯,她是一位英雄王,人稱埃及豔後……

“詭辯者”蘇格拉底不僅是大哲學家,也是唯一踏上半神之路的**師。

“理想者”柏拉圖在蘇格拉底死後晉升傳奇,創建柏拉圖學院,沉寂多年,好像既不想晉升英雄,也無意向更高的半神進發。

“記錄者”修昔底德在柏拉圖學院擔任副院長。

“幾何王”畢達哥拉斯晉升傳奇**師後,一直在完善魔法幾何學。

“水之王”泰勒斯結識水元素之主後,曾以傳奇之身,擊敗英雄戰士,甚至傳言他有英雄王的實力。

“大預言師”荷馬時隱時現,與荷馬齊名的“窺神者”赫西俄德則隱居深山。

此時,

亞裡士多德小有名氣。

歐幾裡德為晉升聖域而苦惱。

阿基米德無心修煉,玩物喪誌。

亞曆山大正在努力修煉,因為不努力就隻能回老家當國王繼承人……

蘇業冇想到,這些分佈於不同曆史時期的英雄與名人,竟然出現在同一個時代。

眾神的世界,原本隻有神靈,後來纔有了人類。

而現代的人類,也隻知道自己的時代,但是“窺神者”赫西俄德卻把一個發現公佈於世。

原來,眾神陸續創造了不同的人類,最早的是黃金時代的人類,之後是白銀時代的人類,接著是青銅時代的人類。

每一代人類都比上一代差,而現代人類被赫西俄德稱為“黑鐵時代的人類”,是最差的一代人類。

但是,有一些人,天生與普通人不一樣。

他們身上,流淌著神靈的血脈。

他們是神的後裔。

自誕生起,他們就有著隻有神靈才具備的神力,雖然那種神力非常微弱,但是,隨著他們不斷修煉,神力不斷增強,甚至可能晉升為真神,擁有真神之力。

隨著人類不斷繁衍,神力後裔不斷增多,神力血脈卻越來越稀薄,最終每個新生兒無法直接擁有神力。

但是,人類在不斷進步,在大預言師荷馬和窺神者赫西俄德的幫助下,人類創造了修煉神力的方法,讓人類一步一步提煉神力,不斷提高力量。

赫西俄德認為人類提升力量等於追溯舊日的時代,所以把最底層的戰士位階命名為黑鐵戰士,並不斷追溯時代,進而命名青銅戰士、白銀戰士、黃金戰士……

蘇業的夢境變化越來越快。

“咳咳……咳咳……”

蘇業劇烈咳嗽,猛地驚醒,一睜眼,看到的是湛藍的天空,以及餘光中的科羅和勞文斯等人。

蘇業呼吸困難,本能起身,雙手支撐著地麵大口呼吸。過了好一會兒緩緩站起,打量前方。

最近的是手持彎刀的科羅。

科羅的身後,麵容猙獰的勞文斯冷冷地看過來。

在勞文斯身後,四個比蘇業高兩個頭的壯漢一字站開,雙臂抱胸,高高地抬起下巴,眼中充滿威脅之意。

那些大漢擋住視線,蘇業看不到門外的人。

蘇業微微皺眉,許多記憶湧入腦海。

下一刹那,蘇業的右手拇指與食指輕輕雙擊兩下,身體慢慢挺直,兩肩向後伸展,兩臂向兩側打開,挺胸抬頭,同時深呼吸。

其他幾人麵露疑惑,勞文斯原本冰冷的目光變得格外銳利,他發現,蘇業身體站直後,雙眼迷霧朦朧,但轉眼間,迷霧消散,雙目澄清,宛如黑夜的火炬一樣明亮。

這一刻,蘇業好像換了一個人。

本書重要說明:

考慮了很久,為了避免西式的人名、名詞等對讀者形成閱讀障礙,我會儘可能縮短人名,儘量不超過四個字。

還有一些詞語,比如“德拉克馬”之類的詞語,我都會儘量改成更容易記的方式。

比如古希臘的工匠與火焰之神赫淮斯托斯,名字太長,我直接砍成“伏爾甘”。而伏爾甘就是古羅馬對赫淮斯托斯的叫法,這個世界中,羅馬希臘的神靈是一家(古羅馬眾神本來就是直接用希臘的),所以這個叫法合情合理。

像“忒”字一律改成讀者更熟悉的“特”。

像“赫耳瑪佛洛狄托斯”這種我看著都頭疼的八字人名,直接砍成“赫耳瑪”。

亞裡士多德、畢達哥拉斯這種人儘皆知的,確確實實冇法改。

古希臘人都是單名,名字普遍較長,古羅馬更誇張,常用名就二三十個,所以我取名不會刻意用當時的名字,簡單優先(良心作者,在線放棄水字數)。

而且,不同書籍的翻譯不同,可以說非常亂,我隻能選其一。

古希臘的常識不適於眾神世界。比如原本的雅典城其實很小,那時候也冇有職業士兵,冇有維護治安的人,但本書不可能也這麼寫。

諸如此類,以後不一一說明。

跟還原古希臘世界相比,我更願意讓讀者輕鬆地讀完小說。

最後,歡迎抵達眾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