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提絲露出慈母般的笑容,雙手抓住工匠之神伏爾甘的手,歎氣道:“你看你的手,一定又在不眠不休趕製神器。”

伏爾甘的兩手焦黑一片。

“我今天來這裡,就是為了休息。”伏爾甘笑道。

“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蘇業,就是他幫了我大忙。”特提絲像長輩一樣拉著伏爾甘的手,麵向蘇業。

蘇業起身,望向這個滿身灰塵的紅髮方臉壯漢,微笑道:“您好,尊敬的工匠之神。”

伏爾甘眼中閃過一抹愧疚之色,道:“謝謝你救了我的弟弟阿喀琉斯一命。”

他兩手輕動,不知道放在哪裡好,特提絲輕輕拍著他的手背,這才讓這位主神情緒平複。

“會議要開始了,您先回到神座上吧。”蘇業引開話題,隻字不提阿喀琉斯的事。

伏爾甘露出如釋重負的神色,伸手一抓,一張椅子憑空出現在麵前,與蘇業的椅子並排放到一起。

他低聲和特提絲聊了幾句,讓特提絲坐下,才一瘸一拐地走到自己的神座坐下。

鍛造之主灌了一大口酒,收起酒瓶,道:“五位主神到齊,工匠之……”

呼……

第六座火山冒出,噴發火焰,一張王座火焰沖天。

所有神靈急忙站起,包括鍛造之主等主神。

“呦,火老頭今天怎麼來了?”鍛造之主笑著望向火元素之主。

蘇業望向足足十米高的火元素之主的化身。

他是完全由火焰組成的人形身體,冇有人類的五官,身體從下到上由紅變白,頭髮白得如同風中的蘆花。

哪怕他竭力遏製自己的力量,周身的空間也彷彿在熔化。

第一次看到火元素之主化身的神靈心中駭然,僅僅是一尊上位化身,而且竭力壓抑力量,依舊能熔化空間,太強了。

巔峰上位神也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

火元素之主輕輕點頭,一言不發,如同一團火靜靜地坐在那裡。

“暴躁火人不能也來吧?”鍛造之主轉頭四望。

魔爐之主道:“蘇特爾特不會來。”

“可惜了,不然可以聚一聚。”鍛造之主道。

魔爐之主點了點頭,頭上牛角輕晃,環視四周。

淡淡的主神威壓散播,所有神靈精神一陣,甚至感到雙目微微刺痛。

“眾神到齊,今日的工匠大會如期舉行。按照慣例,我們首先商討目前的無限位麵形勢以及未來工匠的走向,諸位有什麼可說的?”

眾神靜靜思考,鍛造之主道:“現在的形勢和走向已經明朗,誰說都一樣。”

“鍛造之主,你想說什麼?”魔爐之主的語氣中飄蕩著少許無奈。

“工匠與魔法結合,就是大勢,就是唯一的走向,這也是我邀請蘇業參與大會的原因。”鍛造之主道。

“你的結論太武斷了,要談,就詳細談。”魔爐之主麵色一沉。

“武斷?是超新星全殲希羅聯盟海軍不詳細,還是魔獄城掃蕩千億魔物不詳細?或者,滿無限位麵的超新星商品不詳細?”鍛造之主反問。

“再詳細一些,說清楚!”魔爐之主沉著臉道。

鍛造之主懶洋洋靠在椅背上,道:“我就說說我和蘇業一路上的交流成果。”

“首先,魔獄城之戰,證明瞭魔法師在鍛造戰爭器械的能力……”

“其次,超新星在魔法器和日用物品的成就,證明瞭他們日常鍛造的能力……”

“另外,無限位麵鍛造技術成長緩慢,反觀超新星的鍛造技術飛快成長……”

“最重要的是,目前無限位麵陷入大動盪,各神係的詳情,我不用細說,我隻說采礦、冶煉和鍛造。當神戰規模不斷加大,頻率加劇,我們可用之人會越來越少,但偏偏神戰對鍛造的需求會擴大數倍,這其中的差距,怎麼補?”

“我與蘇業商量後意識到,目前最佳的途徑便是通過對我們采礦、冶煉、鍛造甚至銷售的全……全什麼來著?”

“全產業鏈。”

“對,利用魔法技術,對鍛造行業全產業鏈的升級。”鍛造之主大聲喊完,然後得意洋洋望著一眾神靈。

神靈們隱隱約約能聽懂,但又無法確切理解全產業鏈升級,這明顯是一個看著容易懂但實際操作異常複雜的概念。

“鍛造之主,你詳細說說我們應該如何升級,升級後的樣子會是什麼樣。”魔爐之主身為主持者,隻能壓下所有負麵情緒。

“那是一個無比美好與邪惡的場麵!我可以為你描述到時候會是什麼樣子,一旦完成全產業鏈升級,每一個礦工……”鍛造之主突然停下。

所有神靈好奇地盯著鍛造之主。

灰矮人之主皺眉道:“老酒鬼,彆在那裡欲擒故縱,有什麼話快說,你要是說的好,我們低頭認錯。”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鍛造之主雙手摸了摸腰間,抓起酒壺,但隨後感受到一道道玩味的目光,立刻想起之前自己說好會議期間不能喝酒的誓言。

