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一會兒,鍛造之主與特提絲突然看了一眼蘇業,又微微低頭,好像陷入沉思。

三人的神力與魔力卻在暗中連接。

“鍛造之主,特提絲,這次來,我會根據不同的可能,選擇不同的方案。現在,我決定拋開顧慮,選擇能讓無限位麵發展最快的方案。但問題在於,這個方案會遭遇極大的阻力,無數主神甚至神王會出手阻攔。”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現在,有且隻有一個辦法可以規避眾神聯手的阻攔,等他們發現的時候,已經遲了。但,我需要兩位幫我說服重要的主神,讓他們答應我們的方案。”

“如果我們的方案順利進行,從此以後,工匠神靈將會成為無限位麵地位最高的神靈之一。”

“如果他們拒絕或者失敗,工匠神靈將會迎來一個黑暗的時代。”

“可以!”鍛造之主道。

“我答應。”特提絲道。

“好,接下來,我會說明暗兩套方案,你們兩位親自執行暗方案……”

不知過了多久,眾神才陸續思考完畢,低聲議論。

很快,討論聲越來越大,一些人甚至開始激烈的辯論。

但是,冇有人質疑蘇業,也冇有人懷疑人類的進步。

他們更多是迷茫。

神靈們迷茫了。

在矛盾與迷茫的情緒中,神靈們不斷討論,慢慢清醒了許多。

既然一切都在證明蘇業與超新星是對的,那麼,嘗試一下也無妨。

很快,眾神們雖然有所抗拒,但依舊達成共識。

經過投票,與魔獄城展開全麵合作以壓倒性優勢獲得通過。

在場的所有主神都投了讚成票。

魔爐之主點頭道:“既然我們已經達成共識,那麼,接下來就要商討具體的合作事宜。蘇業,我們需要如何具體改造?”

蘇業道:“現在有兩個方案,一個方案是追求短期利益,具體來說,就是貿工技的路線。貿是貿易和銷售,工是加工生產,技則是研發與技術。貿工技,即先主抓銷售,先賺錢,在有了一定的收入積累後,再開始把資金用於研發,提高技術能力。在感覺上、經驗上和本能上,這是一個許多人喜歡的方案。”

絕大多數神靈跟著點頭,這個方式的確很妥當。

“那麼,另一個方案就是追求長期利益了?”魔爐之主問。

“不,利益永遠是短期的,長期的存在,高於利益,應該稱其為價值。利益更傾向於錢,而價值更傾向於賺錢的能力。第二套方案,是為了追求長期價值,具體來說,就是技工貿的路線,在一開始,儘一切可能優先發展技術和基礎研究,其次追求銷售,最終通過新產品和新技術獲得更高額利潤。”

魔爐之主卻笑了笑,道:“你犯了一個你說過的錯誤。”

“您說。”

“無論是技工貿還是貿工技,都有主次之分,我們應該都要,技術與貿易並重。”魔爐之主道。

蘇業微笑道:“是的,您是主神,您能看到,您能做到兩者並重,但您的從神呢?您的普通訊民呢?技術方向一旦與貿易利益出現衝突,無法彌合,您隻能擇其一,應該選哪一項?我們手裡的資金永遠有限,最優投入給研發與技術,還是最先開拓商業渠道?是讓做技術出身的領導整個組織,還是讓做銷售出身的領導?您或許能在所有的選擇麵前,做出最正確的決定,但您的手下呢?”

“最可怕的一點,諸位絕對想不到,在某些時刻,我們必須要把資源投入長期價值項目,減少對短期利益項目的投入,但我們會誤以為兩者之間有巨大的衝突。這個時刻,可以稱其為成長陷阱,絕大多數人與組織,都無法接受眼前利益減少,會一腳踏進這個陷阱,失去抓住長期價值的機會,全力維護短期利益。而這個機會,往往會被新生的力量抓住。之後,舊的被淘汰,新的被建立。”

魔爐之主陷入深思。

鍛造之主低聲問:“你不是跟我說發展技術與增加奴隸不衝突嗎?”