他輕咳一聲,道:“全產業鏈升級這種事,對我來說,太簡單不過,堂堂主神冇必要親自給你們講解,這種事,一個下位神就能說清楚。蘇業,你來吧。”

眾神哭笑不得,原來鍛造之主也隻是知道個大概,這是怕說多了露餡。

“蘇業,你說說,你應該知道在工匠大會上胡言亂語的後果。”魔爐之主的聲音格外嚴厲。

鍛造之主不滿地瞪了魔爐之主一眼,道:“你說話客氣點,蘇業是我請的貴賓,他的地位現在與你我相當。不要把你在魔獄城的失敗的憤怒,發泄在這裡。”

“你胡說什麼?我這是在為工匠大會負責!”魔爐之主全身的黑亮皮膚突然微微開裂,細細的赤紅岩漿在縫隙中流淌。

主神化身的氣息四散,濃烈的硫磺味翻滾。

“怎麼,你想跟魔獄城再打一場神戰?來,我們做裁判,你,魔爐之主,與魔獄城進行一場純傀儡和戰爭器械之戰,看看誰勝誰負!我做主,讓蘇業吃點虧,你防守,他進攻,怎麼樣?”鍛造之主挑釁地盯著魔爐之主。

鍛造之主毫不客氣外放力量。

純白色的空間漣漪在兩人氣息交界處對撞。

“你……”魔爐之主眯起眼睛。

眾神無奈歎氣,一個地獄魔鬼主神,一個深淵惡魔主神,天生死對頭,次次會議都吵架,甚至偶爾大打出手,也不知道當年這倆貨是怎麼聯手創建工匠大會的。

“兩位前輩消消氣,我們先聽聽蘇業怎麼說。”伏爾甘一揮手,驅散兩尊主神化身的氣息。

“哼!”兩尊主神收斂氣息。

“蘇業,你描述一下全產業鏈升級的好處,越詳細越好。”伏爾甘和顏悅色道。

蘇業想了想,道:“這樣吧,我用魔力凝聚成虛擬影像,讓諸位觀看,如何?”

“這樣最好。”伏爾甘笑道。

眾神點點頭。

蘇業攤開手,藍色的魔力宛如水流一樣湧出,湧到半空,構建出一個立體的魔法影像,所有人無論在什麼地方,都能看到正麵。

轟隆隆……

機械聲響起,接著,密集的石頭滾動聲響起。

魔法圖像之上,出現一個挖掘機的鋼鐵剷鬥,裡麵裝滿礦石。

隨後,畫麵變化,鏡頭後移。

許多神靈瞪大眼睛,

就見整整18個鋸齒鋼鐵剷鬥連在一起圍成輪狀,鬥輪由下到上轉動,挖開山坡。

巨大的鬥輪直徑接近二十米,足足有7層樓那麼高。

鬥輪一邊橫移,一邊轉動,海量的礦石被剷鬥捲起,送入傳送帶。

隨後,鏡頭繼續遠離,眾神看到難以置信的一幕。

一座近300米長、100多米高的巨型鋼鐵機械臥在露天礦場,簡直如同一座移動的城堡,其下光履帶就足足有八條。

為了催動這龐然大物,大量的魔力水晶正消耗著,散逸淡淡的藍色光輝。

神靈們議論紛紛。

“這種效率,一個堪比上萬奴隸。”

“不是數量的問題,而是一個礦場所能容納的奴隸和挖掘器械有限,挖掘器械越強,則效率越高,產出越高,越有成本優勢……”

“不僅僅是成本優勢,關鍵是能在需要的時候迅速挖掘。”

蘇業一邊播放根據克虜伯的貝格288輪鬥挖掘機魔改的魔法影像,一邊解說。

“這隻是最基本的挖掘過程,理論上,隻要奴隸多,也可以代替。但接下來的冶煉和製作,效率就不是人多能做到的……”

畫麵之上,出現一片片宛如小山的巨型鍊鋼爐以及附屬設備。

那些複雜的設備前,一個個魔法師站在魔法螢幕前,魔法螢幕上浮現各種直觀的圖形或數據。

“所謂的升級產業鏈,不隻是製造強大的器械,還要在魔能智腦的幫助下,將整個產業鏈所有的過程資訊化、數據化、直觀化,在有經驗的工匠大師的操作下,可以保證冶煉的水平達到極致。我可以毫不誇張說,在未來,每一個工匠大師的冶煉水平都能達到神級。”

隨後,畫麵變化,一片片潔白的廠房整整齊齊排列在螢幕上。

眨眼間,廠房變得透明。

有的廠房之中,高魔法技術的流水線上,源源不斷生產各種魔法器的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