“是啊,我覺得不衝突,但你覺得衝突。我覺得隻是主次,你覺得是對立;我覺得是先後,你覺得是矛盾。”蘇業坦然道。

“臭小子……”鍛造之主摸了摸酒壺有放手,輕輕撚著大鬍子,琢磨蘇業話裡的東西。

伏爾甘點頭道:“蘇業的這些話,說到了精妙之處。不愧是哲學家,總能把握思想的最細處。事物原本是並行的,但我們這些自以為智慧的生靈,會根據自己的習慣、喜好、經驗和感覺,對其進行區彆,總會不小心製造出矛盾、衝突或對立。但在高明的哲學家眼中,一切都井然有序。”

“不錯,我選擇技工貿路線。”

眾神身形微震,看向那位很少開口的陰焰之主。

灰矮人之主道:“除了技工貿路線,我們彆無選擇。”

“哦?”眾神看向灰矮人之主。

瘦高的灰矮人之主一攤手,道:“不是我比你們聰明,是我們灰矮人壓根就不懂什麼貿易。所以,我們灰矮人在北歐,基本就是技術研發和加工路線,冇什麼銷售,銷售完全靠其他合作者。剛纔我學蘇業,用大時間尺度回憶曆史,我們灰矮人這些傻子、蠻子、呆子和木頭腦袋從一開始就專心鍛造,萬年不變,萬年繁衍。但那些自以為比我們聰明的各種族群,各種商人,他們在某個短時期賺取了令我們矮人都為之羨慕的財富,結果呢?一輪又一輪合作者如同北海融化的冰山,再無聲息。”

魔爐之主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蘇業選擇技工貿,表麵上看是商行的運行模式,但更深一點,是商行中每個人的行為模式,而最深層,則是我們的思想。技工貿與貿工技的本質,是我們到底是在為長遠打算,還是看重眼前利益;是我們認為根基與能力更重要,還是收益和財富更重要。”

伏爾甘突然接道:“蘇業說過一種正序邏輯,很顯然,追求根基與能力,一定能逐漸積累財富;但追求眼前的財富,卻很可能忘記根基與能力。我們用什麼方式思考一切,決定了我們最終的成就。”

多位主神和上位神輕輕點頭,因為他們發現,自己雖然在一開始支援貿工技,但很快認定技工貿纔是正確路線,因為,這和他們平日的一些行為與選擇更相似,這是真正理智的選擇。

不過,一些下位神和中位神猶豫不決。

“諸位主神財大氣粗,根基深厚,自然可以優先研發技術,但我們這些下位神,根基不穩,在神戰中要想自保,還是先賺錢求生存更穩健一些。”一個下位神道。

他的話引發許多下位神的共鳴。

伏爾甘搖搖頭,自己剛纔的話白說了。

蘇業笑了笑,冇有說話。

鍛造之主冷哼一聲,道:“我們當年,也是下位神。哪怕我現在是下位神,我也會堅定選擇技術研發。”

下位神們無奈歎氣。

“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謀全域性者,不足謀一域。人各有誌,不強求,更何況,多重發展,多重互補,無論怎樣,對整體都是有好處。”蘇業微笑道。

下位神們放下心。

“哦,對了,你們還記得我的推演世界中魔鬼國與惡魔國的變化嗎?”

眾神愣了一下,這纔回想起來,當時的推演被中斷。

蘇業說著,虛擬的推演世界再度懸浮在工匠大會的上空,魔鬼與惡魔兩國繼續交戰。

“之前的數百年間,我不加任何外力,完全按照魔鬼與惡魔的資訊推演,現在即將抵達第一個千年。我們會發現,雙方互有勝負,誰也無法征服誰,就如同現在的地獄與深淵。”

眾神看著畫麵,輕輕點頭。

一些魔鬼和惡魔神靈專心記憶,甚至使用神力記錄魔法影像。

“從現在開始,魔鬼國度中,出現了魔法師,出現了魔法工匠,而惡魔國度一成不變。”

畫麵突然一轉,魔鬼城市之中,出現眾多煙囪,成片成片的廠房出現,眾多魔鬼開始轉化為工匠。

在這個過程中,由於魔鬼國度的可戰之力減少,國土麵積開始減少,而惡魔的國土開始擴張。

更多的國土代表更多的資源,惡魔的數量因此增多,惡魔國家如同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魔鬼的發展似乎陷入了停滯,不斷喪失國土。

百年一過,魔鬼隻剩下不到四分之三的國土,而惡魔大獲全勝。

正是這個時候,魔鬼的技術積累終於完成,成批成批的魔法戰爭器械與海量的魔法裝備誕生,全新武裝的魔鬼們,開赴戰場。

眾神盯著畫麵,看著這場相似的戰爭。

最終,魔鬼以極大的優勢戰勝了惡魔,而後,開始向前推進。

接下來的魔鬼國度連戰連勝,不僅收複了失地,還一口氣占領了一半的惡魔國度。

過度的擴張和新興階級的出現,引發了魔鬼國度內部動盪,讓惡魔國度有了喘息之機。

過了幾十年,魔鬼國度逐漸穩定下來,魔法師與工匠的地位上升,權利擴大,成為新的階層,社會製度出現變化,發展成一個製度和以前有很大差彆的國家。-